首页 现实 社会乡土 草原有朵山丹花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46章 失而复得的喜悦

草原有朵山丹花 牧人霖汐 2166 2019.09.15 08:08

  宝力德牵着奶山羊直接奔山丹家,十里多地的路程,他一个多小时就到了。

  正在院子里洗衣服的山丹见爸爸来了,而且带来被牵走的奶山羊,很是惊讶。

  山丹:爸,这是——

  宝力德故作平静地说:你妈告诉我的。我找李三拿钱赎回来了。这回就踏踏实实地养着吧。

  “爸——”山丹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她想说感谢的话,对老爸却说不出口。

  宝力德理解女儿,说:这事儿我不是看你,是看我外孙女儿喜鹊。行啦,啥也别说了,把羊经管好。

  山丹笑脸盈盈的,边拴羊边回头说:爸,快进屋吧。喜鹊在西屋呢,刚睡醒。

  “那谁呢?”宝力德问。他没有提德臣的名字,因为他心里的那道坎儿始终还没有跨过去。

  山丹当然明白爸爸问的是谁,说:德臣没在家,去巴根家的牧点儿看我大哥德君去了。

  斯琴在屋里喊:宝力德兄弟,快进屋来坐啊。

  “嫂子,最近身体还好吧?”宝力德边问候边往屋走。

  “好一天赖一天,我这老病包儿早该去阎王爷那儿报到了,可牛头马面就不来接。”奶山羊“赎”回来了,斯琴很高兴,亲家的这种举动又让她很不好意思,只好拿自己的身体说事儿了,算是一种自我解嘲吧。

  宝力德:嫂子,可别这么说,你这身体且得活呢。

  “活着——难啊。宝力德,不怕你笑话,这债务逼得我啊——死的心都有啊。”斯琴伤心地说,“难在我也行,我能承着,这让山丹闹心啊,了连累你和吉雅跟着惦记着。”

  宝力德笑了,说:没说道儿。你也别多想,好好养身体就行。

  “可就是苦了山丹,里里外外都是一把好手儿,对我这老婆子也不嫌弃。宝力德,你和吉雅真是生了个好闺女,在咱这片孔雀屏草原,骑上最快的马也难找啊。我们老敖家积了八辈子德,才娶了这么好的儿媳妇啊,就算我一蹬腿儿,也能闭眼啦。”斯琴说得很动情。

  “树再高大不能没有根,人再高贵不能不孝亲。这是她当晚辈儿应该做的。”宝力德没多说什么,探身逗正自己玩儿得高兴的小喜鹊,脸上露出了暖暖的笑。

  斯琴还想再说一说,见宝力德把全部心思都用在了喜鹊身上,也就停了下来。看着祖孙两人一逗一乐的,斯琴的脸上露出了笑容。

  和女儿山丹相反,宝力德平时是个最不爱笑的人,总给人挺严肃的感觉。然而,只要一见到外孙女儿喜鹊,脸就像开了花儿似的,笑意就收不回去了。

  以前,宝力德根本不来敖家,请都请不来,甚至连桂丽丝嘎查都很少迈进,想闺女了就托人捎信儿让山丹回去。自从喜鹊降生后,他来的次数就多了,有时候还会自己“创造”理由往这边儿跑。

  …………

  德义放学回来,突然看到了拴在窗下的奶山羊,兴奋地跑过去大喊:妈——妈——嫂子——这羊咋回来啦?

  德义抱住羊,在它头上还轻轻亲了一下。

  斯琴和山丹在屋里直乐,山丹冲他喊:是又买的。

  德义松开羊,往后退一步仔细观察,疑惑地问:这不还是原来咱家那只吗?我都认得它。

  斯琴:那就对了,就是原来那只,是你宝力德大叔又给咱买回来了。

  “宝力德大叔真好!”德义说完,把书包往窗台上一放,转身就跑。

  山丹追出屋喊:德义,要吃饭了,你干啥去?

  德义头也不回地答:我给羊拔草去!

  多家这边儿高兴,而李家那边儿的空气里却充满了火药味儿。

  傍晚,史塔娜放好桌子,端上菜饭,只拿了自己的碗筷,坐在炕上就开吃。

  李三看了看,只好自己去厨房拿来碗筷,要去盛饭。

  塔娜质问:你干啥?

  李三答:吃饭啊?

  塔娜喊:你还有脸吃饭?你的饭钱都让你输了!赶紧出去站墙头儿上,脸要冲着西北方向。

  李三:干啥啊?

  塔娜:喝西北风呗!

  李三嘻皮笑脸地说:别闹了,媳妇——

  塔娜:我没闲心和你闹。要不,去找你那帮狐朋狗友吧,让他们供你吃喝!

  李三生气了,把碗往桌上一扔,到炕梢儿躺了下来。

  塔娜根本不理他,继续吃饭,还故意吧嗒嘴发出声音,吃得津津有味儿。她自言自语道:香糖虽甜只在于嘴里,批评虽硬有利于进步。爱听不听啊——

  …………

  天气不错,白云朵朵,微风习习。山丹特意拿了个小凳儿,让斯琴坐在院子阴凉处,自己进了园子,把茄子、豆角、黄瓜稠密的叶子掰下去。玉兰过来串门儿。

  玉兰:山丹,这大热天儿的,你也不歇着?

  山丹抬头说:三婶儿来了。这茄子、豆角啥的了叶子太密了,不透风,我给打一打。快进院儿,我妈正在那儿凉快呢,正愁没人唠嗑儿呢。

  斯琴喊:玉兰,这边儿凉快。

  “哎。”玉兰边走边对山丹说,“喜鹊呢?”

  山丹:在屋里睡着了。

  斯琴递过一个小凳儿,说:玉兰,快坐下。

  玉兰接过凳子,问:最近身体咋样?

  斯琴慢声细语地说:这个肺病啊,就是时好时坏,这两天又感觉不太好,喘气费劲。

  玉兰:可能和天热也有关系,太闷了。

  斯琴:应该是吧。你忙啥呢?好几天没看见你了。

  玉兰:也没啥活儿,大地里的活儿百岁也用不着我,就收拾收拾园子里的菜。真亏了山丹了,要是过去有些菜我都不会种。

  斯琴夸道:这孩子心细。

  玉兰:嫂子,你好福气啊。山丹这孩子,过日子真是一把好手儿。

  正说话间,孙香趴墙头儿向这院儿看了一眼,和玉兰的目光匆匆一碰,没说什么就走了。

  玉兰指着孙香家,小声儿问:那院儿那个肚子还没有动静儿?

  斯琴:没听说。

  玉兰:她是不是比山丹大?

  斯琴:孙香啊,应该比山丹大几个月。

  玉兰:她是汉族吧?

  斯琴惊讶在说:这和怀孕还有关系?

  玉兰笑了,说:看你,想哪儿去了?那能有什么关系?我就问问。

  斯琴乐了,说:是汉族。嫁给扎那也有三年多了,肚子一直没见鼓起来。

  玉兰:听说扎那更着急,一直给孙香吃着药呢。

  斯琴:可不嘛,一有空儿扎那就带她四处走去瞧病,也不见效果。听说钱可没少花。

  玉兰:那就还是没对症啊。都说偏方治大病,那也不能啥病都治吧?

  玉兰:就是,如果那样还要医院干啥?早就黄铺儿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