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社会乡土 草原有朵山丹花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8章 去请铁山再“出山”

草原有朵山丹花 牧人霖汐 2055 2019.08.30 08:08

  包小兰的话让李铁链下不来台,也动了气。

  “滚犊子!”李铁链口无遮拦地说出这句话,好像扔进滚油锅里的一块石头。

  “好——你让我滚!姓李的,我滚给你看!”包小兰气得脸红一阵白一阵,说完就开始翻箱倒柜找衣服。

  李铁链:你要干啥?

  包小兰:我干啥还归你管啊?别以为我没地方去?别以为是你养活我爸呢!我爸自己有地也有钱,根本没白吃你一粒儿米!还有,要不是我哥包宝山贴补我们,你就喝西北风去吧!你让我滚?有种你小子就别后悔!

  李铁链:小兰,你别的——我说走嘴了。

  包小兰:不小心把心里话说出来了吧?我给你腾地方,看你怎么折腾,如果能把心上惦记的人折腾到手,我佩服你这条铁链子有能耐、能套住人!我祝福你!

  李铁链:胡说八道!

  正在这时,包锁抱着外孙李喜子从外面进来。

  包锁进屋就喝斥道:在院里就听你俩吵吵,咋地啦?

  李铁链像找到了救星一样,赶紧说:爸,小兰收拾东西要走。

  包锁皱着眉头问:往哪走?

  包小兰:爸,你也收拾收拾东西,这是人老李家,不姓包,咱们呆不下去了。咱们走,上广州找我哥去。

  “小兰啊,你可别瞎胡闹啦,快消停一会儿吧。”包锁边说边给女儿使眼色。

  包小兰说:我哥在广州打工站住脚了,我就不信我给人家当服务员还不行?非得在他们老李家吃下眼食?

  李铁链:小兰,我没这样说过,你别无中生有啊。爸,你快劝劝小兰,别生那么大的气啦,对身体也不好。

  包锁:小兰,你这孩子,脾气也得改改,别动不动就任性。快把东西放回去,走什么走?老实儿呆着。喜子饿了,赶紧做饭去。

  包小兰把手里的衣服一扔,坐在炕上不动。

  包锁把喜子递过去,喜子搂着她的脖子撒娇喊“妈妈”。包小兰流下眼泪。

  李铁链赶紧到厨房去生火做饭。

  …………

  夜空繁星点点,八雁嘎查寂静下来,各家各户的灯光相继熄灭,只有金家依然灯火通明,但热闹的气氛却削减了许多。

  院子里,来顺、扁头几个年轻人围着即将熄灭的一小堆儿篝火,小声细语聊着听到的奇妙事。谁都没有去想明天接亲送亲的事情,因为他们猜测到,这门亲事十有八九是要黄了。

  金青龙悄悄出了院门,快步赶到铁山大伯家,要恳求他来帮忙劝劝老爸。

  刘杰把青龙迎进屋。青龙边走边说:大娘,我爸今天把我大伯气着了,我来赔个不是。想再请大伯去说说我爸。

  刘杰:哪来那么多说道儿。我今天家里有点儿事儿没来得及去呢,你大伯就虎着脸回来了。我得劝他啊,就走不开了。你大伯这人啊也是的,和你爸那是半斤八两。

  两人说着就进了屋,铁山当然听到了两人的说话,立马绷着脸说:我不去,他宝力德不挺能耐嘛?啥事儿都熊瞎子打立正一手遮天,我说话在他那儿就是放个屁,而且还不臭也不响。

  青龙:大伯,我爸就是脾气不好,他打心底是特别尊重您的。白天您生气一走,我爸心里也不得劲儿。这不嘛,德臣也不争气,一下子还晕倒了,我爸更是翻儿了。看在山丹的面子上,您还是去帮着解劝解劝吧。

  铁山:唉——山丹这孩子,命咋这样啊,摊上这样一个犟驴似的爹。我说青龙啊,可你爸他真是油盐不进,我解劝不了。

  青龙很尴尬,瞅着大娘刘杰。

  刘杰会意,帮腔儿道:看把你牛的,真当自己是铁做的大山搬不动啊?青龙这么求你,赶紧去吧。也不是从你借钱,看你那抽筋扒骨的样儿。赶紧的!还得等八抬大桥啊?再说了,宝力德那脾气也不是今天才养成的,都是叔伯兄弟,你和他真动气,那你不虎吗?

  铁山瞪了刘杰一眼,最终还是跟青龙走了。

  两人进了院儿,年轻人起身打着招呼。青龙叮嘱道:扁头、来顺,你俩负责看着点儿火,灭了就加柴,要旺起来。

  “放心吧!”来顺答应着,就用手里拿的木棍捅着扁头让他去拿柴。

  扁头把来顺的木棍扒拉开,刚要训他,想想又算了,闷声不响地去园子里抱木柴。

  …………

  金家西屋,气氛更加凝重。宝力德和吉雅闷坐在沙发上一言不发,脸阴得要凝成了霜、滴下了水。

  哈尔巴拉和八斤宝等几位年长者坐在炕里,个个都是表情严肃。山丹在大雁和托娅的陪伴下靠在窗台边儿,她已脱去漂亮的蒙古袍,换上了平时的衣服。

  有人给铁山让了座儿,他也上了炕。

  宝力德看了看铁山,没说话。铁山也回瞪了宝力德一眼,没言语。

  哈尔巴拉仍然抽着旱烟袋,可能是抽得太急,把自己都呛咳嗽了。

  巴音满脸堆笑地坐在一个方木凳上,青龙挨着他旁边儿坐下。

  巴音这是在代表男方与娘家人进行“翰旋”。他仔细观察了四周,说道:宝力德老哥,我以我的人格担保,敖德臣真的没有病,除了踮脚这个问题,别的什么毛病都没有。这脚上的毛病也不是天生的,据说是后来碰伤的。今天这孩子就是太紧张了,穿得又太厚,大热天的出汗过多,才虚脱的。对了,如果在医院,那就叫——叫——什么——

  “中暑。”金青龙抢着说。

  宝力德瞪了青龙一眼,狠狠地说:就显你能呗?你懂几个问题!

  青龙尴尬一笑,不敢接话儿了。

  巴音看了青龙一眼,抱以感谢的微笑,接着说:青龙说的对,是叫中暑,凉快一会儿就好了。几位长辈也在,大家也都看到了,不大工夫儿德臣就清醒了,啥事儿没有,啥毛病不犯。

  “巴音,你是桂丽丝嘎查的领头人,不是我们不相信你。敖德臣他有些瘸,我也就认了;他说话费劲,我也认了……”吉雅说。

  巴音打断了她的话,解释道:嫂子,德臣说话不是费劲,就是慢,这不是毛病。主要是为了照顾他那聋哑大哥敖德君,他们全家人都这样。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