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社会乡土 草原有朵山丹花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30章 心底的挂念

草原有朵山丹花 牧人霖汐 2077 2019.09.09 19:19

  山丹边洗衣服边用眼睛的余光关注着炕上睡觉的女儿,脸上依然是幸福的笑容。

  一大家的生活真不容易,亏得山丹细心打理,有时会变着花样增添一些野菜,不然的话想吃饱饭都是个问题。过去欠的账太多,每攒下一分钱,都要算计着还外债。加之斯琴时常会到卫生院检查和日常吃药,家里的日常支出也不小。

  …………

  包锁在院子里逗喜子玩儿,不时用眼睛瞄着屋里的李铁链和包小兰。

  包锁:喜子,上次姥爷教你背的古诗还记得吗?

  喜子:哪个?

  包锁:就是你背完我给你买雪糕那个,你忘了?那雪糕牛奶老多了,咬一口又香又甜又凉快,这你都忘了?什么记性。

  喜子:姥爷,我没忘,那雪糕可好吃了。

  包锁笑着说:那还想不想吃啊?

  喜子乐了,拍着手说:姥爷,我还想吃。

  包锁:想吃就和你爸爸要去啊。

  喜子:姥爷你带我去。

  包锁一指自己的腿,龇牙咧嘴地说:姥爷腿疼,走不动啦。

  “那我找爸爸去。”喜子说完就跑屋去了。

  李铁链被儿子磨的没办法,自己又不好支使老丈人包锁,只好自己带他去商店。

  包锁解释说:我这腿是老风湿了,可能要变天,感觉不得劲儿,要不我就领喜子去了。

  李铁链:没事儿,我带他也溜达溜达。用买点儿药不?

  包锁摆手道:不用,不用,家里有,我一会儿就吃上。

  见父子俩走远了,包锁赶紧进了屋,看着女儿包小兰,欲言又止。

  包小兰看出了老爸的窘态,问:爸,你是不是有啥事儿啊?

  包锁:我就直说了吧。这不嘛,金山丹生小孩儿了——

  包小兰一听金山丹的名字,脸色当时就不好看了,说:她生不生孩子,和我们有什么关系?她打铁链一耳光我还没找她算账呢。

  包锁:那也赖铁链,嘴太欠。

  包小兰:那也不行。他嘴欠我打你,凭什么她山丹给打啊?

  包锁:你这孩子,糊涂啦?铁链不说人家德臣,山丹能打她?再说这样也好,把他打清醒了,也能死了心。

  包小兰抿嘴一笑。其实,山丹打了铁链后,事情的起因经过她都听说了,但她没有和铁链吵也没和他闹。因为在她心里也觉得这个耳光打得好,还打没了她的“后顾之忧”。

  包小兰嘴上可没服输,说:就算这样,那金山丹还有功了呗?

  包锁:你别急啊,听我说。咱们主要看的是德臣嘛——

  包小兰:他敖德臣有什么可看的?

  包锁:你这孩子,老抢话儿。爸这不是和你商量呢嘛。毕竟咱们也是桂丽丝嘎查的老人儿,你也是在那儿长大的。咱家和老敖家处得也行——

  包小兰:爸,是你自己想和人家好好处吧?

  包锁脸红了,说:一个屯里住着,低头不见抬头见,再说,咱们家也和老敖家有礼情。你结婚时他们家也随礼了——

  包小兰有些吃惊地问:老敖家随礼我咋不知道呢?

  包锁:那还啥都让你知道啊?再说,你那时那么忙,可能早就忘了。

  包小兰:爸,你的心思我知道。按理说当儿女的不应该干涉,但——情况不是那个情况——反正,我是不太同意去!

  包锁有些生气了,说:你这孩子,一点儿人情大道理都不懂呢?他们家生小孩儿,我们去看望看望,别的不用,拿点鸡蛋就行,表示祝贺,有什么不妥?再说,我是特意等到她满月以后才去,就是为了这时候去的人少,我不想声张。

  包小兰:爸,要是咱们桂丽丝嘎查别的人家生小孩儿,你咋去都行,给人家送只羊我都不反对。就是她金山丹家,确实不妥啊。

  包锁:金山丹咋得罪你啦?

  包小兰:人家得罪我啥,是我觉得这事儿再好好考虑考虑——

  包锁:再考虑人家孩子都能下地跑了!

  包小兰看了看窗外,说:行啦,铁链和喜子回来了,这事儿我不想让他知道。

  包锁:我也不想让他知道——

  包小兰:那就别说了!

  “你怎么学得这样磨叨啦?气死我了!”包锁说完,一甩袖子回到自己的屋。

  …………

  八斤宝提着一篮子鸡蛋来到金家。吉雅在屋里先看到了,宝力德瞅了一眼却没动。

  吉雅怼了宝力德一下,说:我舅来了,你动弹动弹?

  宝力德站起身,说:动弹啥?也不是外人儿,前后院儿住着。

  吉雅瞪了宝力德一眼,边往外走边说:你就装吧,要是你舅来你早蹦高儿跑出去了。

  宝力德笑了,八斤宝进了屋。

  吉雅:舅来啦。

  宝力德冲八斤宝笑了笑。

  八斤宝:这不嘛,山丹坐月子我们也没去上。你舅妈让我把这鸡蛋送来,你们去的时候给山丹捎过去。

  吉雅接过鸡蛋,说:舅,不用,您是长辈,不用多想的。

  八斤宝:这是啥话?山丹当妈妈了,我这当舅姥爷的也高兴着呢。给孩子补养补养。

  宝力德:舅,坐吧。

  八斤宝坐下,问:青龙没在家?

  宝力德答:他们一家四口儿去大雁娘家了。

  八斤宝乐了,说:怪不得一进屋就感觉清静不少,原来是金骄和金骏这俩东西没在家啊。

  吉雅:他俩确实是太淘了。

  八斤宝:小蛋子,淘点儿好。但可得看住啊,千万别去河边儿,这个季节保不准会发大水。有时候别看咱们这儿没下雨,上边儿下得大也会下来水。

  宝力德:就是。我们看得紧,水火无情啊。

  …………

  孙香的偏方、草药还在吃,都成药罐子了,但肚子就是不见动静。她靠着墙站在院子里,看着山丹家晾衣绳上搭着的各种尿布,皱起眉头,又噤鼻子又用手扇风,仿佛有多大的味儿似的。

  孙香站了一会儿,向院外走去。发现在一株大柳树下有几个妇女在聊天,便凑了过去。

  诺敏一手拉着让她乱跑,眼睛却盯着孙香说:你得抓紧啊,人家山丹结婚比你晚,现在都当妈妈了。

  孙香:唉,这不是我抓紧就能抓紧的啊。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啊。

  巧凤也凑趣说:那你这丝抽得可够长的了,你上辈子是不是蜘蛛精啊?

  孙香:滚蛋吧!你就不吣好话。

  其他几位妇女也都跟着笑起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