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社会乡土 草原有朵山丹花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62章 喜鹊来到八雁嘎查

草原有朵山丹花 牧人霖汐 2133 2019.09.20 16:16

  大雁要去伸手帮着德臣卸马,德臣说:嫂子,不用,我自己来,你们快进屋吧。

  山丹拉起大雁,说:走吧,让德臣自己卸。自己家的牲口,他处理得了,不用咱管。

  吉雅把喜鹊抱进屋放到炕上,然后就到一个柜子前伸手进里面去掏东西。喜鹊很好奇,蹦下地踮起脚尖儿去看。她问:姥姥,你找啥呢?

  吉雅赶紧说:去!别看,我找大耗子呢,一会儿蹦出来咬你。

  喜鹊惊恐地往后躲了躲,把大家都逗乐了。

  “喜鹊,来让舅妈抱抱。”大雁抱起喜鹊,笑着说,“你姥姥啊,那是在给你找好吃的呢。这些东西都得藏起来,咱们不看。要不,你姥姥该生气啦。”

  山丹也乐了,说:妈,你至于这样吗?每次拿都不够费事的。

  吉雅苦笑着说:不藏起来也不行,架不住金骄、金骏这两条小狼儿啊。只要被他俩发现,瞅你不注意就都给消灭啦。

  山丹疑惑地说:他俩都上学了,不会再这样了吧?

  大雁:不这样?别的心眼儿没见长,吃的心眼儿已经是十窍开了九窍半了,也不知道是和谁学的。

  山丹:小孩子都这样,除了玩儿就是吃呗,喜鹊也是。

  吉雅终于拿出来两个桔子给喜鹊,说:快吃,别让你俩哥哥看到,他俩一会儿就放学了。

  山丹对吉雅说:妈,你咋这样呢?好像多偏心似的。

  吉雅直起腰说:不是我偏心啊,得防着这俩小蛋子。只要一眼照顾不到,就把这箱子柜子给你翻个底儿朝天,耗子洞也敢掏两把。

  喜鹊:姥姥,我怕耗儿。

  “姥姥的喜鹊是好孩子。”吉雅抚摸了一下喜鹊的头,又对山丹说,“头两天,我拿出别人给你爸买的桃罐头一看,怎么长毛了呢,而且还没有汤儿了。仔细一瞅,盖上儿有个小眼儿。”

  大雁也笑了,说:这俩崽子,不敢打开吃桃儿,就用锥子扎了眼儿喝里面的汤。你说多祸祸人,也不知道是和谁学的。

  “和我哥小时候一样啊。”山丹几乎笑弯了腰。

  大雁惊奇地说:啊?青龙就这样啊?怪不得我让你哥打他俩,他就不打。原来,这是遗传啊。

  “大雁,你这孩子说啥呢,遗传啥啊?天生就是那么淘!青龙是这样,也只有那么一回,但你爸可不从来没干过这种事儿。”吉雅因为有德臣在,赶紧纠正了大雁的话。

  “我爸当然不会,我就是说青龙呢。”大雁说完,看了看德臣,也是不好意思地笑了。

  喜鹊边听边吃,把两个桔子消灭了,说:姥姥,我也要喝罐头汤儿。

  山丹一边儿给她擦手一边儿说:听风就是雨,我看你像个罐头汤儿。

  吉雅:宝贝儿,不喝那东西,都长毛儿臭了。咱们该做饭啦,一会儿让你舅妈给咱做好吃的。

  大雁开始忙着做饭,山丹蹲在灶坑口儿帮着烧火。

  院子里宝力德在喊:是我大宝贝儿来了吧?

  大雁忍不住笑了,对山丹说:听,咱爸回来了,没等进屋就喊她喜鹊宝贝儿呢。

  山丹笑了笑,快速站起身,突然感觉脑袋一晕,身体晃了晃。大雁眼疾手快,赶紧扶住她,紧张地问:山丹,你咋了?

  山丹:不知怎么的,有点儿晕,可能是起来得猛了。

  喜鹊听到姥爷的呼喊,一阵旋风似的跑出去。山丹缓了过来,脸上已经下来汗了。

  大雁关切地说:山丹啊,不是我说你,你这身体快要造垮啦。你得注意啊,别的不说,你要垮喽,那一家人可咋整啊?

  山丹笑着说:没啥事儿,我身体好着呢。

  “姥爷!”喜鹊喊着就扑进宝力德的怀里。

  宝力德抱起喜鹊就亲了一口,说:我进院儿一看见马车,就猜是我的喜鹊宝贝儿来了。这一喊,还真来了。哈哈——

  喜鹊看到了跟在姥爷身后的金骄、金骏,就喊:大哥、二哥。

  金骄和金骏都背着小书包,造得灰头土脸的,也喊:喜鹊、喜鹊——

  金骄伸手要摸喜鹊,被宝力德一把拦开,训他:瞅你那脏手爪子,洗干净了再碰喜鹊。还有你,还不如你哥呢,竟然有脸笑!

  金骏见爷爷训大哥,就有些幸灾乐祸,没想到自己也被训斥了几句。

  宝力德抱着喜鹊进屋,金骄、金骏低着头跟在身后。德臣赶紧打招呼:爸,回来了。

  宝力德笑了笑,说:啊。你早来啦?

  德臣:来有一会儿了。

  “那快坐,喝水。”宝力德又对金骄、金骏说,“你姑父来了,没看见啊?”

  金骄和金骏赶紧喊“姑父好”,又对站在门口儿的山丹说“姑姑好。”

  山丹:好,好。又长高了。

  吉雅对宝力德说:我刚才就听你在院里头训他俩,咋的啦?

  一提金骄和金骏,宝力德立刻板起脸,说:这俩家伙,太不让你省心了。我路过老李家门口儿,看着有一帮孩子在打架,一眼就瞅着金骄这小子。我喊了他,还行,他是停下了,金骏这虎小子又往上冲,像没听着似的。

  金骏辩解道:您也没喊我啊?喊的是我哥。

  宝力德:你最不是东西!再者说,你们哥俩欺负人家李喜子一个,算什么本事?人家还比你小,传出去也不怕人家笑话!就他姥爷包锁那张嘴,还不得宣扬得全屯子都知道啊?还装草原英雄呢,我看是狗熊吧!

  金骄和金骏都低下头,眼泪围着眼圈儿转。狗熊的“称号”,严重伤了两个孩子的自尊心。

  吉雅:行啦,小孩子哪有不打架的,知道错了就得了。

  宝力德瞪她一眼,说:你懂几个问题?小树得砍,小孩儿得管!像你这样惯着不完啦?

  喜鹊搂着姥爷的脖子说:姥爷,别生气了,我想和大哥、二哥玩儿。

  喜鹊说完又亲了姥爷一口,宝力德马上眉开眼笑。连声说:行,行。去吧。你俩,把脸好好洗干净,还有手,快去!

  金骄和金骏去洗脸,喜鹊跑到两人跟前,然后三人一起跑出去了。

  宝力德喊:马上要吃饭了,别往远走啊。

  “知道了。”三人答应着,转眼就跑出了院子。

  在厨房,大雁偷偷和山丹说:喜鹊一见他俩哥哥,你看她高兴那样儿,孩子也需要伴儿。山丹,你咋不再要一个呢?

  山丹笑着摇摇头,说:我也想要啊,但不行啊。你也知道我家那情况,现在养这一个都费劲呢。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