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社会乡土 草原有朵山丹花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45章 宝力德登门去讨羊

草原有朵山丹花 牧人霖汐 2188 2019.09.14 18:18

  八雁嘎查的一处聊天“据点儿”,吉雅从同村人的口里了解到,李三去山丹家把德臣赊回的奶山羊牵走了。一听此事,她立即赶回家要告诉宝力德。

  宝力德在家听收音机呢,吉雅匆匆进屋就问:宝力德,你认识套海嘎查的李三吗?

  宝力德没想到她会冷不丁问上这么一句,说:认识啊,没头没脑的咋问起他来了?

  宝力德关掉了收音机,盯着吉雅。

  “这小子太不是人了!真是‘美丽的草原也会长毒草’啊。”吉雅气呼呼地说。

  “吉雅,怎么了?”宝力德问,并瞪大眼睛看着她。

  “老敖家以前从他那儿借了六百块钱。这不嘛,前几天就追着要,昨天去把人家里赊的那只奶羊给牵走了,还说这都没算利息呢。你说这叫人办的事儿嘛?亏着还沾亲带故的呢,要不然还不得扒房子抽檩子啊?”吉雅气得吐了一口吐沫,接着说,“山丹这孩子活该!都是不听老人言自找的!”

  宝力德有些吃惊,问:你这都听谁说的?

  吉雅:我刚才听包锁说的。昨天他回桂丽丝嘎查,听他们村里人讲的。

  宝力德眉头紧锁,说:包锁还算办件人事儿。李三这小子一屁俩谎儿,好赌成性,肯定又是推牌九输钱了。

  “哼!什么东西啊?山丹营养跟不上,我那喜鹊宝贝儿也精瘦的,本想补点儿营养,全指望那只奶山羊呢,这回彻底没戏了。”吉雅越说越伤心,自己吧嗒吧嗒掉眼泪。

  宝力德一声不响地望着窗外,过了好一会儿,掀开柜子找东西,然后揣进兜儿里起身走了。

  等宝力德出了院门儿,吉雅才想起来追出去喊:你干啥去?

  宝力德听到了,却没回答也没回头。

  金骄和金骏追了出来,喊:爷爷,我俩也要跟你玩儿去!

  宝力德停下来,转身骂道:玩儿什么玩儿?滚回去!

  两个孩子吓得站住不敢动了。

  吉雅:宝力德,你这又是抽的哪门子疯啊?

  宝力德:不用你管!

  …………

  宝力德背着手大步流星走在草原路上,满脸怒气。进了套海嘎查,有认识的村民都和他打招呼,宝力德微笑着回应。相邻嘎查住着几十年了,有的还是父一辈、子一辈的关系,互相间还是比较熟识的。

  宝力德没用打听就很快找到李三家,站在院门口儿看了半天却没发现有奶山羊,便往院里走。李三和妻子史塔娜二人都在。

  李三心里最清楚宝力德为什么会突然到访,显得很不自然。因为有塔娜在身边,他又不能说出来,只好给宝力德使眼色。

  塔娜不怎么明白中间的事儿,正纳闷儿从来没来往的宝力德怎么会来家里呢。从德臣那边儿论,塔娜和宝力德也算是对头儿亲家,她还是热情地招呼:宝力德大哥,稀客啊。今天这么闲啊?

  宝力德笑了笑,算是打了招呼。

  李三赶紧上前拉宝力德,挤眉弄眼地说:大哥,走,进屋坐……

  宝力德没太理会他的邀请,开门见山地说:李三兄弟,奶山羊呢?

  李三用力给他使眼色,又偷偷摆手,宝力德明白这事儿塔娜可能不知道,就不再问了,但也不进屋,四处打量着院子。

  塔娜当然不干了,问到:大哥,什么奶山羊?

  宝力德要给李三瞒着,本可以把话往别的地方拉拉,转念一想这小子太气人了,再加上已经漏了底也不好瞒,就说:塔娜,你还是问李三吧。

  “李三,怎么回事儿?”塔娜横眉立目地盯着李三。

  李三是个怕老婆的主儿,逼着德臣要钱、牵走人家奶山羊的事儿,压根儿就没敢和塔娜说。

  “别跟我装。宝力德大哥从来没到咱家来过,今天突然登门,这里面肯定有事儿。”塔娜说话很有一家之主的霸气,“‘颠狂的马容易失蹄子,慌张的人容易出乱子’,一看你的表情就知道有鬼儿。你趁早儿说明白,别自己找麻烦!”。

  心存侥幸的李三知道“回天无力”了,只好一五一十地说出了事情经过。

  塔娜气得举起了巴掌,李三吓得赶紧躲避。因为有宝力德在,塔娜的巴掌是落下来了,但没有落在李三的身上,而是重重拍在自己的大腿上。她几乎是指着李三的鼻子尖儿质问:谁让你去要的?你是不是作死呢?你把奶山羊鼓捣哪儿去了?

  “在卫利家呢,我六百块钱卖他了。”李三低着头说。

  “卫利?他就知道‘保卫自己利益’!你就跟这些狐朋狗友混吧,早晚得出事儿。啥也别说了,赶紧去把羊给我牵回来,让大哥给德臣送回去。你办的这叫人事儿吗?人家是晚辈儿,德臣和山丹一口一个姑父叫着你,你就好意思伸狗爪子去牵羊?!”见李三不动地方,塔娜又喊,“去啊!你死人啊?长到地上啦?”

  李三不好意思地说:钱——没了。

  塔娜:咋没的?

  “输了。”李三说得声音很低,宝力德和塔娜还是听清了。

  “输了?好!太好了!你这败家玩意儿真敢有脸说出口,我都替你臊得慌!”塔娜极力控制着自己的脾气,接着说,“这样,今天先解决奶山羊这事儿,等回头我再收拾你。当初你发过誓,再上牌桌就剁手,老爷们儿吐个吐沫都是钉儿!先去把羊整回来,不然我连他卫利一起告到派出所!”

  李三只好硬着头皮要往出走,宝力德喊他回来,从兜里掏出钱,说:这是一千块,算我替他们还的债,还有这些年的利息,你赶紧去把奶羊给牵回来吧。

  李三笑嘻嘻的刚要伸手接钱,塔娜一巴掌打在他手上,说:你咋腆着脸伸狗爪子拿钱?

  “大哥,这钱不能要。”塔娜又对宝力德说。

  宝力德说:塔娜,算了吧。欠债还钱,天经地义,拿着吧。

  “大哥,德臣家太困难了,就算我难到要饭去,也不会逼他还钱的。山丹那孩子我听说了,真是好孩子。如果我表哥敖那沁还活着,指不定多高兴呢。行了,不说这些了。李三他——我真不知道,你可别生气。”塔娜解释说。

  宝力德说:我清楚。你还是让李三兄弟收了吧,不然我心里也不踏实。

  “大哥,那也行,但我不能多要,他们就欠我六百元。”塔娜拿出四张还给宝力德,又拿出一张攥在手里,其余的给了李三,接着说,“我这是给宝力德大哥的面子,按说这六百元都不能给你。先去取羊,别的账咱俩回头再算!”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