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社会乡土 草原有朵山丹花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65章 耳光的滋味不好受

草原有朵山丹花 牧人霖汐 2133 2019.09.22 08:08

  李喜子下午放学回来比每天都早,而且进屋就开始写作业。这让李铁链和包小兰都感觉很奇怪。

  李铁链笑着说:我儿子今天出息了,都知道先写作业啦。

  李喜子头了不抬地说:别打扰我。

  包小兰:今天你咋不和金骄、金骏他们疯了?是不是上午打架记仇了?咱们可不能这样啊,做人肚量要大一些。

  李铁链:儿子,好虎架不住群狼。爸教你啊,以后老金家那俩小子要是一起上,你就说“是好汉就单挑,是狗熊就俩欺负一个”,他俩就不好意思合伙了。然后你就瞅准了,抽冷子给金骏一拳——别打脸啊,打肚子,打不坏——

  包小兰赶紧制止道:李铁链,有你这么教育孩子的吗?

  李铁链喊:我这可是亲爹!

  包小兰也喊:我也不是后妈啊?

  李喜子大声说:我是你们的真儿子!行了吧?别吵吵啦,真烦人。

  “还是我儿子说的对,真儿子,爸就得好好教你绝招。你们都别打岔——”李铁链又比比划划地说,“不行——不能对金骏出拳,这小子挺猛,虎啊,下手狠啊。那你就先对付金骄,别看他大,但这孩子就是个小面瓜儿——”

  包小兰又喊:李铁链——

  李喜子也说:爸,你这样——不行。最后惹火了,人家哥俩还得一起上。

  李铁链:那咋办?让你妈再给你生个弟弟?最好是又胞胎——

  包小兰:别在孩子跟儿前胡说八道!

  李喜子乐了,说:要生就生个妹妹吧。金骄、金骏就有妹妹,可好看了。

  李铁链:金青龙家就俩孩子,上哪儿偷妹妹去?别瞎说。

  李喜子:我没瞎说,是金骄他大姑家的,叫喜鹊。今天喜鹊就来他们家了,放学他俩就往回跑,要不我们就在一起玩儿了。

  李铁链眉头一动,说:原来——那谁回来了?

  包小兰:你想啥呢?

  李铁链:我啥也没想啊?

  包小兰:和我装?你都心动了,我看出来了!我警告你,你是不是挨揍没够儿?看来金山丹那一嘴巴子打的还是轻!你要再这样,我也补你几个大耳光子!

  李铁链狠狠地瞪着包小兰,一言不发,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

  包锁听到这三口人的对话,知道山丹回来了,就琢磨着:山丹回来了,而且带着孩子,不用说,敖德臣也得跟着。家里——还有敖德君——他应该去打工,不然也得去地里干活儿——

  包锁悄悄出门走出嘎查,都快到百灵敖包了,又琢磨开了。想了好一阵子,才调头往回走。

  …………

  胡算计背了一捆草往回走。到临溪峰下时,实在有些太累了,在一株大树下把草一扔,把镰刀往草捆上一扎,坐下来休息。他随手薅下一根草棍儿放在嘴里咀嚼,然后背靠大树闭目养神,脑子里却琢磨着昨晚看书的内容,开始神游了。

  “这位大哥,麻烦一下——”有人喊他。

  胡算计微微睁开眼睛,看到一个男的立在眼前,眼睛再睁大一些,看到了他身旁还有一个女的。

  胡算计坐直身子,问:有事儿?

  男子恭恭敬敬地说:大哥您好,我来桂丽丝嘎查找吴文,您知道他家住哪儿吗?

  一听对方找自己讨厌的吴老懒,胡算计又把眼睛闭上了,身子开始往树上靠,嘴又动了,开始嚼着草棍儿。

  那男的赶紧喊:大哥,大哥,先别睡啊——

  胡算计半睁关闭着眼睛,神秘地说:你俩不懂,我这不是睡,是在消化吸收。

  “消化吸收?”那男的看看胡算计的嘴,又看看旁边的那一捆草,很是惊讶。

  胡算计把嘴里的草棍儿一扔,坐直身子说:你想啥呢?真把我当成吃草的啦?我说消化吸收的是书上的知识!《易经》听说过没?“五行八卦”知不知道?瞎寻思啥呢!

  那男的乐了,说:对不住啊,大哥。我真不知道您懂这个,真厉害,看来您也能打卦了?

  胡算计有了笑模样,问:找吴老懒——就是吴文,你俩是他什么亲戚?

  那男的说:我俩是他姐夫那个屯儿的,我叫阿木尔,这是我媳妇,叫腊梅。找吴文家,是因为他姐托我们给他介绍个对象,我俩这不就想先来看看,了解了解真实的情况。

  胡算计盯着男的,盯得他都发毛了,这才开口:你叫阿木尔?

  阿木尔点头。

  胡算计:汉语翻译过来就是“太平”的意思?

  阿木尔又点头,问:您懂蒙古语?

  胡算计:不懂,我是纯正的汉族。但我知道,别看你叫太平,但你们此行可不“太平”啊。

  腊梅问:因为啥?

  胡算计神秘兮兮地笑了笑,说:不瞒你们说,我看出这位阿木尔兄弟印堂发黑啊,虽然不敢说会有血光之灾,但今天肯定会诸事不顺啊。

  腊梅笑了,说:不能吧,我怎么没看来呢?是不是他昨晚熬夜了眼圈儿黑了?

  胡算计笑了笑,说:那是谁都能看出来的?两眉之间的地方才叫印堂,在面部中间的最高处,在面相十二宫中为命宫。顾名思义,印堂就如生命之宫,在面相中起着决定性的作用。而且,印堂的颜色、形状,宽窄都会影响一个人的运势以及其他方方面面。有口诀讲,印堂光明主聪明,宽广平满定太平;低陷狭窄无好运,如若发暗祸端生……

  胡算计的长篇大论把两人说得云山雾罩的。阿木尔赶紧截住胡算计的话,说:行了,我服了。您说的这些我有些蒙。我想问一问,您怎么称呼?

  胡算计乐了,说:但求平安,莫问姓名。

  阿木尔也乐了,说:我懂了。那我就问您,您真能算?

  胡算计不说话了,一脸不屑有神情。

  腊梅捅了捅阿木尔,他又说:这样,您先给我算算,如果算准了,我不但信,我还不会让您白算的。

  胡算计:算啥?

  阿木尔:算啥都中。要不就说我们家的事儿,只要说准三样,我就给您三十块钱。

  胡算计两眼发亮,说:此话当真?

  阿木尔把钱掏出来,数出三十块拿在手上,说:钱我拿出来了,您开算吧。

  胡算计装模作样地摆弄手指,说:你家房子坐北朝南——

  阿木尔和腊梅对视一眼,有些惊讶。

  胡算计观察到了,面有喜色,接着说:你家门前一百米之内,有几棵大树——

  两人又点头。

  胡算计:你家方圆一千米有一条河,常年流水——

  腊梅有些兴奋,说:对啊。你去过我们嘎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