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社会乡土 草原有朵山丹花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60章 乌云散尽艳阳来

草原有朵山丹花 牧人霖汐 2169 2019.09.19 18:18

  山丹说:爸,不怪德臣,是我没注意差点儿踩着那条蛇,它回头就给我一口,没啥事儿。

  “是啥蛇看清了吗?”宝力德问。

  “没有。”山丹疼得又咧了咧嘴。

  此时德臣已经坐下来,把山丹的腿抱在怀里,二话不说对着蛇咬的伤口就是猛吸。

  “小心有毒!”山丹赶紧阻止,并度着要把腿往回撤。

  德臣不说话,紧紧抱着山丹的腿,她根本拽不动。德臣使劲儿吮吸,并吐到地上。

  山丹只好嘱咐道:千万别咽下去啊!

  德臣专注地吸着,趁着吐掉血水的空档儿和宝力德说:爸,快把车赶来,我们得马上去苏木卫生院。

  宝力德这才回过神来,又跑过去牵马车。

  德臣却一直没有停下。

  马车赶过来,德臣抱起山丹上了车,说:爸,快走!

  宝力德一挥鞭子,拉车的马就飞驰起来。

  德臣还不停地吸着、吐着,只是基本上吸不出血水来了。

  山丹:应该没事儿了,不用了。

  德臣坚定地说:不行!你别动,别说话,一会儿就到卫生院了。

  山丹:德臣,你小心啊。

  “没事儿,山丹,你别怕。”德臣又吐掉一口,关切地问,“你有什么感觉?”

  山丹:我好像——稍稍有些头晕。

  德臣对宝力德大声说:爸,再快点儿!

  平时看着宝力德都没有底气的德臣,这个时候也敢支使他了。德臣说完,又大口地猛吸山丹被蛇咬的伤口。

  “驾!驾!驾!”宝力德没去计较这些,而把鞭子都轮圆了。

  …………

  卫生院的病房里,山丹已经挂上了点滴,蒙古族医生布河正在给她包扎伤口。

  德臣急切地问:布河大夫,她真没事儿?不用去城里医院?

  布河笑着说:没事儿,现在看来那条蛇毒性不大。打个点滴,再吃点儿药就没事儿了。

  “太好了。”德臣松了一口气,脸上露出了笑容。

  宝力德问:布河,真不碍事儿了?

  布河:放心吧。不信你问问她,看有没有什么不不适。

  山丹笑着说:爸,我没事儿了,现在头也不晕了,清亮多了。

  宝力德:那就好,那就好。刚才差点儿把爸吓死。

  山丹又乐了,德臣也露出笑容。

  布河接着说:还有一点很关键,就是当时处理得很正确、很及时。现在看这蛇只是微毒,不幸中的万幸,咱们孔雀屏草原基本上没有毒蛇,就算有也是微毒,不会有剧毒的蛇。当然,微毒也不能大意,处理不及时人也会有危险,最起码会很遭罪。看来,这小伙子对媳妇真是疼爱啊,能这么做不容易啊。而且,他自己也是在冒险呢。

  山丹深情地看着德臣,德臣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宝力德问:这能有什么危险?

  布河:什么危险?这么说吧,如果这蛇有剧毒,他给吸了,万一咽到肚子里,哪怕口腔有一点儿溃疡破皮儿进入血液,那就麻烦了。有可能救了媳妇的命,自己却没了命。

  宝力德看了看德臣,没说话。

  布河又说:老哥,你这女婿,好样的。

  宝力德还是没说话。

  山丹打完点滴,布河给开了些药,就让回家了。德臣又问山丹的感受,确认真的没有问题了,才决定往回返。

  …………

  出了苏木卫生院,宝力德却没有把车往桂丽丝的方向赶,而是直接奔市场方向去了。

  山丹问:爸,咱们——好像走错了吧?

  德臣也小心翼翼地说:爸,应该是——走反了。

  宝力德头也没回地说:我有别的事儿!

  两人不敢再问了。宝力德特意把车赶到市场,找了一家商店进去,全程他都没有说话。

  “我进去,看看爸要干啥?”德臣征求山丹的意见。

  山丹说:我看算了吧,万一他不想你跟着,又该挨训了。

  不一会儿,宝力德拎着一个大方便袋出来,看得出里面装的是熟食。山丹和德臣相视而笑,山丹握住了德臣的手。

  一路上,宝力德还是没有说话,但听得出他吆喝马的语气里透着高兴。

  等三人到家进了院儿,正在西屋抱着喜鹊和斯琴唠嗑儿的吉雅,立即冲着外面就喊:你们可真行啊,采回个蘑菇山是咋的?怎么去这么长时间啊?

  山丹笑了,没有回答。德臣扶她下车,走路还有点儿不顺畅。

  吉雅惊讶道:这是咋啦?

  山丹笑着说:没事儿,就是不小心崴了一下。

  斯琴:山丹——严重不?

  山丹:妈,一点儿都不重,养两天就好了。

  宝力德把马拴好,进屋把买的熟食放到厨房,从吉雅怀里接过喜鹊,高兴地说:你把这些熟食切喽,再看看家里有啥,整俩菜儿,我和德臣喝两盅儿。

  “德臣”二字也能从宝力德的嘴里亲切地说出?而且要喝两盅儿,吉雅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看着熟食竟然愣了半天。

  …………

  中午饭已经快成晚饭了。大家围坐在西屋,斯琴半坐半依地和吉雅坐在炕里,宝力德和德臣面对面坐在凳子上,山丹抱着喜鹊坐在一旁儿。这个时间点儿,德义还在课堂上。

  宝力德向德臣举起了酒盅儿,德臣诚惶诚恐地站起来,举杯相碰。

  宝力德什么也没说,一饮而尽。

  德臣看了看山丹,也把酒干了。

  斯琴不明白背后发生了什么,见亲家能主动和德臣喝酒,这是从来都没有的事儿啊?她的心里像敞开了两扇门,眼里充满了泪花。

  宝力德频频向德臣举杯,还是一句话也不说。每喝一口酒,他都会看看喜鹊,充满柔情地笑着,喜鹊也和姥爷笑着……

  天近黄昏,宝力德和吉雅要走了。

  山丹一家人想留两人住下,宝力德说:不了,家里还有两个淘气包儿等我们呢。

  德义抱着小狗儿“傻子”也跟着送出来,说:金叔再见。婶儿,来串门儿啊。

  宝力德冲德义笑了,说:这条狗是个好品种,长大了看家护院肯定是个把家虎儿,要好好养。

  德义答:嗯,我一家好好养的。

  吉雅说:德义越来越懂事儿了,好好学习,给你小侄女儿做个好榜样。

  德义答:嗯。

  宝力德有些微醉了。他对德臣说:德臣啊,没事儿多带山丹和喜鹊回家,我和你妈想孩子。

  这是宝力德破天荒头一次主动和德臣说话,而且态度和善,语言诚恳。

  德臣傻住了,都不会接话儿了。

  山丹笑里带泪地怼了他一下,说:你真是傻了吧?

  德臣笑了笑,答应着岳父的话:哎!

  一片乌云散尽,从此就是艳阳高照!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