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社会乡土 草原有朵山丹花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2章 新婚三天回门免了

草原有朵山丹花 牧人霖汐 2077 2019.09.01 08:08

  斯琴勉强能够做饭,实在是不敢用力,快走几步都喘得不行。德君帮着烧火,笨手笨脚的弄得满屋是烟,呛得直流眼泪。德义坐在门口儿,呆呆的望天儿。

  百岁进屋看了看,说:这烟冒的,我在上屋看还以为着火了呢。

  斯琴强打精神说:百岁来啦。

  百岁:大娘,别忙了,我妈都做好了,去上屋吃吧。

  斯琴:不了,一顿二顿行,这日子可长着呢,我们还得自己过。和你妈玉兰说,大娘我们不过去吃了。

  百岁:大娘,你是不是想多了?咱们都不是外人——

  斯琴摆了摆手,笑了,说:还是不去了,谢谢你妈。做这点儿饭,我还能行。

  …………

  胡算计胡成强的小女儿胡静秋三岁了,说话很利索,人小鬼大。就是在家呆不住,总想出去溜达。诺敏被她磨的没办法,突然想到应该去看看斯琴,就带着静秋过来串门儿。

  斯琴已经吃完了饭,正在刷碗,德义在炕上百无聊赖地摆弄着玻璃球。

  诺敏牵着静秋的小手进屋,说道:大娘,忙着呢?

  斯琴回头,说:诺敏?今天怎么有空儿啊?

  诺敏:就怪静秋这丫崽子,在家不呆啊,非要出去走,我就寻思来看看您。

  斯琴站起身,用围裙擦擦手,喘了喘才说:快进屋。德义,别在炕上玩儿了,你诺敏嫂子来了。

  德义:嫂子。

  德义打过招呼竟然脸红了。原来,他和满达年龄相仿,平时在一起都称兄道弟的,喊好兄弟的妈为嫂子,德义真的不好意思。

  斯琴:快坐。静秋,上炕玩儿吧。

  诺敏坐下,把静秋放在炕上,说:大娘,在这儿住习惯不?

  斯琴笑了,说:有啥习惯不习惯的,有个窝住就行。风吹不着、雨淋不着的,挺好。

  静秋去捡德义落在炕上的玻璃球,德义发现后立即跳上炕抢了过来。

  斯琴埋怨道:德义,静秋要玩儿你就给她呗,啥时候学得这么小气啦?

  德义:妈,我怕她含在嘴里,再吃下去。

  诺敏乐了,说:德义想得还真细。来,静秋,和你小叔到外边玩儿去。

  诺敏抱静秋下地,德义乐呵呵地牵着她的小手往外走。

  斯琴嘱咐德义:你可看好了,别摔着静秋啊。

  德义头也没回地答:知道啦。

  院子里,静秋看着德义说:哥哥,我想玩儿玻璃球。

  德臣瞪大眼睛,问:啥?

  静秋:我想要玻璃球。

  德臣:不是这个,我是说——你叫我啥?

  静秋:哥哥。

  德义乐了,说:错了,你该叫我小叔叔。说——叔叔——

  静秋:哥哥——

  德义假装生气,静秋自己却乐开了。

  德义:行,你爱咋叫就咋叫吧,反正我和你哥也是兄弟呢。但玻璃球不能给你玩儿,那是男生的东西。静秋,要不咱俩玩儿猜东西吧。我拿一个玻璃球,你猜在哪个手里,猜对了,你打我一个手板儿。猜错了我打你,行不行?

  静秋:行。

  德义找来小凳和静秋面对面坐下。德义把手背到身后,攥好球后把手伸到前面,手心向下,让静秋猜。

  静秋一指左手说:这个。

  德义把手打开,玻璃球真在左手中。德义伸出右手,让静秋打手板儿。静秋轻轻打了一下,就哈哈地乐了起来。

  诺敏在屋里向门外望了一眼,说:静秋和德义还真对心情,看她高兴的,在家里都很少这么乐。

  斯琴:静秋这孩子听话啊。她几岁了?

  诺敏:三岁。

  斯琴:斯琴,德义正好比她大五岁。

  诺敏:德义和我们家满达同岁——不对,德义比我们家满达大一岁。

  斯琴不好意思地说:是啊,你们家满达和巴音家的桩子是同岁。现在啊,他们三个孩子成了一个班的了。唉——家里穷啊,德义比别的孩子晚上学一年——

  诺敏笑着说:大娘啊,要我说你就是自己找憋屈。晚一年能咋地?那还不得看学习成绩好坏?德义学习成绩可是不错的。

  斯琴乐了,说:学前班能看出啥上下?他就是有点小聪明,成不了大气候。倒是你和成强真有福气啊,儿女双全,多好啊。

  诺敏:大娘,您有三个儿子,也错不了。

  斯琴:小蛋子,哪能像闺女那样疼人啊。

  诺敏:您不还有儿媳妇呢嘛。我可听说,山丹那孩子在娘家时就可懂事儿了,对您也不能差。

  斯琴望向窗外,没有说话。

  满达和桩子走了进来。满达看到静秋在,很是惊讶。桩子更是高兴得不得了,想冲上去哄静秋玩儿,被满达拉住。

  “你别去,让我妈看到我就完了。”满达又说,“德义,静秋怎么在这儿?是不是我妈来了?”

  满达和桩子走了进来。满达看到静秋在,很是惊讶。

  满达:德义,静秋怎么在这儿?我妈来了?

  德义:对,在屋呢。

  静秋看了一眼满达,没有说话。

  桩子小声儿说:走啊,去河边儿。满达咱仨抓鱼去。

  德义:我哄静秋呢。

  满达近前来,小心地向屋里看,然后轻声说:你让静秋进屋,咱们走。别让我妈知道,要不他又该让我回家干活儿了。

  桩子也催促道:德义,快点儿啊。

  德义:不去。我去了静秋没人哄了。

  桩子兴奋地说:那你把她带过来,到时候我哄。

  “那可不行。”满达回绝了桩子,又对德义说,“德义,你真磨叽——”

  诺敏在屋里喊:是满达来了吗?

  满达一听吓得赶紧跑了。桩子边跑边回头指着德义瞪眼睛,很生气的样子。

  德义冲屋里喊:没有,是我和静秋玩儿呢。

  德义笑了,静秋也捂着嘴呵呵地笑。

  …………

  桂丽丝嘎查山坡地里,德君在铲地,满头大汗,他也不歇着。

  自从搬到百岁家的仓房来住,德君虽然也感觉不太适应,但他没有任何不满。对于弟弟,让他掏出心窝子他都舍得。父亲去世了,他就得扛起“长兄如父”的责任。

  德君聋哑,可干活儿绝对是一把好手。平时,他照顾德臣腿脚不好,地里的农活儿很少让他干,总是自己默默地承担。

  …………

  蒙古族的婚俗讲究有很多,各地也有差异。按照孔雀屏草原上的习俗,新婚第三天小夫妻得到女方家,叫作“回门”。规矩大的家庭还会要求在女方家拜天地和祖先,返回男方家后,夫妻俩还要拜天地以及男方家的祖先。

  宝力德和吉雅夫妇对山丹的婚姻始终不满意,特别是德臣在接亲时突然晕倒,村里的人都议论纷纷,说什么的都有。两人觉得丢了面子,很不待见德臣,决定将新婚三天回门的“程序”也给免了。这些,青龙和大雁并不知情。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