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社会乡土 草原有朵山丹花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09章 相亲伤了自尊心

草原有朵山丹花 牧人霖汐 2077 2019.10.14 08:08

  如果吝啬箭头,就猎不到野兽。如果不注意形象,也同样引不起人们的注意。所以,相亲这天早晨,山丹早起收拾屋里卫生,擦得窗明几净,连早饭都没顾得上先吃。

  喜鹊要去上学,不先和奶奶一起吃饭。

  德君扫院子和门前街道,争取给人留下好印象。

  德臣带“虎子”到河边给它洗澡,不让女方在细节上挑出毛病。

  山丹给喜鹊换上了干净衣服,嘱咐道:在学校别淘,干净点儿。中午回来,见人要有礼貌,别像平时似的开门都用脚踹,连个小姑娘的样儿都没有。

  喜鹊不耐烦地说:又叨叨,没完没了的,我知道了。

  山丹:你要是让我省心我能唠叨?你这孩子——

  喜鹊赶紧喊:奶奶,我上学啦。

  斯琴乐了,说:好好学。

  德臣带着“虎子”进了院儿。

  喜鹊正好出屋,又喊:“虎子”,真干净,和姐姐再见。

  “虎子”冲喜鹊叫了两声。

  山丹又翻箱倒柜给每个人都找出干净衣服,然后来到院子里喊:德臣,找大哥回来,咱们也该吃饭了。吃完饭都换上新洗的衣服啊。

  山丹平时也不会让家里有多脏、多乱,经过一早晨的集中打扫,更是成果丰硕。敖家里里外外都收拾得干干净净、规规矩矩,就连“虎子”都身上的毛都特别柔顺。

  人逢喜事精神爽,万事俱备迎东风。

  金青龙和马大雁带着一个三十五六岁的高美终于来了。虽然高美的整体形像和她名字不是很相符,但长相还算端庄,只是眼里放射出的都是挑剔的光,让人很不舒服。

  山丹高兴地打着招呼:来啦,快进屋。

  大雁给介绍说:她叫山丹,我的小姑子,和那边儿的敖德臣是两口子。那位就是德君大哥。山丹,这位就是我和你们说的又高又美的高美。

  山丹拉住高美的手,说:你好,高美姐,快进屋坐。

  高美点点头,很快就抽回了手。

  期待越高也许失望越大。也许是大雁为了极力促成此事,在介绍情况时有了些水分,把敖家和德君都夸得有些过头儿,高美一见到现实情景就有些失望。她既没看上德君也没看上这个家,对这儿也看不顺眼、对那儿也百般嫌弃。

  高美一进门儿就开始皱着眉头,对一家人特别是德君爱搭不理的。

  山丹特别热情,又拿糖又倒茶,连说:高美姐,吃糖、喝茶。

  高美面无表情地说:不用。

  山丹把糖纸扒开递过去,高美接过来就放在炕沿儿上。

  斯琴热情地说:高美,往里坐呗,到家了别客气。

  高美只是点了点头,算是回应。

  大雁觉得高美有些过格儿了,就和稀泥地说:高美,别拘束,这一家人可好了,斯琴大娘是一个面善又心善的人,处时间长了就知道了。

  “不用。”高美竟然扔出这一句话,大雁也挺意外。

  话不投机了。

  高美根本不正眼瞅德君,德君坐在凳子上直冒汗,简直就像上刑一样。

  “那啥,我家那边儿还有事儿,得先回去了。”高美突然提出要回家。

  其实,大家都知道高美这是亮明了自己的态度,可还想再挽回一下。

  山丹笑着说:高美姐,吃完饭再走吧,都准备好了。

  高美:不了,我着急有事儿呢。

  山丹还想劝,高美竟然连头都不回往外就走。

  尽管青龙和大雁好说歹说,高美也没有留下吃饭,匆匆地走了。青龙和大雁只好跟着。

  大雁匆匆忙忙地对山丹说:我——回头再和你说。

  山丹向大雁招了招手。

  送走了三人,再面对家人,山丹很尴尬。德君很生气,并发誓“说”再不相亲找对象了。

  斯琴反过来劝山丹:没事儿,可能是缘分没到吧。

  …………

  千军万马闯独木桥,一年一度的高考终于结束了,德义考得还挺顺利。

  考试过后,德义真如上次所言,通过一位同学的父亲帮忙,留在城里一家饭店打工,家里人也没有阻拦,只是嘱咐他要注意安全,照顾好自己。

  这是一家名为“草原味道”蒙餐小饭店,老板叫刘仁,是很随和的一个人。去饭店吃饭的人形形色色,素质也是参差不齐,打工期间德义遇到很多困难,受了很多委屈,他都忍受。特殊的家庭背景,磨炼了他的韧性和承受力。独自一人的时候,德义也会偷偷流泪。

  其实,德义在打工,一家人的心都被他牵动。

  敖家西屋,喜鹊趴在炕上写作业。

  山丹说:你去东屋自己桌儿上写去,在炕上这个碍事儿。

  喜鹊看了妈妈一眼,说:别打扰我。马上要考试了,我要是考不上初中你负责啊?

  “哎呀?你还会找垫背的了?赶紧好好写!”山丹瞪了喜鹊一眼,又对斯琴说,“妈,你也得说说喜鹊了,太不像话了。”

  斯琴笑了,说:还小呢,大一大就懂事儿了。

  山丹:马上就上初中了,还拿自己当小孩儿呢,啥时候能长大啊?

  斯琴从喜鹊的演算纸上扯下一小块儿,用舌尖儿舔一下,粘在右眼的上眼皮。

  喜鹊很好奇,问:奶奶,你这是干什么啊?

  斯琴:我这右眼总跳,压一压它。也不知道你老叔打工打得怎么样了?

  喜鹊笑着说:一定挺挣钱的。

  “你就知道钱儿,掉钱眼儿里得了。”训完喜鹊,山丹又对斯琴说,“应该还行吧,这前前后后一共也有二十来天了吧?”

  喜鹊:二十三天,还有七天就一个月了。

  斯琴乐了,说:还是我们喜鹊疼她老叔,记得真清楚。

  山丹也跟着乐了,说:妈,喜鹊天天算计着呢,德义不是答应她要到城里玩儿,她惦记上了。

  喜鹊嘻嘻笑。

  在喜鹊的期待中,一个月的时间很快,但对于德义来说却是特别难熬。日子一到,德义就去饭店财务负责人那里开了六百元工资。

  六百元,这是德义人生当中第一次自己挣到的钱,而且还不小,这是过去家里人几乎都不敢想像的数字,是能彻底“憋倒英雄汉”、憋得全家人团团转的数目。这钱里有他的汗水、有他的委屈,所以,拿到钱的那一刻,德义觉得无比沉重,眼泪不由自主地流了出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