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社会乡土 草原有朵山丹花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68章 山丹内心的激烈矛盾

草原有朵山丹花 牧人霖汐 2199 2019.09.23 16:16

  山丹一直为自己的头晕、心慌、乏力而担心,生怕身子垮下去,可又不能和德臣说,怕他担心。只有自己默默地撑着。有一天,她突然发现自己又怀孕了,心才放下,认为自己不是得病了,都是怀孕闹的。

  这孩子生不生呢?山丹很矛盾,虽然自己早已经下定决心不再要孩子了,因为家里实在负担不起,而且自己也没那些精力去照顾。可这孩子真的投胎而来,她还是有些犹豫。

  山丹思前想后,将怀孕的事儿埋在心里,和家人谁都没有说。她自己还在进行着激烈的思想斗争。

  因为有心事儿,这段时间山丹的精神状态明显不太好。斯琴看到了就说:山丹,是不是最近太累了?妈看你的脸色可不好,白得都有些吓人啊。

  山丹挤着笑说:妈,我没事儿,你不用担心。

  斯琴:能不担心吗?咱家这条件,吃没好吃的,穿没好穿的,让你受苦啦。要是那只奶山羊还在,也能给你补补,可惜啊——

  山丹:妈,我好好儿的补啥啊?咱家现在比以前强多啦,以前还得挖野菜贴补呢,我也不是挑吃拣穿的人。再说了,有些人吃得肥粗老胖的,还成天喊着往下减肥呢,我才不遭那个罪呢。

  这话把斯琴给逗乐了,说:你这孩子,唉——妈是心疼你啊。这一家子,上上下下、老老少少,不都指着你呢吗?

  山丹拢了拢头发,挺了挺身子,又笑了。

  …………

  然而,山丹头晕的次数更频了,她自己确实有些怕了,她不明白为什么怀喜鹊的时候不这样呢?就找到九月让她帮忙照看斯琴,理由是自己要回娘家住上三两天。

  九月是百岁的媳妇,是山丹的叔伯妯娌,人心眼儿好,把婆婆交给她山丹放心。

  坐在百岁家的炕沿上,山丹不好意思地说:九月,这两天你帮帮忙,给你大娘他们做做饭就行,别的你二哥都能干。

  “二嫂,你可真有意思,和我还这么客气?还帮忙?帮什么忙?都是自己家的事儿。”九月是个爽快的人,说话直来直去。

  山丹乐了,说:你这边儿还有一大堆事儿呢。

  九月:我这块儿都好办,都能走能撂儿的。不用操啥心。

  说妥了九月,山丹这才回家和德臣说:我要回八雁嘎查一趟,我爸妈又想喜鹊了,也许会呆上两天三天的。我和九月说了,她会过来帮着做饭,照顾照顾妈。你这两天最好也别出去找活儿,在家呆着吧。

  德臣说:我送你们去吧。

  山丹:开始可不想着让你送了,现在不用了。金镫和巧凤嫂子正好开三轮车,去办事儿路过八雁嘎查,我和他们说好了,把我和喜鹊捎过去就行。

  能去姥姥家喜鹊当然高兴,嚷嚷着马上就走。安排完家里的各种事儿,山丹才带着喜鹊,搭乘金镫家的车赶往八雁嘎查。

  …………

  在东屋哥嫂的房间,山丹先和大雁耳语了几句,大雁先喜后惊,瞪大了眼睛瞅着山丹。

  正在这时,托娅恰巧也来串门儿了,这让山丹特别高兴。

  托娅激动地喊:山丹姐!

  山丹惊喜地说:托娅?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托娅笑着说:我都回来好几天了。刚才在路上看到大叔和婶儿带着喜鹊玩儿,一问才知道你也回来了,这不就来看看嘛。

  “我一想你就不是来看我的。”大雁笑着说,“两个姑奶奶,快别站着了,都坐下说话吧。站客难答对啊。”

  托娅笑着说:我们姑奶奶回门了,你这当嫂子有啥表示没有啊?

  大雁:有有,有泡牛粪你要不?

  托娅举手轻轻咯吱了大雁一下,说:我们不要,还是你自己留着吧。

  三人闹了一会儿,托娅突然盯着山丹看了几眼,说:山丹,你这脸色怎么白的没有血色啦?是不是累的?

  托娅和山丹从小一起长大,而且同岁,说话特别随便,有时会称呼一声姐,有时就直呼其名了。

  山丹不好意思地笑了,说:刚才我还和嫂子说呢——你来了,也不瞒你,我是怀孕了。

  托娅很兴奋,说:太好了。你可要注意增加营养啊,一看你脸色就知道该补补了,得多吃好的。

  山丹苦笑了一下。

  大雁有些生气地说:增加啥啊。刚才山丹和我说,想——想把孩子做掉呢。

  “山丹,做掉?你疯啦?”托娅特别惊讶。

  “还没最后下定决心呢。我这次回来,就是想让嫂子陪我去苏木卫生院查一查,我最近感觉头晕得厉害,浑身上下一丁点儿劲儿都没有。”山丹面带微笑,说得无比平静,好像不是发生在自己身上一样。

  大雁:托娅,你知道嘛,她啥都没有和德臣说。

  托娅:山丹,别看你是我姐,可也大不了几个月。你这事儿做得糊涂啊,这么大的事儿怎么不和德臣说呢?你怀孕了,你们全家都得高兴啊。

  山丹苦笑了一下,说:对别人来说,怀孕是好事儿。对我们家来说,添人进口就是大负担。我没有做最后决定之前,不能和德臣说,你俩——也要给我保密。

  托娅激动得眼含热泪,她擦了擦眼睛,说:你们要去卫生院,我也跟着。

  …………

  苏木卫生院,妇科医生郝秋月详细询问了山丹的身体情况,简单做了例行检查,然后说:还是化验化验血吧。

  郝秋月给开单子,托娅问:郝大夫,她的情况怎么样?

  郝秋月严肃地说:她面色暗淡、苍白憔悴,经常感觉头昏眼花、四肢乏力、心慌气短。对了,她家的生活状况怎么样?

  大雁和托娅不好回答,瞅着山丹。

  郝秋月笑了,说:我没别的意思,也是想从家庭生活情况了解一下她的饮食结构,看看是不是——缺营养啥的。

  山丹笑着说:我明白。郝大夫,我家条件不太好,负担很重——

  托娅抢着说:她一天吃不上啥好东西,还累得要死。

  山丹看了托娅一眼,没说什么。

  郝秋月:我明白了。按照我刚才的说的,再加上她家的生活状况也不好,我初步分析是贫血。当然,做个化验会更准确一些,主要是看看血液中的血红蛋白的含量。

  大雁问:郝大夫,会不会是因为她怀孕引起的?

  郝秋月:也有这种可能性。

  托娅问:会不会对孩子有啥影响?

  郝秋月:这可真不好说。关键看贫血的严重程度了。

  山丹拉了拉托娅,说:别问了,先去化验吧。

  托娅拿着单子先去交费,山丹说:托娅,等一下,我给你拿钱。

  托娅头也不回地说:你可别跟我扯没用的啦!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