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社会乡土 草原有朵山丹花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72章 遇事不能火上浇油

草原有朵山丹花 牧人霖汐 2077 2019.09.25 16:16

  大雁一把拉住青龙问道:你这是要干啥?

  青龙喊:我找他们老敖家去,什么玩意儿?我妹妹的命都要没了,他们还考虑着自己家的传宗接代!不行,我必须去说道说道,太欺负人了!是不是给脸不要脸了?

  大雁拉住德臣不放:祖宗哎,你可别去啊。可别火上浇油啦!还嫌不够乱啊?

  青龙:不行!我不能眼看着我妹妹受委屈!我看就是给他们惯的!山丹惯他们,我可不惯着!

  大雁几乎是哀求着说:真是狗肚子消化不了黄油!金青龙,你可别挑事儿啦。山丹够闹心的了,你这样去作妖,不真的要了她的命吗?你要考虑周全啊!不为别的,就为山丹,你也得先压住火,有啥事儿过三过五再说。

  青龙:嫌弃庄稼的人不得收成,嫌弃妻子的人断子绝孙!

  “呸呸呸!”大雁连吐了三口才说,“金青龙,这是你当哥哥说的话?人家德臣平时多尊重你?”

  青龙不再喊了,坐在炕边儿暗自憋气。他心疼妹妹,真想为她出气,可一想大雁说得有道理。那可怎么办啊?青龙难受得掉下眼泪。

  大雁:这事儿你千万别让咱爸妈知道。

  青龙没理她。

  大雁抬头看了看窗外,说:托娅来了,你给我稳当儿的。

  说话间托娅就进了屋。大雁走到门口儿迎接她。

  托娅对青龙说:大哥,你把山丹姐送回家了?

  青龙只是用鼻子“嗯”了一下,算是回应。

  托娅看了看青龙,问:大哥,你咋哭了?

  青龙不好意思地扭过脸去。

  托娅问大雁:嫂子,我大哥你俩拌嘴了?

  “没有。”大雁有些酸溜溜地说,“他金青龙是个男子汉,人家可从来没有为我马大雁哭过。他是为她妹妹。”

  托娅不解,问:因为啥啊?

  大雁只好把青龙如何去送山丹,德臣对他如何冷落,刚才自己又如何说漏了嘴,前前后后都讲了一遍。

  托娅:你是说德臣他们知道山丹做人流的事儿啦?不会的,你要不说我大哥都不知道,他们怎么可能知道呢?

  大雁:我猜的,不然德臣绝对不会那种态度对山丹和你大哥的。噢——我想起来了,托娅,你记不记得咱们刚从卫生院出来,有一个女的喊山丹?

  托娅也猛然想了起来,赶紧说:记得,山丹当时还让咱们低头,她是不想搭理那个人。

  大雁:我影影绰绰看着,那女的好像是孙香。

  “孙香是谁?”托娅问。

  大雁:你不认识,她就是山丹家东院儿的邻居。据说那人的嘴跟破车没啥区别,肯定是她说出去了。

  青龙:这个该死的娘们儿,就是欠揍!

  大雁气得对青龙大声说:看把你能的!你凭啥打人家?打一个试试?人家不讹死你才怪!

  托娅:但是——那个叫孙香的,根本不知道山丹姐干啥了啊?

  大雁也犹豫了,说:也是啊?

  青龙:你俩纠缠这个事儿还有意义吗?现在是德臣对山丹那个态度,咱们应该怎么办?他对我啥样我可以不在乎,但对山丹可不行。

  托娅:那敖德臣也太不是东西了,不问青红皂白就对山丹那个熊样子?忘了山丹咋对他好了吧?忘了他家是靠谁才熬过来的吧?如果没有山丹,估计他老妈早就见他老爸去了,还能活到今天?

  “托娅,别瞎说。提人家老人多不好。”大雁看到宝力德和吉雅从外边回来了,又赶紧说,“别说了,你大伯和大娘回来了。谁也别说啊,就当没这事儿,听到没?要不——那就全完蛋啦!”

  …………

  山丹缓缓睁开眼睛,看了看时间,该做饭了。她硬挺着从炕上起来,到西屋问斯琴:妈,晚上想吃点啥儿?

  斯琴本不想理她,见山丹病歪歪的样子,又有些不忍心,便没好气地说:随便吧,你做啥我就吃啥,没挑儿。

  山丹知道再问也没用,就退了出去,到厨房忙开了。边做饭,边流泪。

  “傻子”把德义接了回来。德义进屋就高兴地喊:嫂子。

  山丹有气无力地说:德义回来啦。饭过一会儿就好。

  德义进屋,见妈妈也是一脸不高兴,就不敢说话了,想打听喜鹊去哪儿了也强忍住了,拿出作业本写起来。

  天色越来越暗了,该吃晚饭了,可左等右等德臣和喜鹊就是不回来。山丹到大门口儿看了几回,根本不见人影儿。

  掌灯了,不能再等了,山丹先给斯琴盛好了饭菜,要伺候她先吃。

  山丹说:妈,吃饭吧。

  斯琴的脸还阴沉着,没答话。山丹把饭菜往她跟前端了端,又说:妈,先吃吧,要不该凉了。

  斯琴瞪她一眼,说:再凉还能有心凉啊?

  德义说:妈,你这是咋了?

  “一边儿去,没你事儿!要饿你就赶紧吃!塞饱了好写作业!”斯琴恶狠狠地和德义说。

  山丹转过身去擦眼泪,斯琴拿起饭碗,举起来想往地上扔。

  德义看到了赶紧喊:妈——

  斯琴寻思了又寻思,还是把碗放下了,也开始擦眼睛。

  山丹没有看到斯琴刚才的举动,稳定了一下情绪,转身说:妈,我就有千不对、万不对,你也得吃饭啊。

  “山丹啊,你气得我真想把这饭碗菜碗都摔地上。可转念又一寻思,这么多年来,你为这家付出得太多太多,我真的不忍心啊。可你——你糊涂到什么程度,你狂到了什么程度?这么大事儿都不和我们说啊!你啊你——”斯琴咳嗽起来,说不下去了。山丹赶紧上前给斯琴敲打后背。

  斯琴咳嗽停了,把山丹的手一扒拉,说:行啦,你能耐大,我用不起你。这饭啊,我真的吃不下,心堵着呢,你拿下去吧。

  “我——”山丹又对德义说,“德义,你先吃吧。”

  德义看看妈妈,斯琴点点头,德义拿起筷子就吃了起来,他确实饿了。

  这个时候,山丹不想过多地解释。一是婆婆在气头儿上,也听不进去;二是自己真的很疲惫,也没有多余的力气说话。

  山丹自己也没吃,把剩饭和剩菜放在锅里热上。她不好意思再进西屋,便拿个小凳儿坐在灶台旁边。感觉头有些发晕,顺势趴在了灶台上。灶台里的火映红了她的脸,忽明忽暗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