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社会乡土 草原有朵山丹花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56章 德义真的不想辍学

草原有朵山丹花 牧人霖汐 2111 2019.09.18 16:16

  德义抱着“傻子”漫无目的地游荡,不知不觉走到了临溪峰下的河边儿,他坐在一株老柳树下,想着心事。德义想着嫂子的辛苦,想着她为这个家的付出;他也想着妈妈的病情,想着她说话时的痛苦;想着大哥二哥的辛劳,想着大哥听不到声音的茫然;想着债主讨债时全家人的无奈……德义泪流满面。

  德义委屈地对小狗儿说:“傻子”,我以后不去上学了,我天天陪你玩儿。不,咱们也不能天天玩儿,还要帮家里干活儿呢。你要快快长大,长的像你妈妈那样强、那样壮……

  小小年纪的德义,承受的太多,似乎也成熟了许多。

  山丹在家一边做晚饭一边嘀咕:德义也该放学了啊。每天都该喂完羊了。

  在到院子里倒脏水时往窗前一看,山丹发现奶羊面前有了一捆青草,又一看眼狗窝里空空荡荡的。知道德义放学了,猜想他可能抱着“傻子”又去桩子家了,也就进了屋。

  天渐渐黑了下来,德君和德臣收工回来,两人把大褂儿在村外的河水里洗过了,拿到家随手搭在晾衣绳上。

  德君还是瞒着德臣胳膊受伤的事儿,偷偷找来布条,去后院儿把带血的那块布换下扔掉,并用脚踢出个土坑儿埋了起来。

  德臣把当天挣来的三十块钱交给山丹,说:今天的。

  山丹瞅一眼,说:搁你那儿吧,明天该给妈买药了。

  德臣笑着说:那你不怕我攒私房钱啊?

  “不怕。能攒下算你能耐。”山丹乐呵呵地说。

  德臣:你那么相信我?

  山丹站直身盯着德臣说:我相信你,更相信钱。大河有水小河满、大河无水小河干,我就不信咱家这条“大河”都缺钱呢,你这条“小河岔子”能攒下钱?

  德臣嘻嘻一笑,再次反问:这么说来,你那次在医院说是自己攒的私房钱,也是假的喽?

  山丹没想到德臣在这儿用话等着自己,笑了,说:行啊,敖德臣,这弯子绕得我直迷糊啊。赶紧一边儿去,别影响我做饭。

  德臣笑了笑,进屋把钱放到柜子里,又出来问:德义呢?今天还没放学?

  山丹也很奇怪,说:早就放学了吧?我看到奶羊吃上了新草,他应该是抱着“傻子”去同学家了,我一忙活就把叫他的事儿给忘了。德臣进屋问:妈,你看见德义了吗?

  斯琴摇了摇头。

  山丹有些慌乱了,自问自答起来:每天放学他都先写作业,今天怎么了?那他能去哪儿呢?应该去桩子家的面儿大,“傻子”也让他抱走了。

  “我去找找。”德臣要往外走,却被山丹拉住了。

  “你走的慢,在家看着喜鹊,再瞅着点儿灶坑里的火别出来。我去桩子家里问问。”山丹说完把围裙解下挂起来,急忙走了出去。

  山丹一连问了两家,桩子和满达两人都说德义回来了,德义在路上还拔了一捆草呢,一起进的村子,德义进了家以后他们才走的。再后来,他俩就没有见过德义,也没听他之前说过要去哪儿。

  山丹有些毛脚了,赶紧回家告诉德臣:我去了桩子和满达家,都说德义回来了,看见他进的院儿。可人去哪儿了呢?

  斯琴喊:山丹,他不会——去河边儿——吧?

  山丹:他要去抓鱼,都是和桩子他们,不能自己一个人去啊?妈,你别担心,我们马上去找。

  德臣特别着急,拉过大哥德君,比划着“说”:德义不知道去哪儿了,现在还没回来,我和山丹去找,你在家看着喜鹊,照看着妈。

  德君点点头,也很着急。

  斯琴:你们,快去——快回!

  德臣和山丹一出院子就开始呼唤德义的名字,又向村头儿走去,就是没有听到回答。

  孙香从家里跑出来追着问:山丹,你们干啥呢?德义怎么啦?

  德臣没有理她,山丹回答说:德义放学回来后人就没影儿了,问谁都不知道。

  孙香顺嘴就说:哎呀,德义可不是乱跑的孩子啊?山丹,是不是你说他啥了,惹着他了吧?

  “你这人是咋说话呢?山丹对德义啥样我们还不知道吗?”山丹刚要回答,被德臣抢过了话头儿,他又嘀咕着,“别人身上的虱子看得见,自己身边的骆驼看不见。”

  “德臣,香姐也是好心。”山丹说完德臣又笑呵呵地对孙香说,“香姐,没有,我啥也没说他。也怪我,今天一忙活竞忘了早点儿招呼德义了,德臣他们回来该吃饭了我才想起他来。”

  孙香还要说什么,感觉到了德臣对她没有好态度,便闭口不言了。她也不追着山丹跑了,在一家门口儿的大石头上坐下,从兜里掏出一把葵花籽,悠闲地嗑起来。

  德臣和山丹呼喊德义,惊动了很多村民,百岁、金镫、巧凤等都热心地加入到寻找德义的队伍。大家开始往村外去找。

  出了村口儿,百岁喊:咱们还是分头儿去找吧,我们几个顺着路往草原上走走。二哥,你们应该去临溪峰那边儿看看。

  “搜寻队伍”自觉分成了两伙儿。

  德义已经听到了嫂子和二哥的喊声,没敢回答。他远远望去,看到嫂子的身影在前,后边跟着一瘸一拐的二哥,还有几个熟悉的人影……

  德义还是抱着“傻子”呆呆地坐着,把脸贴在小狗儿的身上,一声不吭声,“傻子”也不叫不闹。

  人们的心思都在德义身上,孙香想和几个人说几句话,谁都没顾得上搭理她。孙香觉得干坐着没意思,就又追了上来。

  山丹突然想到孙香刚才的那句话——“是不是说他什么了”,可自己没有啊?对了——山丹的脑海里闪过斯琴和自己说让德义不要上学的情景。是不是让德义听到了?

  于是,山丹高声呼喊:德义,德义——你去哪儿了?你这是想急死我们啊!只要有嫂子在,就会让你上学,会供你上初中、高中,供你考大学!

  德义听得真真切切,眼泪扑簌簌掉落。有柳树挡着,大家根本看不到德义。

  人们七嘴八舌地议论开了。孙香吐掉一个葵花籽皮儿,说:我看啊,还是到河边儿看看吧。前段时间下雨发洪水,冲出了个大漩涡,水老深啦,可别——

  山丹一听,整个人就像触电了一样,缓缓的瘫坐在地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