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社会乡土 草原有朵山丹花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76章 直言惊醒糊涂人

草原有朵山丹花 牧人霖汐 2077 2019.09.27 16:16

  大雁看了看托娅,说:托娅,还是你说吧。

  大雁不是想当老好人儿,而是考虑到自己是大舅嫂,托娅是小姨子,有些话她说比较方便。

  托娅:我说就我说,敖德臣——不,我还叫你一声姐夫——我姐山丹这些年对你啥样你应该知道——

  德臣:别扯那些没用的,就说这次是因为啥吧?

  “还不是因为你!还不是因为你们老敖家?”托娅又喊上了。

  德臣不解地看着托娅,反问:为了我们家?别往她自己的脸上贴金啦!

  托娅:我也不和你急眼,咱们心平气和地说。你想想,你们老敖家家现在的经济状况啥样?再添一个孩子,你能不能养得起?

  德臣被问住了,他真的没有想这方面的问题,这几天确实被怨气冲昏了头脑。说实话,家里再添一口人,真的挺难的。

  “我现在是穷,并不代表一辈子都穷。山丹总说一切都会好起来的,我想也是。”德臣还嘴硬。

  托娅:行,一切都会好起来的,没错儿。那我问你,如果一个人连命都没了,还会好起来吗?

  德臣: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你是装傻啊还是真傻?山丹身体啥样你不知道吗?她脸白的像纸一样你眼瞎吗?”托娅说得激动,眼泪控制不住流了出来。

  大雁又拉了拉她,说:托娅,别激动,有话好好说。

  德臣彻底懵了。“傻子”盯着德臣,似乎也为主人着急。

  “谁不想好好说,可他能好好听吗?”托娅擦了擦眼睛接着说,“敖德臣,我告诉你,你家就是祖坟冒了青烟,娶了我山丹姐这样的好媳妇,换一个人——当然,也不用换人——除了瞎眼的金山丹,还能有哪个姑娘能看上你!你自己心里没个数吗?你以为你是谁啊?是领导干部也是富翁大款?”

  德臣被说得羞愧难当,不敢还嘴,看着大雁求援。

  大雁赶紧说:德臣,我和你说实话吧,山丹得的是贫血病。

  “啊?”德臣下意识在喊出声来。

  托娅又说:金山丹为什么贫血?是从我们娘家带过来的吗?不是!是你们家给造成的!她严重贫血,还不是因为长期营养不良吗?生喜鹊那年,你弄回个奶羊给补营养,算你有良心,结果让你家要账的李三给牵走了,是我大伯给赎回来的。最后呢?还不是让另一个要账的拿去了吗?

  德臣不好意思地问:山丹贫血?我咋不知道?

  托娅:要是等你这榆木脑袋知道了,山丹恐怕一滴血都没有了!

  大雁说:德臣,不是嫂子说你,这就是你的不对了。山丹的贫血很严重,去苏木卫生院化验,郝秋月大夫说她这样不应该怀孕。如果硬要生,不但孩子有可能出现问题,就连大人都恐怕不保啊。

  “啥?”德臣惊叹了一声。

  托娅又说:就是这种情况下,山丹考虑的不是她自己,是你、是你们老敖家!她金山丹不怕死,她最怕的是死了之后你们这一大家子人怎么办!

  德臣盯着托娅,期待她接着说。

  托娅说:当然,山丹没了,对你们老敖家来说不算啥,你敖德臣有能耐再娶一个呗。可对我们呢?对我们来说,那就是失去最亲最近的人啊!敖德臣,你的良心如果没有被狗吃了,你就使劲拍拍它好好想一想吧!

  大雁接着说:山丹一开始就不想再要孩子,还不是因为家里太穷?没想到去卫生院一查,又是这种情况,更坚定了她做流产的决心。山丹自己也说,不为别的,她死不起,她死了你怎么办?喜鹊怎么办?你妈怎么办?那哥俩怎么办?德臣,你说,你怎么有资格对山丹那个态度?

  托娅:应该说,你怎么有脸对我姐那样儿!

  德臣又咬牙又跺脚,用拳头直捶打自己的头。

  “傻子”又“汪汪”地叫了起来。

  远处有金镫等几个村民经过,听到这边大喊大叫,看到德臣又在打自己,金镫就喊:德臣,咋的啦?

  德臣说不出话,只向他摆手。托娅替他喊:没事儿,你们走吧。

  金镫几个人又看了一会儿,见没什么动静儿,嘀嘀咕咕的都走了。

  大雁说:德臣,现在话也讲清了,你听进去最好,听不进去就慢慢琢磨。我这个当大舅嫂的也放肆一把说:有一点你要记住喽,你要是对山丹不好——别看她不是我亲妹妹,但我对她比亲妹妹还敬重——你要是对她不好,我对你也不客气!

  托娅:还有,就算你这媳妇不合格,没有给你们老敖家生个男孩儿传宗接代,行,你放个屁,我们立马把人领走。我金托娅向长生天发誓,只要有我一口吃的,就不会让我姐饿着。

  托娅说完,又哭了起来。

  德臣已是满脸泪水,说:别说了,我明白了……

  大雁说:德臣,知道自己错了就要改。至于你咋和山丹说,那是你们夫妻俩的事儿,还有和斯琴大娘那儿工作怎么做,也是你去办吧。山丹的身体需要调养,特别是不能生气、不能太过激动,该怎么着你应该清楚。

  德臣连连点头。

  “马打三鞭变成摇头摆尾,好言说三遍变成无益废话。别的不多说了,你自己寻思去吧。”大雁看了一眼托娅,女对德臣说,“这样,你还在这儿呆着,冷静地好好想想。我和托娅去看看山丹,等我俩走了你再回家,就当咱们三个人没有遇到过。”

  “我知道了。”德臣说完,望着临溪峰,极力控制着自己的泪水。

  “傻子”又安静地陪在德臣身旁。

  托娅和大雁走远了,德臣再也控制不住自己懊悔的心情,呜呜哭出声来……

  …………

  大雁和托娅去看了山丹,陪她聊了一会儿,叮嘱她要注意身体、别累着。临走,每人又塞给山丹二百元钱。

  山丹往外推,说:我不能要,真的。

  大雁:拿着!

  山丹:真不能要,去卫生院都是你俩搭的钱。

  托娅:说你瘦驴拉硬屎你还真这样,死要面子活受罪。和我们至于这样吗?身体不保养不就垮了?

  大雁也生气了,说:山丹,如果嫌少你就不要。

  “我哪敢嫌少啊,只是不好意思。”山丹说完,只得伸手接过了钱。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