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社会乡土 草原有朵山丹花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03章 久违的馅饼味道

草原有朵山丹花 牧人霖汐 2055 2019.10.11 08:08

  德义要回家,也没有事先打招呼。其实,他完全可以往家里打个电话,虽然自己家没有手机,那时村里有一些人已经用上手机了,而且嘎查委员会也有固定电话。他觉得打一次电话还得花电话费,而且也没有特别的必要,就“突然袭击”地回到了桂丽丝嘎查。

  斯琴坐在炕上,最先看到院里进来一个人,一开始他还没看出是谁,还问:山丹,咱家来个人儿——

  山丹正要往外看里,德义前腿已以迈进了屋。斯琴和山丹都没想到他能回来,竟然有些吃惊。

  “妈,嫂子——”德臣高兴地喊着,把背着的书包放在了炕梢儿。

  “你咋回来啦?快坐妈这儿来。”斯琴看着老儿子,有些激动,让他坐在身边,又摸手又摸脸的,恨不得抱过来亲一口,弄得德义羞红了脸。

  山丹笑着问:德义,这周学校怎么给放假了?

  德义借机“挣脱”妈妈的爱抚,起身说:嫂子,学校要填表,让我们都回家取户口本,这才破例放了假。

  “是不是饿了?我去把剩下的馅儿和面给你烙饼。”山丹知道德义爱吃馅饼。

  “还真饿了。一进院子闻到韭菜味儿,我就馋得要流口水了。”德义说完不好意思地笑了。

  “算你有口福,借咱妈光儿吃上韭菜馅的馅饼。”山丹说完去厨房忙活开了,斯琴又向德义招手,让他到自己身边来。

  斯琴拉着德义的手,端详着他,说:又瘦了。

  德义笑着答:没有,还胖了呢。妈,我大哥和二哥呢?

  斯琴:帮人家干活儿去了,吴老懒家盖房子。

  德义乐了,说:他那么懒也能盖上新房子?

  斯琴说:凭他哪行啊?还不是逼着他爸妈拿出了棺材本儿。

  德义:这个吴老懒,真不是东西。

  斯琴:养儿防老,如今变成养儿子老喽。

  德义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

  斯琴乐了,说:你看,我这嘴,岁数大了就管不住。德义,妈说的是吴老懒,你可别——别那啥啊。

  德义:妈,我不能。吴老懒家能给工钱?

  斯琴笑着说:你就认钱儿。帮忙,不管他多懒,盖房子是大事儿,乡里乡亲的,都得去伸把手。

  德义点头,说:大哥、二哥他俩总也闲不着。妈,“虎子”呢?它现在能听懂话不?

  山丹在外屋回答道:让喜鹊领着玩儿去了。你是学习太紧没时间啊,要有时间的话好好训练训练“虎子”,可没有他爸“傻子”那时候听话。都是让喜鹊带的,一天天的就知道疯跑。

  德义大口吃着馅饼,不住地夸“真好吃”。

  “比你们学校食堂的咋样?”山丹笑着问。

  德义咽下去嘴里的馅饼,说:那可强百倍千倍。

  “德义,你在学校也能总吃馅饼?”斯琴好奇地问,因为她简单地想着,那么多学生吃馅饼,那得多少锅一起烙才能供得上啊。

  德义停下了筷子,眼圈儿有些红了,强挤出微笑说:只是不经常吃,食堂嫌费事也不愿意做。

  斯琴乐了,说:我觉得也是。就拿咱家这几口人来说吧,要想吃一顿传统的蒙古族馅饼,你嫂子得忙活小半天儿。

  山丹笑着说:咱家德义懂事儿,知道食堂的馅饼难吃,也就不吃了,想吃就回家来。

  德义苦笑着点点头。山丹转身出了屋。

  其实,德义在学校食堂根本不敢吃馅饼,对他来说那是太贵了。一天能吃上一顿热菜就不错了,大多数是馒头就着家里带去的咸菜。前段时间山丹和德臣给送去的那些咸鸡蛋和一点儿肉干儿,就已经是他改善伙食的宝贝了。家里给德义的生活费非常有限,他必须节俭再节俭。

  德义问:嫂子,桩子和满达最近回来了吗?

  山丹:好像没有。他们学习好像不是太紧吧?

  德义:我也不知道啊,好长时间没联系他俩了。

  斯琴:头两天诺敏来,我还问她满达的事儿呢。她说满达和桩子没考上重点高中,估计考大学费劲,就混个高中文凭再说吧。

  山丹:桩子他爸——咱们的巴音支书对桩子要求挺严,但他就是学不进去。

  德义笑着说:桩子在初中时就这样,满达也是,一提学习就脑袋疼。这俩家伙,怪有意思的。

  斯琴:德义啊,你要好好学,你和他俩比不了。人家没有负担,咱家不行啊,指你出人头地呢。

  德义点头。他很快就消灭了馅饼,自己收拾起碗筷。

  山丹看着空空的盘子,不好意思地说:我烙少了,没吃饱吧?

  “吃饱了,吃饱了,都吃撑着了。”德义边说边“挤”出两个饱嗝儿。

  山丹笑着说:明天我去你百岁哥家再要几把韭菜,还给你烙。

  德义:不用了,吃一顿就解馋了。

  三人正聊天呢,外屋的门“咔”的一声被拉开,随后是“啪”的一声给带上,有人风风火火闯了进来。

  “虎子”被关在了屋外,“汪汪”直叫。

  山丹不用抬头,就知道是小疯丫头喜鹊回来了。

  已是五年级小学生的喜鹊,虽然是个女生却有着男孩子一样的性格,特别贪玩儿,而且爱和男孩子在一起,最起码也得是和她一样“疯”的女孩玩儿。当然,静秋是个例外,喜鹊和静秋关系好,是因为静秋总让着她、包容她。

  喜鹊仗着脑袋瓜儿聪明,学习成绩还挺好。所以,就算到了即将升入初中的紧张复习时刻,仍然忘不了玩儿。山丹说她几次,每一次喜鹊都快把妈妈顶撞到南墙上,山丹也就由她去了。

  “喜鹊!”德义先和侄女打了招呼,然后蹲下身张开双臂,要拥抱她。

  “老叔?”喜鹊很奇怪学习那么忙的老叔怎么有时间回家,她没有回应德义的拥抱邀请,又说,“我都多大了,还整这个?”

  喜鹊撇了撇嘴,转身来到奶奶的身边。德义尴尬了。

  山丹训喜鹊:多大了他也是你叔儿!他想和你近乎近乎不行啊?不知好歹。

  喜鹊瞪了妈妈一眼,然后用鼻子使劲儿吸了几下,乐了。说:我闻到了韭菜味儿了。妈,是不是包了韭菜馅饺子?我最爱吃了。妈,我都快饿死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