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社会乡土 草原有朵山丹花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8章 敖家的好福气

草原有朵山丹花 牧人霖汐 2077 2019.09.04 08:08

  德君推着勒勒车,笑得合不上嘴。车上坐着斯琴,还拉着包裹行李、锅碗瓢盆。山丹笑呵呵的跟在车的右侧。

  玩耍回来的德义围着车撒欢儿跑,就连小伙伴桩子、满达都在替他们一家高兴。两人不时帮德君搭把手推推车,德君回报以感激的微笑。

  斯琴不时和村里人打着招呼,无比幸福,感觉病情也减轻了好多。而且,和人说话时的语速明显比平时快多了。

  老老少少几个人正欢天喜地往屋里搬东西时,孙香顺墙头儿往这边儿看。直到德君发现瞪了她一眼,才转身回了屋。

  “装什么孝顺?还不是做样子给外人看!”孙香撇着嘴自言自语,突然皱起眉头,“今天不是他们结婚第三天吗?”

  孙香这样一想,马上又乐了,赶紧又趴上了墙头儿。

  孙香喊:山丹——山丹——

  “哎——”正在屋里摆放东西的山丹答应着紧跑出来。

  山丹:孙香姐,有事儿?

  孙香先是摆弄手指头数着,然后才说:山丹,今天是你们结婚的第三天,你怎么没回门啊?

  山丹笑了,说:这事儿啊?我还以为是啥呢。我爸我妈说了,时代变了,有些老规矩老传统也得改改了,一切从简。另外,德臣出去干活儿也忙,走不开。

  孙香:是这样啊,我就是怕你忘了,提醒一下。

  山丹:谢谢啊。

  孙香还想说什么,突然看到德君的眼神里充满了敌意,赶紧回屋了。

  斯琴听到了山丹和孙香的说话,心里很不是滋味儿,长长叹了一口气。她当然清楚儿子、儿媳没有回八雁嘎查的真正原因,但她不能说破。刚得知亲家不让三天回门的时候,斯琴还怪宝力德、吉雅太无情,是德臣做了她的工作。德臣没有多说什么,只说“如果换了咱家,把女儿嫁给那种吃了上顿没下顿的家庭,你当妈的心情会是咋样?”换位思考的斯琴一下子就释然了,对亲家没有了埋怨,还多了几分理解。

  可怜天下父母心啊!

  …………

  晚上,德臣从陈初一家回来一进院儿,就把脏衣服脱下来,扔进山丹晒满水的洗衣盆里,然后自己动手洗了起来。他怕山丹嫌脏,更不想让她受累。

  山丹看见一把抢过来,说:干了一天活儿还洗什么衣服?我来吧。

  德臣还要争,但山丹已经洗上了。

  山丹盯着德臣笑,给他使眼色,意思是让他进屋看看。

  德臣:干啥?

  山丹:进屋你就知道了。

  德臣看着山丹高兴而神秘的样子,以为家里来了客人,就直接进了西屋——自己和山丹住了已经住了三的婚房。

  德臣看到了坐在炕上笑呵呵的老妈,看到了屋里的变化,他明白了,只是叫了一声“妈——”眼里就满是泪水。

  斯琴说:德臣啊,山丹把我和你大哥、你老弟都接回来了。山丹真是个好孩子,咱们老敖家祖上积了大德啦……

  德臣说:妈,是您有福气啊。

  斯琴:妈是想啊,只要你俩过得好就行,我这把老骨头有今天没明天的——只是,我放不下你大哥和德义啊?

  德臣赶紧转移话题,说:妈,你不老,真的不老。刚刚50岁,这要是在城里,那正是工作挑大梁的好时候。

  斯琴:胡扯。我能和城里人比吗?在咱们孔雀屏草原,我这个年纪就该算老人啦。再说,我还是个老病包——

  德臣:你身体好着呢,别想这些。对了,山丹还和我说了,以后,那块山坡地她负责管,让我和大哥就出去打零工挣钱。她是能和我们一起吃苦的。

  …………

  金家西屋,一家人围坐吃晚饭,宝力德的脸阴沉着,吉雅也没笑意。大雁是聪明人,先把金骄、金骏拉到自己屋吓唬了一通,说“今天你爷爷、奶奶不高兴,你俩吃饭时抓紧些,不要闹,不然就等着挨揍吧。不信的花就得屁股被打开花!”两个孩子当然怕了,所以今天吃饭特别安静,也吃得快。

  青龙拿过酒瓶给老爸倒了盅酒,他连碰都没有碰。

  宝力德对吉雅说:给我盛饭。

  大雁赶紧接过他的碗去盛饭,青龙想劝劝爸爸喝点儿酒,话到嘴边儿又咽了下去。

  宝力德今天吃得也快,几口就把一碗饭吃净了,将碗一推,下地穿鞋就走。一桌人谁都没敢问他干什么去。

  宝力德径直来到铁山家。虽然铁山有时会顶撞他,但有什么事儿他还是愿意和这位大哥说说的。宝力德心里最清楚,铁山是有正事儿的人。

  托娅一直惦记着山丹,也偷偷打听到三天回门被免了,很生气,对宝力德和吉雅就有很大的不满。叔叔登门,她只是象征性地打了个招呼,拉起妈妈刘杰就走,连茶都没给他们沏。

  和宝力德随便聊了聊,铁山先奔入了主题。

  铁山:今天三天了,听说山丹两口子没回门?

  宝力德:没有。

  铁山:为啥?

  宝力德:我看不上那小子,不想让他来。

  铁山:宝力德,这就是你的不对了。不管咋样,山丹是人家的媳妇了,你光考虑自己了,考虑山丹的感受了吗?

  宝力德:那她金山丹考虑我们的感受了吗?如果考虑了,就该听我们的话,找个好人家!

  铁山:啥样才是好人家?当大官儿、有大钱的?胡扯!再者说了,最当初你们寻思啥了?那天人家来接亲了你又整事儿,让山丹很难过。

  宝力德也曾反思了自己的过错,也觉得对不起女儿,但他这个人真的就是天生的犟种,嘴上是不会服软的。特别是铁山又捅到他的痛处、点到他的“死穴”,火起又上来了。

  宝力德没好气地说:别我一来你就训我,我是你孩子啊?你们都懂几个问题?

  铁山气得站起身在地上来回踱步,说:就你懂?也不知道你懂哪儿去了!人人都想听好话,世上哪有那么多好话给你听?成天就想听顺溜话儿,呛一点儿都像踩了耗子尾巴一样。

  宝力德瞪了铁山一眼,无话可说,干坐了一会儿起身又走了。

  铁山在背后说:你回去好好想想吧。人啊,得反思啊。

  宝力德头也没回,嘴上嘀咕着:反思反思天天反思,反思个屁!你懂几个问题?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