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社会乡土 草原有朵山丹花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55章 德君轻伤不下“火线”

草原有朵山丹花 牧人霖汐 2038 2019.09.18 08:08

  德君和德臣去要打零工,这天早晨全家起得很早。临走时山丹给德臣整理着衣服,叮嘱说:别嫌麻烦,干活儿时一定换上长大褂儿,一定要注意安全,一定……

  德臣微笑着答:你就“一定”放心吧,为了不让你多洗衣服,我一定会注意的。

  山丹轻轻推了他一下,说:就这嘴儿好。对了,也照顾好大哥,一定别磕着碰着。特别是往铁锅里扔羊的时候,千万注意着锅沿儿,那跟刀子似的快着呢,磕上就一个大口子。过去我们八雁嘎查就有人出过这事儿。

  “我都多大了?没事儿。对了,有些活儿等我回来干,你又伺候妈又得管孩子,太累了。”德臣深情地看着山丹。

  “我没事儿,天生就是干活儿的命,闲着就浑身疼。”山丹说得轻描淡写。

  喜鹊还在睡觉,德臣凑上前轻轻吻了吻女儿的额头,喜鹊翻了个身。山丹赶紧把德臣拉开,嗔怪地说:你要是把她弄醒了,我这会儿就别想干活儿了。

  德臣嘻嘻地笑。

  西屋,德君已经收拾好了。斯琴比划着叮嘱他要注意安全。德义正在收拾书包,准备上学。因为时间还早,他并不着急。

  德臣进西屋和老妈说了句话,就对大哥比划,意思是该走了。德义抱着“傻子”相送,德君和德臣一前一后走出了小院儿。

  斯琴在屋里有些费劲地喊:德义,把狗——放下,帮你嫂子——扫扫地。

  山丹忙说:妈,不用,他该上学了。

  德义拿过笤帚边扫边说:不着急,今天咱家吃饭早。估计这会儿桩子和满达才从被窝里爬起来。

  草原路上,德君大踏步走在前面,德臣在后边儿一拐一拐地紧跟。德君回头看了看二弟笑了,放慢了速度,两人并排而行。

  德义上学走后,喜鹊也醒了,山丹先是给她喂了奶,小喜鹊吃饱了就不闹了。接着开始洗斯琴换下来的衣服和褥单。屋里剩下老的老、小的小,都需要她不错眼珠地照看着,山丹就没有去外面洗,把洗衣盆都搬进了屋。

  斯琴嘴角有些抽搐着,喘着长气说:山丹啊,别太累——着——

  “妈,没事儿,勤洗勤换,被褥干净你躺着也舒服,衣服干净穿着也得劲儿。”山丹没有停止洗涮。

  斯琴:用热——乎水。

  “知道了。我刚才用锅里温水了,也在外面大桶里晒了水,天热,一会儿就热乎。”山丹耐心地回答。

  斯琴还想说,嘴角却有口水流出,想吸又吸不进去。山丹赶紧站起身,边用围裙擦手边取下一个毛巾为婆婆擦拭。

  斯琴抓住了山丹的手,动情地说:山丹啊,苦你——啦。好——孩子!

  斯琴说着说着竟然哭了。山丹又赶紧给她擦眼泪,安慰说:妈,我没事儿。草原上的河流没有直的,生活哪能都是顺心的?再说啊,你看,咱家的日子不也挺好嘛,我大哥和德臣有活儿干,德义学习不用咱们操心,你孙女喜鹊也不磨人,多好啊。你要好好养病,开开心心的。

  斯琴点点头,笑了。

  …………

  陈初一这人心善,对德君和德臣也很客气。他说:活儿是挺累,还埋汰,你哥俩就辛苦辛苦。小心点儿啊。

  德臣笑着说:好的。其实,我哥俩还得谢谢陈哥的关照呢。

  陈初一:咱们之间不说客气话。

  一口特大号的铁锅已经准备好了,里面填满了水、兑上了药。德君和德臣的任务就是抓到羊后扔到锅里,把羊全身浸泡一会儿,然后捞出来就行。

  为了照顾德臣让他少使力,德君抓羊头和前身部分,德臣抓羊后腿,抬到盛满药水的大铁锅前,一起用力把羊扔进锅里,然后德臣离开去堵截下一只羊。德君紧把着羊头,不能让羊喝着药液,等羊的全身都浸透了,他自己一用力就把羊提出来扔到地上。接着再去帮德臣把羊抓住、抬过来,重复上一套程序。

  洗到一多半儿了,德君确实累了,从装满药液的大铁锅里往外提羊时,那只羊一挣扎,他左胳膊一下子磕在了铁锅沿上。等德君把羊放在地上一看胳膊,虽然口子不大,但血还是流了下来。

  为了不让德臣看到,德君赶紧用手紧紧捂住跑到僻静处,自己却没法儿处理。

  陈初一看到后赶紧找来布条,帮他缠了起来,说:还能行吗?别抻着啊。

  德君看懂了他的口型,笑了笑表示感谢。然后拉了拉陈初一,指了指远处的德臣,又对他摆了摆手。

  陈初一明白了,说:我知道,我不告诉你二弟。

  德君乐了,连连点头。然后穿上衬衫,把包扎的地方盖了起来。

  德臣在那边儿早就截住了一只羊,等了好一会儿才见大哥回来,比划着“问”:干啥去了?

  德君指了指那边儿的厕所。

  接下来,德君稍一使劲儿胳膊上的伤口就钻心的疼,他咬牙坚持。不能让德臣感觉到自己不敢用力,也不能因此影响干活儿而少挣了——钱!

  …………

  斯琴的手现在拿东西还有些抖,状态不好时自己根本吃不了饭。山丹给蒸了鸡蛋羹,小心翼翼端来,拿羹匙儿一点点喂她。

  山丹特别细心,怕婆婆烫着,每舀一匙都要晾一晾。

  斯琴断断续续地说:你太累——要不——让德义别去——上学——

  山丹:妈,那可不行,他还小,正是学知识的时候,不上学那不白瞎了嘛。都说“树虽然高大,不能没有深根;人虽然聪明,不能没有学问”,将来没文化怎么能行呢。

  “德义下来的话,至少能——帮着你,打——打零儿——”斯琴还这样坚持。

  山丹笑了,说:妈,不用,我能行。如果像他这个年龄不上学了,将来大字不识一笸箩,估计就会寸步难行啦。我吧没事儿,身强力壮的——妈——妈你别哭啊……

  山丹扯过毛巾给斯琴擦眼泪。

  德义放下一捆草给奶山羊后,一脚门里一脚门外听到了妈妈和嫂子的对话,小小年纪的他,感觉掉进了冰窖。

  德义含着眼泪转身悄悄退了出去,到“傻子”的小窝儿前,抱起它就往院外走。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