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社会乡土 草原有朵山丹花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37章 早餐桌上赛“演技”

草原有朵山丹花 牧人霖汐 2066 2019.09.12 08:08

  山丹没有出去参加妇女们的“娱乐活动”,她也出不去,此时,还在灯下做着刺绣。德臣已经躺下了准备睡觉,就问:你这是绣啥呢?

  “东院香姐求我给她绣个蒙电视的帘儿。”山丹忙着刺绣,头也没抬地回答。

  德臣说:香姐香姐,叫得可够亲的。孙香这老娘们儿就知道巧使唤人。

  山丹笑了一下,说:看这话让你说的,这个难听。平时缺啥少啥的人家也没少帮咱。

  “你啊,就是心太善。孙香要是唬弄你啊,那就是个玩儿。”德臣看了看熟睡的女儿,又说,“这羊奶除了给喜鹊喝的,你也要喝啊。你累得都瘦成啥样了,得补充营养。”

  山丹停下绣针说:德臣,你说的这是啥话?我自己喝我能喝下去?总是袒护家犬的人与邻居不睦,总为自己打算的人与众人不和。我们不能光考虑自己,全家人都得喝。妈更应该增加营养,德义上学,正是用脑和长身体的时候。你也是,一天到晚怪累的。反正是全家人都得喝。对了,也不知道大哥那边儿干得顺不顺利,他一个人在牧点儿,估计吃饭都不应时。

  “过几天我去看看大哥。唉——难啊。”德臣说完叹了一口气。这个“难”字他是说德君一人呢还是说全家的生活呢?德臣双眼望着屋顶,心里是苦苦的。

  山丹依然笑着说:一个大老爷们儿天天唉声叹气的,我真服你了。有啥难的,生活没有过不去的火焰山!草原出现彩虹,那得等到雨过天晴。把心好好放肚子里吧,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德臣苦笑了一下,充满感激地看着妻子,心里升腾起一种正能量。他不敢想像,如果没有山丹,一家人的生活会是怎样。

  …………

  从此之后,德臣和山丹每天早起又多了一项任务——挤羊奶。德臣帮忙把住羊,山丹下手去挤。刚开始显得笨手笨脚的,慢慢就顺畅多了。两人有说有笑了。

  德义醒来伸了个懒腰,看到妈妈在洗脸梳头,听到外面二哥二嫂有说有笑的,他揉揉眼睛,问:妈,外面我二哥他俩干啥呢?

  斯琴:他俩啊,挤羊奶呢。

  “挤羊奶?一定好玩儿,我去看看。”德义边快速穿衣服边说。

  斯琴:你可拉倒吧。那羊奶是给你嫂子补身子的,喜鹊的奶都不够吃,也得补养补养。

  德义:那和我看看有什么关系?我也不是去偷喝。

  斯琴:你这孩子——不懂事儿!不让你看你就听话得了!

  德义不太高兴,但没有犟嘴,穿好衣服开始洗脸,但弄的动静很大。

  敖家外屋厨房里,德臣帮着烧火,山丹熬羊奶,小心地打着沫子,一阵阵奶香飘荡开来。

  一家人的餐桌上多了熬好的羊奶,散发着诱人的浓香。山丹给每人都盛了一碗,德臣摆着手说:别给我盛,我不喜欢喝那东西。

  斯琴说:也别给我盛,我怕不消化闹肚子。

  山丹笑了,说:行,你们就找理由吧。说啥也不好使,一人一碗,不喝不行。

  说完就一人一碗都端了上来,自己也盛了一碗,熬羊奶的小锅里就见了底儿。

  “把我这碗给喜鹊吧。”斯琴端起来要递给山丹。

  山丹说:妈,你就喝吧,喜鹊我已经给她喂完了。放心吧,苦谁也不能苦了你那宝贝大孙女儿的。

  斯琴笑了,说:岁数大了,瞎操心。你对我这臭老婆子都这么上心,对自己女儿能差喽?

  山丹又笑着说:就是嘛,所以得给你这位老太君倒上,你就放心喝吧。

  德义笑了,说:太君?妈啥时候成了日本人啦?

  德义这句话话把三人都逗乐了。

  “你啊,看杀鬼子的电影看多了吧?”德臣给解释说,“收音机里播的评书,《杨家将》里的老太太,叫佘赛花佘太君。”

  德义不好意思地笑了。德臣说完,把自己碗里的羊奶倒给山丹,把她的碗倒得满满的,自己只留下半碗。怕山丹说他,赶紧大口喝了起来。

  德义瞅了瞅三人,没有动那碗羊奶。

  山丹说:都喝吧,我这些就够了。以后啊,只要把这只奶山羊好好喂,每天都能喝上呢。

  德义眼珠儿转了一下,低头喝了一小口儿,接着就一皱眉,赶紧跑到院里吐了出去。

  山丹冲外头喊:德义,你咋了?

  德义吐完了进屋说:嫂子,这也太难喝了,膻死了。我以后再也不喝这东西了。

  山丹:要不我给放点儿盐?

  “不要。”德义把头摇得像拨浪鼓。

  “放点儿糖吧,甜了就能好喝些。”山丹说完要去取糖。

  “嫂子,不用,我真的喝不下去,一闻这味儿就想吐。”德义阻止了嫂子,然后赶紧吃饭。

  斯琴却一直紧紧盯着德义。

  德臣看了看德义,说:能喝就喝呗。

  德义没搭话儿,只顾埋头吃饭。

  “你啊,有福不会享。妈,这碗给你喝吧。”山丹拿起德义的羊奶碗要往婆婆的碗里倒。

  斯琴赶紧拦着:别,这一碗就足够了,冷丁喝得慢慢适应。我一天也不活动,喝多了真怕胀肚。

  山丹:妈,羊奶不像牛奶,要细嫩多了,没事儿的。

  斯琴:那也不行,不能因为嘴馋而让肚子遭罪。

  山丹没再坚持,强给德臣倒去半碗,剩下的自己喝了。

  早饭都吃完了,斯琴的羊奶还剩下半碗。山丹要给热热,她说:不用热,也不太凉,正好一会儿一口就干了。

  德义开始收拾书包,山丹往外屋拾掇餐具,斯琴赶紧招手让德义过来,又狠狠指了指那半碗羊奶。德义摇头,斯琴假装生气,不住地使眼色,德义只好拿起来一饮而尽,边擦嘴巴边冲妈妈不好意思地乐了。斯琴这才露出满意的笑脸。

  然而,这一幕恰巧被在一脚门里一脚门外的山丹看到了,她什么也没说。在德义和她打招呼要去上学的时候,拍了拍他的肩膀,叮嘱道:德义,赛马要有长劲儿,学习要有恒心!你可得好好学,将来要给咱家喜鹊做榜样啊。

  德义笑着点头,看了看窗户下吃着青草的奶山羊,高兴地上学去了。一出院门儿,就见到了正等着他的桩子和满达。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