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社会乡土 草原有朵山丹花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77章 德臣的深深懊悔

草原有朵山丹花 牧人霖汐 2066 2019.09.28 08:08

  送走了大雁和托娅,不一会儿德臣就回家了,两眼红肿,满脸愧疚。“傻子”紧紧跟在后面。山丹怕他还不和自己说话,也就没同他吱声儿。

  德臣竟然先开了口,他说:山丹——

  山丹愣了一下,回头说:啊?

  德臣满脸通红地说:山丹——我——我错了——

  德臣说完就低下了头。“我错了”,只是简单的三个字,但从德臣口中说出,似乎是字字千钧。这里面饱含着羞愧、自责,还有心疼和——爱。

  山丹心里是说不出的滋味,她还是笑着说:噢,没事儿。

  轻描淡写而过,却是搬走了一座大山。说完此话,山丹转身进了屋,去厨房忙着洗碗。德臣赶紧上前,把她手里的活儿抢过来干。山丹只好进屋,她感觉到特别的憋闷,仿佛连喘气都困难了。为什么大山搬走了,人还不能轻松呢?山丹想不明白。

  趁着德臣还在厨房干活儿,山丹悄悄走了出去,直奔仓房。蹲在仓房的一个角落里,山丹哭了起来,她极力不让自己发出声音,肩头一耸一耸的,哭得伤心、哭得畅快。

  德臣出现在山丹身后,默默过去把她抱住。山丹回头,挣脱拥抱并狠狠给了他一拳,然后快步跑回屋里。

  等德臣再进屋的时候,坚强的金山丹又是笑容满面的了。

  …………

  山丹在东屋哄着喜鹊看图认字,德臣在西屋和母亲解释。

  斯琴听着听着,眼泪就流了下来。她说:我真是老糊涂了。开始吧,我也考虑过她的身体,觉得不可能。就死心眼儿地认为,山丹就是因为家里穷才不要这个孩子的。当时孙香还说呢,“再穷怀上了就该生下来,哪怕养不起给我啊”。所以啊,我就没抹过这个弯儿来。

  德臣:妈,千万别听孙香这女的胡说八道,怪不得她没孩子,这是报应。

  斯琴立着眼睛对德臣说:不许瞎说,一个男人怎么学得像娘们儿似的,说着没用的话!要嘴下留德啊。

  “关键是这老娘们儿太气人,在中间不做好豆腐。”德臣不好意思地笑了,转移话题说,“妈,这辈子娶了山丹,真是我的福气啊。”

  斯琴笑了,说:你就美吧。其实,这是咱们老敖家的福气啊。还有啊,这段时间你要多干活儿,让山丹歇着,特别是不要沾凉水,洗洗涮涮的活儿,你能拿的都要拿起来。

  德臣:放心吧。妈,你也要想开,我没有生儿子不怕,还有德义呢,我大哥不也没结婚呢吗?咱们老敖家香火会传下去的。

  斯琴笑着说:咱家这样儿,有喜鹊我就满足了,男孩的事儿不想啦,你妈我又不是老封建。就像你说的,还有你哥和德义呢……

  “妈,看来你说的不想,那是假的。”德臣笑着说完就起身要走。

  斯琴不好意思了,指着德臣说道:你这孩子,连你妈都逗,没正形儿!

  【四年后·2004年】

  时光飞逝,转眼又是四年过去了。德义开始读初三下学期了,即将迎接中考。能不能考上一所重点高中,是决定着将来是否考上理想大学的关键。

  这之前,因为家庭经济条件所限,德义不能住校,天天是从桂丽丝嘎查到苏木政府所在地来回跑,而且没有任何交通工具,只能靠步量。这样一来,德义每天早起晚归,中午带饭在学校吃,非常辛苦。同样辛苦的还有山丹,她要起得更早来为德义准备早饭和要带的午餐。除了假期,两年多来几乎天天如此。

  桩子和满达家里的条件比德义家要好上不知多少倍,刚上初中时两人就住宿在学校,只有周六周日才回家。平时遇上下大雨或下大雪,桩子和满达会挽留德义住下,三人挤在一起。当然,如果恰巧有人能往桂丽丝嘎查家里捎个信儿,德义就住下;如果不能,不管雨雪多大,德义都会义无反顾地往回走,生怕家人担心。

  刚上初一时,和德义一起走的同学还有三五人,后来,那几个人不了辛苦都陆续住宿了,这样一来就剩他自己了。德义每天都一个人来回走,夏天还好,天长,亮的早黑的晚,冬天的天短了,德义是两头儿不见太阳,披星戴月的。早晨上学还好,天是越走越亮的,晚上回家是越走越黑的。有时回来得过晚,“傻子”就会迎出他好远。所以,就算是天黑了,有“虎了”作伴儿德义也不害怕。

  德义特别好学,把每天走路的时间都利用起来背诵相关知识。他的学习成绩在班级、在整个年级都一直不错。

  初三下学期开学一段时间了,德臣看到德义天天这样走着辛苦,心里很不好受。

  德臣在做某些事情上并不侃快,特别是涉及自己或自己家人“利益”方面的,他就前怕狼后怕虎的。于是,他想了好久才和山丹开口说:德义这半年是最关键的,如果能考上一所重点高中,大学就能有保证了。

  山丹附和道:是啊。他也真够累的,天天早起晚归的,让人看着都心疼。德义这么要强,一定能考上一所好高中的,这一点我有信心。

  德臣笑了笑说:如果他能有更多的时间用在学习上,准保没问题。

  山丹看了看德臣,笑着说:你这是话里有话啊。

  德臣不好意思地笑了。

  山丹:德臣,为了德义的事儿,你有啥就说,我哪儿做得不对就改。要是嫌我早晨起得晚了,我再早起些都行。

  德臣:不是这个意思,你这么辛苦,我们都记在心里呢。我只是想——想——

  山丹:想啥就说嘛,挺大个爷们儿说话这么费劲。

  德臣终于下定决心,说:山丹,和你直说吧。我想让德义住校,可别这样辛苦地来回跑了。而且学校还能上晚自习,你也不用天天这么辛苦早起做饭了。

  山丹心里暗笑,但表面严肃地说:这事儿,咱妈知道吗?

  德臣一见山丹这个态度,心里没底了,赶紧说:我还没和咱妈说呢,如果你不同意就算了,如果你同意,咱妈也肯定同意。

  “就这事儿啊?”山丹笑着问。

  德臣点头,看着山丹在乐又有些摸不着头脑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