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社会乡土 草原有朵山丹花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94章 姓史的牵走了看家狗

草原有朵山丹花 牧人霖汐 2066 2019.10.06 16:16

  一家人万万没有想到,史纯江想在的“物”竟然是“傻子”,这让他们很难接受!敖德君是去帮着三叔敖嘎尔迪家临时看几天牧点儿,他要在家,面对这种情况也会大“吵”大闹的。

  面对德臣的质问,山丹气得大喊:敖德臣,你就是个浑蛋!欠人家钱咋不早想着还呢?不把“傻子”给人家,难道还要把我卖了不成!

  山丹自进了敖家的门,几乎从来没有发过这么大的火!自己竟然呜呜哭了起来。

  斯琴也有气,可冲谁发呢?她还得安慰山丹说:山丹啊,你别说德臣了,有啥都冲妈来,是妈不对啊。

  “没有嚼烂的肉别咽下肚,没有熟虑的话别说出口!”史纯江又说,“行啦,你们一家人别给我演戏了。让不让我牵狗吧,给个痛快话儿?”

  德臣的牙都要咬碎了,挤出一个字:牵!

  史纯江几乎是跳下了炕,往外就走,生怕他们反悔似的。

  敖德臣含着眼泪把“傻子”抓住,拴上绳套儿,不住地抚摸它。“傻子”特别乖地任凭主人摆弄。

  斯琴坐在西屋炕里哭。山丹趴在东屋炕上哭。

  德臣对“傻子”说:“大傻子”,听话,跟这人走吧,一定要听话啊。

  “汪汪汪……”“傻子”叫了起来。

  德臣把绳子递给史纯江,“傻子”对史纯江呲牙,德臣赶紧说:“大傻子”,别那样,要听话!

  “傻子”低下头。

  史纯江把绳子系在摩托车后架上,就要发动摩托车。

  山丹从屋里冲了出来,喊:等一下!

  史纯江以为她要反悔,说:绳子已经递给我了,这狗就是我的了,反悔不好使。

  山丹冷冷地说:你要“傻子”想干啥?

  史纯江答:我牧点儿上需要一条好狗,看家护院的……

  山丹没理他,抱住了“傻子”,和它贴脸儿,温柔地说:“傻子”,到那儿你要听话,别乱跑啊。别想我们,我们想你了,会找机会看你的。你真是我们的好“傻子”,我们对不起你啊——

  山丹说着说着又哭起来。

  史纯江:行啦,我该走了。

  山丹擦了擦眼泪,站起身,对史纯江冷冷地说:叔,我再叫你一声叔,当初借我们钱,我感谢你。但是我金山丹把丑话说到前喽,如果你把“傻子”卖给城里的狗肉馆,可别怪我不客气!我豁出命不要,都会和你干到底!

  史纯江赶紧笑着说:放心吧,不能,那样我还舍不得呢。再说,那也不是人办的事儿啊。

  山丹:那就好!

  德臣对史纯江怒目而视。

  摩托车发动了,“傻子”回头看着德臣和山丹,眼角儿挂着泪珠……

  …………

  “傻子”被牵走了,山丹像是被牵走了魂儿,德臣像是被牵走了尊严,斯琴像是被牵走了多年的亲情,总之,三人都特别的伤心。

  中午,喜鹊高兴地进了家门,见家里人都哭得像泪人儿似的,就问:怎么啦?

  没有人搭理她。喜鹊到厨房一看,午饭也没做啊。

  喜鹊到院子里没见到“傻子”,就喊:“傻子”“大傻子”——

  山丹没好气地说:嚎啥呢?闭嘴!

  喜鹊进屋又问:“大傻子”哪儿去了?

  斯琴不说话,德臣也不回答。

  喜鹊还问:妈,“大傻子”呢?

  山丹:死啦!这回你满意了吧?以后谁也不许提“大傻子”!

  “啊?”喜鹊一听惊呆了,一看家里这氛围,真的相信“傻子”死了。她也忍不住哭起来。

  山丹坐起身,对喜鹊喊:哭什么哭?等我死了你再哭!

  “傻子”被牵走后,相当于家里少了一个成员,全家人都陷入了悲痛和想念之中。喜鹊不敢问“傻子”是怎么死的,怕又挨训。但她想它啊,一想起来就哭,有时半夜里做梦还哭,梦话里都喊“大傻子”。

  德臣和山丹醒了,看着喜鹊这样想念“大傻子”,心里更难过了。

  德臣一个劲儿地自责:山丹,都是我没出息,还不上人家的钱。

  山丹叹口气,说:现在说这些还有什么用啊?人啊,就怕没囊没气,史纯江那天说的话,多噎人啊?也好,让我们都长长志气,把钱都还上,把日子过起来!

  “我知道。”德臣想了想,又说,“山丹,你说,咱们要是凑够了欠史纯江的钱,能不能把‘傻子’要回来?”

  山丹笑了,说:德臣啊,你快赶上喜鹊天真了。你就没想过,他史纯江就是奔咱家“傻子”来的吗?

  德臣索性翻身趴在枕头上,说:不能吧?

  山丹也翻了个身,说:怎么不能?没听他最后说家里牧点儿需要一个大狗吗?为啥咱们怎么求都不行非得逼着还钱?十多年了他从来没这样要过吧?

  德臣点头,说:以前来要过两次,一说家里太紧,他也就回去了。从来没像这样地逼过我们。

  山丹:这就对了。还有,他来要钱却连咱们凑的三百块钱都不拿,就要“傻子”呢?

  德臣想了想,说:也是啊。对了,肯定是李三那小子和他串通好的,他俩可是妹夫和大舅哥的关系啊。

  山丹:算你开了窍儿。说一千道一万,就是咱穷啊。但不幸中的万幸是,他们不会伤害“傻子”。

  德臣:如果他们伤害了“傻子”,我真敢和他拼命。对了,过两天大哥就该从三叔牧点儿回来了,怎么和他解释啊?

  “大哥还好办,他是明事理的人。”山丹又叹了一口气,说,“现在看,不是你想和人家拼命啊,还有一个人要和咱俩拼命呢。”

  德臣:谁啊?

  山丹说:喜鹊咱们算是暂时糊弄过去了,当然,她也心不甘,只是不敢追问。最头疼的就是德义那一关,怎么过,你想到了吗?

  德臣立刻就蔫了。

  “对合群的山羊恶狼也不敢进犯,对离群的骆驼山猫也敢偷袭。你还得和德义好好说,包括大哥,不能闹崩喽。”山丹说完拉亮电灯,给喜鹊正了正枕头,起身要出去。

  德臣:干啥去?

  山丹:废话!这时候能干啥?上厕所呗。

  德臣傻笑一下,趴在被窝里想心事。

  山丹来到院子,特别往狗窝里看一眼,里面空荡荡的,自己的心里也空荡荡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