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社会乡土 草原有朵山丹花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29章 屋漏偏逢连阴雨

草原有朵山丹花 牧人霖汐 2077 2019.10.24 08:08

  一纸检验单,为孙香“平了反”,还了她“清白”,卸掉了她的“黑锅”,甚至可以说挽回了在扎那家族的“骂名”!医生一席话,也惊醒了扎那这个固执的“梦中人”!不相信科学,寸步难行!

  “都是你,天天让我吃偏方,再吃我就废了!”孙香委屈得哭了,返回桂丽丝嘎查的路上根本不理扎那。

  到家后,孙香趴在炕上又开哭,扎那默默地坐在沙发上,两眼无神,欲哭无泪。

  孙香突然起身,对扎那喊:扎那,你就是个大骗子!怪不得你对我服服帖帖的,原来你心里有鬼又有愧啊!

  扎那一脸无辜地说:天地良心,我扎那敢对长生天发誓!孙香,我根本不知道是自己的毛病,要不早就治了,还用浪费那么多钱在你身上?我傻啊?

  孙香:你以为你尖啊?你就是孔雀屏草原上最大的傻蛋!

  扎那:行行行,你说啥是啥。

  孙香唠唠叨叨地说:我也是个大傻蛋,我怎么就那么听你的话呢?那相信你呢?都说不识真货的傻蛋,把黄金说成粪蛋。我却把你这个粪蛋,一直当成了金蛋捧在手上!我啊——这是什么命啊?

  扎那无言以对。

  平静下来后,第二天,孙香悄悄来找山丹,和她说了检查的结果。

  山丹安慰道:香姐,别有压力,找到病因就是好事儿。大夫怎么说的?

  孙香:大夫说先用药物给扎那调理调理,半年一载的再说。而且大夫也说了,实在不行还有一招儿,按扎那现在的情况,我们可以做试管婴儿。

  山丹好奇地问:试管婴儿?那可咋弄啊?

  孙香:我也不太明白,反正说是当前治疗不孕不育最先进的技术了,只是花费要很大。

  山丹:要我看啊,只要能治就行,钱是人挣的,都不怕。再说了,如果吃药能调理好,那不就更好了。

  孙香点头。

  山丹:香姐,我不得说说你啊。我觉得你不应该对扎那哥那么冷淡,他也不是明知道自己有毛病瞒你。另外,这事儿尽量别往外说,男人是要面子的。你要给他信心,也许对治疗会有好处。

  孙香:是啊。山丹,我都不知道怎么感谢你了。如果没有你,我也不会下定决心去大医院查,也不会找到是扎那的病根儿。如果我当了妈妈,你就是孩子的干妈,行不行?

  山丹乐了,说:别说这个,我可不愿当什么干妈湿妈的,咱们还是做好邻居吧。

  …………

  喜鹊在“草原味道”打工时,偶遇了一位名叫代小的中年妇女,没想到阴差阳错,倒真的成就了一段美满姻缘。

  代小姓朱,也是蒙古族人,左眼睛有残疾,视力几乎为零。但表面上基本是瞧不出毛病,细端详才会发现左眼比右眼稍微小一些。

  朱代小的前夫叫韩学,他一个肩头高一个肩头低,于是得外号“韩老歪”。韩老歪是个好赌成性、嗜赌如命的家伙。刚结婚时,装得还挺像个正经人,不怎么去赌,对代小也很好,还知道往家里拿钱。后来实在赌性难忍、本性暴露,开始肆无忌惮了。再后来赌得野了就不怎么回家,看代小也越来越不顺眼,有时不是打就是骂。代小受不了他的折磨,提出离婚,韩老歪说啥也不同意。后来,代小表示自己什么都不要,净身出户,韩老歪这才勉强点头。

  代小和韩老歪没有生育子女,代小没有牵挂。但离了婚,她却没地方去了。

  代小娘家在一个更为偏僻的农村,整个村子自然条件不好,地少还贫瘠,基本都是山坡的薄地,村民日子过得相对要贫穷。随着这些年国家政策越来越好,扶贫工作深入推进,部分土地进行了整理改造,有些平整的地块还打了机电井,天再旱地也能打粮了。村子也终于有了像样的道路,和外界的沟通顺畅多了,生活条件正在逐步改善,吃得饱、穿得暖是不成问题了。

  但是,代小的娘家人对她很不好。父母都跟着大弟弟朱黑小过,她还有个二弟朱铁蛋刚刚成家。离婚后的她若回娘家只能去大弟弟家,因为生活还不富裕,平白就多了一张吃饭的嘴,朱黑小夫妻俩当然不愿意。

  于是,要强的朱代小选择进城里打工,没有文化、没有技能,年龄又偏大,也找不到好工种。她只能在酒店后厨给刷碗、打扫卫生,干最脏最苦最累的活儿。

  代小在上一家酒店工作时不小心脚下一滑,把五六个一摞儿的盘子都摔碎了。酒店经理想都没想直接就把她开除了。代小去要工钱,经理还理直气壮地说:不让你赔就不错了,哪有什么工钱。赶紧走!

  几乎身无分文的代小含泪离开,漫无目的的满大街转悠。这么大城市,没有一个地方自己可以落脚;这么多的行人,没有一人停下来和自己说上一句话。代小被孤独包裹着,她也把牙关咬得紧紧的,不让眼泪流出来。

  恰巧,代小看到“草原味道”这家蒙餐酒店的招聘启事,就抱着试一试的想法进来应聘。没想到,负责招聘的人没相中代小,她只好垂头丧气地往出走,要到街头继续“流浪”。

  屋漏偏逢连阴雨,船迟又遇打头风。代小出了酒店门,恋恋不舍地回头张望,那一瞬间被喜鹊看到了。

  喜鹊看见了代小眼睛里的无助和泪光,突然想起小时候家里被人逼债,坐在炕上的奶奶斯琴,流露出的就是这样的眼神。

  喜鹊的心被刺痛了。她追上去,拉住代小说:阿姨,您等一等。

  喜鹊说完赶紧转身又跑进屋里去找老叔敖德义。

  代小愣住了,不知道刚才这个小姑娘为啥让自己等着,心里想:她是有什么东西要给我吗?不会把我当成要饭的或者是收破烂的了吧?管她呢,等等再说吧。

  代小反正也没地方去,就索性在一处阴凉地儿坐了下来。正当她胡乱猜想的时候,喜鹊拉着德义快步走来了。

  喜鹊一指代小,说:老叔,这位阿姨挺难的,一看就是老实人。求你和刘仁经理说说,咱们后厨也正好缺打杂儿的,就把她留下吧。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