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社会乡土 草原有朵山丹花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19章 上学打工的都走了

草原有朵山丹花 牧人霖汐 2233 2019.10.19 08:08

  船不到岸不松桨,千篙撑船、一篙靠岸。很多事情的成功,往往都在于坚持不懈和最后的冲刺。德君就是这样的人,说了的话不推翻,做了的事不中断,这不,外出打工的事情终于有了结果。

  德君高高兴兴地回家和德臣、山丹“说”了。

  山丹帮着收拾东西。

  德臣和大哥“说”:要注意安全,不懂的多问扎那。

  两天后,德君要和扎那进城打工去了。临行前,他又把自己亲手用细柳条编的笔筒送给侄女儿喜鹊,“叮嘱”她要好好学习。

  喜鹊拿着笔筒,高兴得几乎要蹦起来。

  德君也特别开心。他特别疼爱喜鹊,喜鹊也特别尊敬这位大伯,别看她总和妈妈顶嘴、吵架,有时也对爸爸发发脾气,但喜鹊从来不和大伯耍小性子。

  德君打工该走了,喜鹊当然清楚大伯是为了这个家,她很心疼,眼里含着泪和大伯“说”:要小心啊——

  …………

  一个星期后,喜鹊也开学了。

  德臣套上马车,和山丹一起送女儿往苏木中学去。“虎子”乖乖地守在马车旁边,它也想跟着去送小主人。

  临行前,喜鹊没有了往日叽叽喳喳的欢快,闷头儿坐在奶奶身边,一言不发。

  斯琴摸了摸喜鹊的额头,问:大孙女儿,你咋了?感觉不舒服?

  喜鹊摇摇头。

  斯琴:是害怕不想上学啊?

  喜鹊还是不说话。

  该装车上的东西都装好了,山丹在外边喊:喜鹊,走了,要不一会儿报到的人多,中午我们该赶不回来给你奶奶做饭啦。

  “哎——”喜鹊痛快地答应着。

  斯琴:去吧,喜鹊。周六周日回来看奶奶就行。

  “再见!”说这话时,喜鹊没有看奶奶,直接出了屋门。

  “好好学习,像你老叔一样,给咱们老敖家长长脸。”斯琴在屋里大声说道,然后,她也下地来到了外屋门口。

  喜鹊没有应答,脸上还是没有笑模样。

  山丹:妈,你回屋吧。不用惦记,喜鹊都上初中了,知道好歹,肯定会好好学习的。

  喜鹊瞪了妈妈一眼,可能是嫌她“敲打”自己了,但她没伶牙俐齿地反驳。

  等山丹和喜鹊都坐稳了,德臣才赶车出了院子。

  斯琴一直站在门口儿向外看。喜鹊始终没有抬头往院里看一眼。

  山丹说:你奶瞅你呢。

  喜鹊不语。

  山丹又说:你奶刚才让你好好学习,你听到没?

  喜鹊还不说话。

  山丹喊:德臣,“虎子”咋跟来了?去苏木人多车多的,把人吓着多不好。

  德臣:那就让它回去吧。

  山丹又冲“虎子”喊:“虎子”,你回家吧,别跟我们去,回家陪奶奶啊,看着点儿家。

  “虎子”停住,目送马车走了一段,才转身往家跑去。

  马车出了村子,走在草原路上,山丹还在叮嘱喜鹊:到学校,要自己照顾好自己,和同学好好处,别任性。这可不像在家里,我们都让着你、都惯着你,别人可没那么好的耐心……

  喜鹊突然大声喊起来:你怎么那么能唠叨啊?从早晨到现在这嘴就没有停的时候,烦不烦人啊?

  喜鹊说完竟然哭了起来。

  山丹很奇怪,说:我也没说犯碍的话啊,至于你这样吗?

  德臣回过头拉了拉山丹,给她使眼色,示意她不要再说话。

  到了苏木中学,金骏早就等在校门口儿。远远看到姑姑一家立即跑了过去。

  作为学校的“老人儿”、初三毕业班的学长,金骏主动担当起向导的作用,使得喜鹊的入学手续办得特别顺利。

  胡静秋也是初三年级了,她也主动过来,陪在喜鹊的身边。给她讲学校的情况,帮助她熟悉环境。

  金骏带着德臣、山丹交完费用从学校财会室出来,有两个人在远处不住地向金骏招手。山丹看到,一个是黄头发,不知道是天生的还是染的;一个是卷头发,不知道是烫了还是自来卷儿。

  金骏向两人摆了摆手,意思是:我有事儿,你们走吧。

  小黄毛儿和小卷毛儿都没有动。

  山丹小声儿说:金骏,这两个人,是不是你妈说的去过你们家的?

  金骏:是的。姑姑。

  山丹疑惑地说:那你——

  金骏:姑姑,你放心,我已经不怎么搭理他们了。我只能慢慢疏远,不能一下子断喽。

  德臣:金骏,你说得有道理。但一定要说到做到啊,跨上马背可再下,许下诺言不可收。千万不能再让你爸妈和我们担心了。

  金骏:我知道了,姑父。

  喜鹊留在了学校,因为有金骏和静秋的帮助、照顾,德臣和山丹多少能放下了心。

  回到家,屋里又剩下三口人儿了,外加一马、一狗。上学的都走了,打工的也走了,敖家有些空落了。

  …………

  德臣和山丹能够同意大哥德君外出打工,有两点考虑,一是出于生活的无奈,德义上了大学、喜鹊上了初中,家里的开销就更大了;二是他和扎那一起出去,交流上没有太多的障碍,扎那也是可以信任的人,会对德君有个照应。

  说实话,扎那确实愿意带德君一起打工也有自己的小九九儿,因为德君人实在,肯出力气,更不会斤斤计较。

  两人都没有什么手艺和技术,到了工地做的都是力工。扎那以能够沟通为由,向工头儿汪胜提出要求,自己想和德君在一组,汪胜爽快地同意了,并警告扎那一定照顾好、管好德君,他又聋又哑,万一出了问题汪胜可概不负责,是你硬把他塞进来的,我是给足你面子了。

  扎那满口应承,他是相信稳稳当当的德君的。其实,扎那他自己也想耍滑头,两人一组的话他可以让德君多分担一些,自己能偷偷懒儿。

  德君干得汗流满面,扎那在一旁乘凉,撩起衣襟扇风。也许,他身上的汗不是干活儿累的,而是扇风扇累的。

  工友沈彬突然把嘴里的烟一扔,喊了声:来了。

  扎那抬眼看到汪胜正向这边儿走来,赶紧起身挥舞着铁锹,并向沈彬点头致谢。

  汪胜走到近前,大手一挥,说:大家都停一下啊,我说个事儿。因为工地走了几个人,工程又紧,只好加班加点儿啦,半个月时间终于拿下了这个工程。我要犒劳大家,晚上大酒店随便造!

  扎那带头鼓掌,喊:好!

  德君很少进城,更没进过大酒店。第一次进这种豪华的地方,看哪儿都好奇。扎那和他“比划”,提醒不要乱动、乱摸,更不要乱走。

  德君连连点头,更显拘谨,本来想上厕所也不敢去。

  围坐在饭桌前,德君实在是憋不住了,和扎那“说”要上厕所。扎那给大致指了指方向,让他快去快回。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