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社会乡土 草原有朵山丹花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01章 喜鹊的新衣服泡汤了

草原有朵山丹花 牧人霖汐 2099 2019.10.10 08:08

  买新衣服的“专款”被挪用了,面对没理辩三分、得理不饶人的女儿,山丹确实有些头疼。所以,当喜鹊问新衣服时,她没搭话儿。

  德臣不好意思地笑了,首先说:那啥,没选到合适的,等下次,爸再去的话一定给你买回来,挑最好看的。

  喜鹊有些怀疑,问:不会吧?不是说城市可大了吗?怎么连件衣服都买不回来?

  德臣:大是大,可是吧……

  山丹见德臣解释不清,就想到不如索性实话实说吧,也许利用喜鹊与德义之间的亲密感情说事儿,也许她就不追究了。于是开口道:喜鹊,那钱给你老叔买了褥子,他宿舍的床垫子太薄了。你不是最疼你老叔了嘛?他睡得太凉对身体不好,也会影响高考的。

  喜鹊已经知道打扮自己了,所以对新衣服很在意。没想到盼了一天,盼回爸妈却是两手空空,能不气吗?又一听这个原因,竟然伤心的哭了。边哭边唠叨:我不要什么新衣服了,要也没有,你们都给我老叔吧。他能考大学,将来还能养你们老。

  静秋赶紧去拉喜鹊,意思是提醒她说话别太过分。

  山丹:胡说,我们有自己的闺女,凭什么用你老叔养老?

  喜鹊抬起头来盯着妈妈,说:那你们凭什么只给他买东西,不给我买?

  德臣竟然哑口无言。

  静秋对喜鹊说:喜鹊,你老叔多疼你啊?你还和他争这个啊?

  喜鹊来气就不管不顾了,对静秋说:谁稀罕他疼,你要稀罕就让他疼你得了!

  静秋的脸下子就红到了脖子根儿,瞪了喜鹊一眼,没说什么。

  山丹赶紧说:静秋,你别和她一样。喜鹊小,不会说话,你别生气啊。

  “我不生气——”静秋说完低下头。

  山丹又对喜鹊说:你看你,说的那是什么话,把人静秋都惹生气了,不能太任性。喜鹊啊,这个丫头就是太矫情!你大舅家有金骄、金骏两个孩子,没一个像你这样的。

  喜鹊:人家就是有八个孩子,也不偏心!

  德臣也生气了,说:喜鹊,你不像话啦!

  喜鹊不甘示弱,说:像“画”就贴墙上了!

  山丹:你看看人家静秋,比你大不了两三岁,稳稳当当的,你再瞅瞅你?哪有一点儿小姑娘的样儿?这个顶嘴——

  “静秋姓胡,我姓敖,能一样吗?”喜鹊说完转身就跑,又喊“虎子”说,“‘虎子’,你不走等啥呢?等人家把你拿去顶账啊?‘虎子”,走!“

  德臣和山丹气得不知说什么好。

  静秋说:二叔、婶儿,你们别生气,喜鹊就这样儿,一会儿就好了。我去哄哄她。

  山丹乐了,说:唉——她太不懂事儿。那就谢谢你啊静秋,喜鹊听你的,你帮婶儿好好说说她。

  静秋:行。但是——

  山丹:什么?

  静秋想了想,说:但是——你们既然答应她了,没有办到,确实——当然,这是是有特殊情况嘛。我劝劝喜鹊,她应该能理解的。

  山丹苦笑了一下,说:是啊。我们也不好意思,但德义那床都咯人,太薄了,容易凉着坐病。

  静秋:那——他——还好吧?

  山丹乐了,说:德义很好,就是学习累一些,马上要高考了,正冲刺呢。

  “噢——那我看看喜鹊去。”静秋说完也走了。

  山丹望着静秋的背影对德臣说:这孩子,真懂事儿。

  德臣笑了,笑得莫名其妙。

  山丹瞅德臣一眼,问:你咋这么笑?

  德臣赶紧收回笑容,答:怎么了?

  山丹:让人猜不透。

  德臣:还是想想你的宝贝儿闺女吧,如果静秋说不通,咱们怎么哄?

  山丹:哄?多大啦?我就不信,不行就揍!

  德臣看着山丹,好像不认识似的。

  …………

  德君是个闲不住的人,没有零活儿时,就到河边儿割柳条编一些生活用的物件。

  河柳是割一茬还会再长一茬的,德君割柳很认真,会根据不同的编制需求选择不同粗细的枝条。而且,他从来不破坏河柳的主干,为的是保证它的正常生长,这样才会有割不尽的枝条。

  每一次,德君都会割上一大抱,打好捆后,把镰刀往上一边一扎,扛起就往家走。

  开始时,德君就是编些家里常用的土筐和簸箕,后来又自己琢磨编一些盛东西的小筐儿、小篮儿、小桶儿之类的,不但很实用,而且又节省了家里的开支。有时候送人,对方都特别喜欢,也算还一点儿这些年所欠的人情。

  这天,一家人围在一起看电视,靠柜子边儿上放着一捆精心挑选的柳条,还有编了一半儿的小筐儿。

  电视里面正演着外地有人用柳条编织工艺品,德君看得认真。虽然听不见主持人说话,通过口型和画面,基本能明白大致意思。

  德臣没有注意到大哥看得专注,拿起遥控器就换了台。德君马上转过头,极不友好地盯着他。

  德臣拿着遥控器愣在那里,山丹怼了他一下,说:没眼力见儿,没看大哥正看得认真嘛?快拨回来。

  德臣不好意思地对大哥笑了笑,赶紧把台调了回来。

  山丹上前和德君比划“说”:大哥,你愿意看这个节目?

  德君点点头。

  山丹接着比划“说”:那就好好看,你也学学人家,将来也编出那样漂亮的东西。

  德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德君看得特别专心,从中很受启发。从此以后,开始琢磨编些蒙古人生活的用具。如用细嫩的柳条编蒙古包造型、勒勒车造型等,还试着编一些笔筒、花篮、果盘之类的物件,都像模像样的,越编越精致。

  德臣拿在手里,左看右看,很是喜欢,对德君“说”:我估计,这要是拿到市场上,都能卖钱。

  德君乐了,比划着“说”:我就是编着玩儿的,谁能花钱要这东西啊。

  山丹也“说”:我看没准儿,编得多好啊,像真的一样。

  斯琴坐上炕上也高兴,说:这要是有人买可好了,你大哥以后没准儿指这个,能吃上一碗饭儿喽。那不就不愁啦。

  山丹笑着说:妈,看你,又来了。好好的日子,愁啥啊?草原上的河流没有直的,生活哪能都是顺心的?不用愁,放心吧,雨过天晴就会有美丽彩虹。好日子在后头呢。

  山丹的一席话,说得斯琴心里敞亮起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