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社会乡土 草原有朵山丹花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61章 山丹不用化妆品

草原有朵山丹花 牧人霖汐 2088 2019.09.20 08:08

  【三年后·2000年】

  三年过去了,记录时间的开头两位数字从“19”变成了“20”,这不只是记录了一千多天的流逝,而是代表着历史又一次跨越了百年,进入21世纪。

  人们都说2000年是千禧年,是人类开创新世界新纪元的里程碑,定会好运连连,定会顺顺利利。然而,对于敖家这样的、极为特殊的困难家庭,千禧年里也有“困”也有“难”。

  一片乌云散去,露出艳阳高照,但乌云只是暂时消散,并未彻底消失。经济上的窘迫,要债人的催逼,让敖家人不能轻松呼吸。

  再苦再难,生活还得继续。再愁再怨,日子总会有希望……

  敖家门前的树山,几只花喜鹊叽叽喳喳的欢闹,展翅飞舞。斯琴端坐在炕里,眼望窗外,嘴里叨咕着:喜鹊叫,喜事到。喜鹊叫,喜事到……

  敖家、金家的“双重宝贝”——喜鹊,已经四岁了,满地乱跑,更有些淘气,和门外的花喜鹊一样,一刻不得安静。

  当初为喜鹊提供营养的那只奶山羊,下的小羊羔都没有站住,它有些老了,不怎么出奶了,但还没有老到吃不下草、走不动路的程度,敖家人一致表示不会放弃它,不管经济上多拮据都舍不得卖掉它,全家人计划着要照顾它到“寿终正寝”,再把它埋葬地临溪峰下。然而,事与愿违,被逼无奈,还是让一个急着要账的人给牵走了。

  和喜鹊一起成长起来的花狗“傻子”,已是高高大大、威风凛凛。于是,有时候家里人又叫它“大傻子”了。

  敖家置办下自己的马车,这也算几年来攒下的最值钱的家产啦。这样,再去哪儿就方便得很,不用四处去借车了。当然,如今再借马车也有难度,因为很多人家把马车挑了,换成了柴油三轮车或者是四轮拖拉机。机械化已经在孔雀屏草原“崭露头角”,并呈现良好的发展态势。这个时候敖家购进马车,并不是逆潮流而行,而是因为——便宜。

  德臣赶着马车,带着山丹和喜鹊去八雁嘎查。“傻子”跟在车后也想去,山丹说:“大傻子”,你别跟我们去了,在家好好看家,别乱跑。

  “傻子”像听懂了一样,“汪汪”叫两声,呆在原地不动。

  喜鹊挥着手奶声奶气地喊:“傻子”再见!在家听话,要乖的!

  “傻子”又懂事儿地和喜鹊叫了两声。

  山丹笑着说:喜鹊啊喜鹊,你还告诉“傻子”听话呢,你自己乖不乖啊?

  喜鹊只顾呵呵直乐,德臣也回头笑个不停。

  喜鹊坐在马车里也没老实的时候,一会儿坐下,一会儿跳起来,吓得山丹不错眼珠儿地盯着她,生怕她摔下去。山丹越是害怕,喜鹊越闹、越高兴,气得山丹照她屁股给了两巴掌。

  喜鹊委屈得要哭,德臣回头说:你打她干啥啊?

  山丹:都把她惯得没样儿了,掉下去摔着咋办?

  喜鹊一看爸爸护着自己,就来了劲儿,边哭边说:妈妈打我,一会儿我告诉姥爷去,让姥爷打妈妈。

  山丹笑着说:你小小年纪还学会告状了?好,宝力德是我爸爸,看他一会儿打谁。

  喜鹊擦了擦眼泪,说:宝力德是我姥爷,最喜欢我了,他打你。

  山丹又笑着说:你姥爷最喜欢文静听话的孩子,像你这样淘气,他才不喜欢呢。

  喜鹊一听,竟然安静下来,看着草原的景色露出了笑脸。

  远远就看到了百灵敖包,德臣回过头问:喜鹊,你看前面那个敖包,你还记得吗?

  喜鹊乐了,拍着手说:是百灵敖包。马上就到姥爷家了,我要和金骄、金骏哥玩儿。

  德臣:我的宝贝儿喜鹊记性真好。

  山丹:你就夸吧,把她夸骄傲了你就不美了。都说骄傲一来、跟头就来,你想让你闺女摔跟头啊?

  “看你说的,不中听啊。”德臣嘻嘻笑着,喊了一声“驾”,把鞭子在空中抽得“啪”的一声响,拉车的马加快了速度。

  来到百灵敖包前,德臣把车停了下来。没等山丹发话,喜鹊就跳下车奔敖包跑去。

  山丹赶紧去抓,边追边喊:别跑,慢点儿!喜鹊,别摔着!

  喜鹊这回可是放松了,真像离开了围栏的小马,绕着敖包撒欢儿地跑,山丹在后边都追不上她。

  母女俩边跑边笑。德臣看着两人,笑得合不上嘴儿。

  山丹提醒道:德臣,快截住喜鹊,跑摔了就麻烦了。

  德臣这才走过去拦在女儿前面,一把将她抱住,高高举起,两人旋转起来。喜鹊更开心了,银铃般的笑声传得很远很远……

  进了八雁嘎查,德臣感觉仗义多了,也没有了害怕的感觉了,一切都那么自然。到了宝力德家,德臣停下马车去开大门,喜鹊等不及跳下车就往院里跑,边跑边喊:姥爷、姥姥——

  宝力德没在家,只有吉雅和马大雁在家呢。

  大雁高兴地说:是喜鹊来了。

  吉雅也听到了喜鹊在喊,满脸堆笑地迎了出来。

  喜鹊看了看姥姥身后没有姥爷,稍微犹豫了一小下儿,还是扑到姥姥的怀里,撒娇说:姥姥,我可想你啦。

  吉雅在喜鹊的脑门儿上点了一下,说:你个小人精儿,如果你姥爷在家,你是不是就不找我抱了?

  “都抱。姥爷抱,姥姥也抱。”喜鹊呵呵地笑了起来。

  吉雅看了山丹一眼,亲了喜鹊一口,又盯着山丹看了半天。

  山丹被看得莫名其妙,拢了拢头发,说:妈,我脸上有啥东西?

  吉雅:没有。山丹,妈看你脸色不太好,咋这么白了呢?还是擦什么化妆品了?

  山丹笑了,说:你还不知道我,哪有什么化妆品啊。白?可能是因为最近不怎么出去在屋闷的,地里也没啥活儿我也没被晒着。

  山丹这样一解释也说得通,吉雅又开始逗喜鹊玩儿。

  大雁走过来小声儿对山丹说:你啊,也该用化妆品了。现在你二十五六岁还行,但要不保养,上了三十就不赶趟儿了,到时候皮肤就得像麻皮土豆儿一样。

  山丹呵呵地乐着,没有接话儿。因为,目前家里的经济条件不允许她去考虑自己的“脸”,每一分钱,她都会算计来算计去必须花在刀刃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