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社会乡土 草原有朵山丹花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90章 斯琴借机去了敬老院

草原有朵山丹花 牧人霖汐 2177 2019.10.04 16:16

  青龙伸手摸了摸“傻子”的大脑袋,表达了自己的亲近之意。然后对山丹说:头两天打听到有人说咱舅爷八斤宝家有獾子油,就特意去一趟。舅爷说以前是有一些,这个要那个要,早已经没有了。

  大雁说:托娅婆家可能会有獾子油,但我不敢确定。我想和青龙去了,没抽出空儿呢。因为托娅以前和我说过,现在还有没有我就不知道了。

  山丹笑着说:那我们马上就去看看,万一要是有,德君大哥就省着遭罪了。

  青龙:我看也行,路不是太远。

  德臣:好。我和山丹这就赶车去。

  大雁:德臣,你那个塔娜的表姑再没来看看你家德君?

  德臣:没有。

  青龙生气了,说:这都什么人啊!真服了他们。

  喜鹊不愿意听大人们唠嗑儿,就问:大舅,我金骄哥和金骏哥咋没跟你们来啊?我们要到草原上一起采蘑菇。

  青龙说:我和你舅妈是偷着出来的,要是让他俩知道不跟着才怪呢。一到苏木见啥要啥,老烦人了。

  喜鹊:大舅,我听话,啥也不要。

  大雁摸了摸喜鹊的头,说:喜鹊就是乖,比你俩哥哥强多了。

  青龙问:喜鹊,那你和大舅去苏木吗?

  喜鹊抬头看着妈妈,眼睛里充满了渴望。

  山丹说:那你到苏木听话吗?

  喜鹊点头:听。

  山丹:不许见啥要啥,要是让我知道,回家就拧你的嘴!

  大雁:瞧你说的。就让喜鹊和我们去吧,回来时顺路再给她送到家里。

  山丹:嫂子,本来我不想让她去。刚才一听说托娅婆家有獾子油,我和德臣得马上去看看,带着喜鹊不方便。

  大雁把喜鹊抱上车,说:没事儿,我愿意带喜鹊去,她懂事儿。那你俩就这么去啊?

  山丹笑着说:现在有马车了,挺方便的,要是放过去,就得走着去啦,路上幸运的话碰到车就坐,没车就得纯拿步量。

  青龙:我不是这个意思。

  山丹和德臣都不解地看着青龙。

  青龙看了看大雁,从兜里掏出二十块钱递给山丹,说:拿着吧,去人家总不能空手儿,还有老人呢,到商店买两瓶酒也是那个意思。

  山丹脸红了,说:哥,我不要,我有。

  大雁一把从青龙手上抢过钱,塞给山丹衣兜里,说:和我们还客气啥?你们去采蘑菇兜里不可能揣钱。快走吧,早去早回。

  山丹笑了,德臣也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说:那我们先走了。

  两伙人就要各奔东西了,“傻子”犹豫着不知跟谁走好呢。

  山丹说:“傻子”,你别跟我们去,也别跟喜鹊了。你自己回家吧,听话,好好看家。

  “傻子”轻轻“汪汪”两声,就往家的方向跑去。

  大雁乐了,说:这狗真聪明。就是这名字让你们给叫的不好,还“大傻子”,不好听。

  山丹笑着说:德义起的,我们都叫习惯了。

  青龙:这狗好像有些年头儿了吧?

  德臣刚要回答,喜鹊抢着说:“大傻子”和我同岁,都八岁了。

  山丹:同岁?你可没有“大傻子”听话。刚才我看你是不是想骑“大傻子”啦?没有个小女孩儿的样子。

  喜鹊一听,就撅起了小嘴儿。

  大雁:别那么说,我们喜鹊也懂事儿了,学习也好。

  青龙:行啦,快走吧。

  德臣这才拉起山丹,和青龙他们说:那我俩走啦。喜鹊,你可要听话啊。

  …………

  德臣和山丹驾驶着马车走在草原上,微风吹来,两人感觉神清气爽。

  德臣闲情大发,边赶车边盯着路旁,发现有萨日朗花就跳下车去采,采完后又快跑追上马上。

  山丹说:快别采了,赶紧走吧。咱们有老多事儿呢。

  德臣笑着把几朵萨日朗花送给山丹。

  …………

  伤的伤、老的老,行动自然不便。德君和斯琴出村不远,德君腿疼得就吃不住劲儿了。

  斯琴拉了拉他,指着路旁大树。德君明白了,把老妈搀扶到树阴处,两人坐在石头上等着搭过路的车。

  有个马车过来了,德君一招手,对方还真停了下来。斯琴赶紧客气地说:大兄弟,我们要去苏木,我这身子走不动了,捎个脚儿行吗?

  对方笑着说:没事儿,上车吧,正好顺路。

  德君高兴地把斯琴扶上了车。

  这辆车走后不一会儿,青龙赶的马车就过来了。阴差阳错,两辆车没有碰到一起。

  …………

  德臣和山丹此行很顺利,真的要到一小瓶儿獾子油。托娅留两人吃饭,两人着急,马不停蹄往回返。

  等两人赶到家时,青龙和大雁带着喜鹊已经从苏木回来多时了,三人都在院子里的阴凉处呆着。“傻子”趴在门口儿,无精打采的。

  山丹好奇在问:哎,怎么不进屋啊?

  喜鹊委屈地说:妈,门锁着呢。

  山丹看了看三人,反问道:锁门?你奶没在家?

  青龙:家里没人啊。我们回来都快半个小时了。

  山丹一皱眉,下意识地说了声:坏了。

  德臣忙问:山丹,怎么了?

  山丹没回答他,赶紧在外屋门边儿的一个墙缝儿里摸了一下,拿出钥匙开门。冲进西屋一看,炕上收拾得干净,再打开柜子,里面也少了不少衣服。

  德臣又问:山丹,妈和大哥呢?

  山丹一咬嘴唇,回答道:估计这真是去敬老院了。

  德臣气得跺脚,骂道:肯定是东院那个孙香撺掇的,这两天她就往这儿跑得欢,还以为我不知道呢。败家的玩意儿!真是“野外的恶狼容易对付,邻居的坏狗难以提防”啊!

  “爸,我要找奶奶。”喜鹊说完就撇着嘴哭了。

  山丹喊喜鹊:憋回去,嚎啥!

  喜鹊怕了,躲在爸爸身后。

  青龙看不过,训自己的妹妹:和孩子喊啥?赖她啊?你这臭脾气得改改啊。我说,现在怎么办?

  山丹:大哥,你家马快,你赶车,德臣咱们三个马上就去苏木敬老院,我就不信,我们当家人的不同意,他们还真能收。嫂子,麻烦你在家帮我看着喜鹊吧。

  大雁拉过喜鹊,说:行,那你们别磨蹭了,赶紧去吧。

  山丹喊:“傻子”,不许乱跑,在家听话!

  “傻子”来了精神,稳稳坐在那里,眼观六路、耳听八方。

  山丹三人赶到苏木敬老院时,斯琴和德君正在院长室里和恩和院长求情呢。

  斯琴央求着说:恩和院长,人们都说你心可好了,就收下我们娘俩吧。我儿子又聋又哑,腿也烫伤干不了活儿。我们孤儿寡母的,你不收留我们,让我们可怎么活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