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社会乡土 草原有朵山丹花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5章 准姑爷迈进了院门

草原有朵山丹花 牧人霖汐 2155 2019.08.20 08:08

  德义紧紧跟在玉兰婶子的身后。她快步走进敖家院子就扯开大嗓门儿喊:斯琴嫂子,那边儿我都收拾好了,马上就可以——

  斯琴指了指院子里来来往往的人,示意她要小点儿声。

  玉兰笑了,降低了声调说:嫂子,现在搬也行。只是——只是委屈你们娘仨啦。

  斯琴一手扶着车、一手扶着腰,说:委屈啥,都是为了德臣嘛。唉,养儿养儿,孩子过得好,就是我们的好。

  玉兰动手帮着整理车上的东西,说道:当父母的,也是发洋贱啊。得,谁也别说谁,各家都一样啊。我家那屋虽说是仓房,但也是新盖的,就是窗户小不太亮堂。我前两天就让百岁给搭了灶台,能烧火做饭。

  斯琴:玉兰,给你添麻烦啦。

  玉兰:咱妯娌俩还客气啥。以后你不方便做饭就别做,到我上屋去吃。

  斯琴:那哪行啊,一家不一家、两家不两家的,不好。

  孙香笑着说:玉兰婶儿就是大方,以后我也去蹭饭,行吗?

  玉兰:行,只要你不嫌弃,天天去吃都行,就怕你家的“大象”舍不得你去呢。

  孙香:他乐不得的,能给家里省一顿儿是一顿儿。我们也学会算计啦。

  几人又都笑了。孙香的丈夫叫扎那,蒙古语中就是“大象”的意思。扎那从小就长得比同龄的孩子壮实,父母就给取了这个名字,希望他能像大象一样强壮、魁梧。

  孙香看了看天上的太阳,说:扎那跟德臣去接亲,估计这会儿快到了。

  斯琴应和道:应该是差不多,但愿一切顺利吧,长生天保佑。

  玉兰:嗨,嫂子,不是我说你,你啊就是想得太多啦,累啊。咱家接亲的都去了,能有啥不顺的?还能让别人抢了亲啊?你就把心放在肚子里,安心当你的老婆婆吧。

  孙香:就是。车到山前必有路,船到桥头自然直。

  斯琴乐了,但乐得很不自然。

  …………

  宝力德、吉雅虽然想要做“最后的挣扎”,试图“救女儿于水火”,但既然通知老亲少友都来了,还是要好好的招待的。金家小院里开始弥漫着奶茶和手把肉的浓香。

  “笛——笛——”的喇叭声响,小伙子来顺骑着摩托车赶回来报信儿,说“接亲队伍马上就到”,大家一听都来了精神。

  青龙追问:来顺,他们到哪儿啦?

  来顺答:现在到了村口儿,说话的工夫就来啦。

  青龙:赶紧把摩托车推一边儿去,别堵着道儿碍事。

  “好嘞。”来顺答应着把摩托车推走。

  青龙向屋里喊:爸、妈,赶紧出来吧,敖家接亲的马上就到啦。

  屋里的、院里的人都站了起来,涌向大门外去迎接。

  美丽的山丹穿好光鲜靓丽的蒙古族服装,端坐在炕上向外张望。然而,窗户早被姐妹们给抢占了,堵得严严实实的。

  大雁喊:你们几个也太不懂事儿了,都瞎蠓一样趴在窗户玻璃上,让我家山丹怎么看她的心上人啊?看把我小姑子急的,快让开点儿啊。

  姐妹们回头看着山丹笑,山丹羞红了脸。托娅上前推开杏花和高娃等人,这才让出一扇窗户留给山丹向外看。

  …………

  西屋里,吉雅站起身向窗外瞅,宝力德还无动于衷的样子。哈尔巴拉拿烟袋指着他说:宝力德,你稳坐金銮殿啊?屁股焊上啦?赶紧起来!我和你说,一会儿给我稳当儿的,就算装也得装出笑脸来!不然,丢脸的可不是桂丽丝嘎查老敖家,是咱们八雁嘎查的老金家!

  宝力德还是没说话。

  “走!别因为落了一根牛毛就把一锅奶油倒掉,别因为一点儿小毛病,就把整个人都否掉。不要寻思没用的啦,迎迎人家去,咱们老金家礼数上可不能差喽,让人笑话!”哈尔巴拉说完,背着手先走了出去。

  宝力德还是不动地儿,吉雅扯了扯他的袖子,他才极不情愿地跟了出来。

  一进院子,宝力德马上“雨过天晴”,难得露出笑脸,他也要考虑大局的,这一点他心里比谁都清楚,他也比谁都更重视脸面。哈尔巴拉偷着看了他一眼,摇了摇头,笑了,嘀咕道:真是头犟驴!

  …………

  新郎敖德臣骑马来到院门口儿,院里几个年轻的后生带头鼓起了掌、打起了口哨儿。小伙子扁头跟身边的来顺交流:来顺你细看,姓敖的这小伙儿,有鼻子有眼儿的,长得还算不赖嘛!

  李铁链狠狠瞪了扁头一眼,没等来顺搭话就低声说:你脑袋扁眼睛也扁啊?啥眼神啊?是不是该配副眼镜了吧?

  扁头回敬道:你有眼镜还是留给你老丈人吧,我眼睛没毛病。

  李铁链:没毛病?那你哪只冒泡儿的眼睛看这小子长得不赖?

  扁头狠狠瞪李铁链一眼,因为他懂得在这个场合不好翻脸,气得说:你小子——那是嫉妒!

  李铁链撇着嘴说:我嫉妒?切!

  “看面相肯定是个实诚人,最起码比你李铁链可稳当多了。”来顺帮着扁头取笑李铁链。

  来顺刚说完,一不留神就被李铁链推了出去,差点儿跌了大跟头。

  来顺当然猜到是谁干的了,但没有证据不好直说,就回头指着几个人说:哪个手欠长了疮的家伙推的我?

  大家都笑而不答。

  来顺气得骂:你——你们几个就损吧!

  李铁链不冷不热地说:你小子猴儿急啥啊?也想娶媳妇了吧?

  接着是一阵大笑。

  青龙:哥儿几个先别闹了,去把“碰门羊”帮我接过来。

  扁头和来顺走上前帮忙,到接亲队伍中从银镫的手里把大绵羊牵过来。

  青龙特意多看了几眼李铁链,眼里流露出的神情很复杂,李铁链赶紧往人群后边退了退。

  宝力德和吉雅端详着骑在马上的德臣,这是两人第一次正眼细看着准姑爷,感觉长得还算挺标准的,外加“人在衣裳马在鞍”,得体的蒙古袍更为他平添了几分精神。两人的眉心稍稍舒展了些。

  哈尔巴拉对宝力德笑着说:这就对了嘛,办喜事就得有喜庆的样子。

  宝力德心怀感激地点点头。

  巴音高声喊:新郎下马,往院里请——

  德臣下了马,在伴郎百岁等人的陪同下,手捧蓝色的哈达、托着盛满酒的银碗,缓步走进院子。按照孔雀屏草原蒙古族的接亲习俗,他要向山丹的父母敬献哈达酒并行跪拜礼,然后再向所有长辈逐一敬酒。

  德臣已经是紧张到了极点!

  但愿一切顺利!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