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社会乡土 草原有朵山丹花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71章 冷言冷语冷脸色

草原有朵山丹花 牧人霖汐 2133 2019.09.25 08:08

  山丹进门就往西屋走去,九月拉了她一下,可能是拉得不是很用力,山丹没有感觉到。九月只好跟在她后面一起进来了。

  山丹乐呵呵地说:妈,我回来啦。

  斯琴抬了抬眼皮看了她一眼,阴阳怪气地说:回这破家干啥啊,在娘家好吃好喝有人伺候多好啊。

  斯琴面沉似水,话语里夹枪带棒,把山丹给弄懵了——这是怎么啦?

  “妈——您这是——”这一次,山丹用了“您”,平时几乎都是用“你”。用“你”并不是不尊重,而是更显亲切。看到斯琴明显是生气了,而且话里话外表明对她回娘家很有意见,山丹只好更加谨慎了。

  蒙古族有句谚语,“说话之前考虑好,办事之前准备好。”山丹在说这话之前是考虑了,但没有考虑“好”,一个“您”字倒显得生分了。于是,斯琴把嘴一撇,说:我可当不起“您”啊。谁能拿我当盘儿菜啊?啥事儿不都是自作主张嘛?

  山丹还想解释,她以为是自己回娘家住的久了婆婆生气了呢。其实,事情远没有这样简单。但山丹真的没有往深里想,因为她坚信自己做的事情绝对“机密”。

  九月赶紧过来拉山丹,还给她使眼色。山丹看到婆婆的褥子上有几个葵花籽皮儿,顺手给划拉干净。然后才随九月进了东屋。

  “别希望枯树能结果,别指望自私能成事。”斯琴像是自言自语,其实山丹这屋也能听得到。

  东屋里,山丹还是有些奇怪,对九月说:我平时回娘家,她也不会这么生气啊?这回怎么了?对了,平时基本当天去当天回,最多住了一宿,这次住了几宿,估计是嫌时间太长了吧。

  九月气得指点着山丹,说:你就跟我装傻吧,什么时间长了?根本不是那么回事儿。

  山丹:那是因为啥?

  九月拉住山丹的手,关切地问:二嫂,你和我说实话,这两天你干啥了?

  山丹瞪大了眼睛,说:我回我妈家了,八雁嘎查。大家都知道啊,咋了?不信可以去打听啊,我可没乱走。

  九月:不是你回哪儿,我的意思是问你干了啥事儿了?

  山丹一惊,心想:九月问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那事儿家里知道啦?不可能啊。

  九月见山丹犹豫,扔开她的手,激动地站起身说:行啦,我直说吧,你说实话,你是不是去苏木卫生院做人流儿了?

  九月意识到自己声音大了,还下意识地捂了捂嘴。山丹却惊讶得张大了嘴巴。

  山丹:你——

  九月又压低声音说:把我大娘都快要气死了。你说,有没有这回事儿吧?

  山丹彻底惊呆了,问:你们——怎么知道的?

  九月:这么说这事儿是真的啦?二嫂啊二嫂,你可都糊涂死啦!

  “你们怎么知道的?”山丹还在追问。

  九月:要想人不知,除非你别干。你说,从卫生院出来时,有没有人喊你?

  山丹恍然大悟,说:孙香——

  九月:真是不怕没好事儿,就怕没好人。孙香去卫生院看一个病号儿,恰巧离远处看到你了,当然,她也没看太准。就她那人你还不知道嘛,最爱刨根问底了,到卫生院一打听,啥都打听出来了。孙香那嘴没把门儿,没事儿还找事儿呢,遇到这样天大的事儿,她还不高兴成什么似的?回来一说,事情就成这样了。

  山丹只好苦笑了一下,说:嘴长在人家身上,我也不能给她缝上。知道就知道吧,反正——反正也改变不了啦。

  九月:你啊,说得轻松。德臣二哥刚听说这事儿,就他那样的好脾气、对你那么好的人,都气得直蹦高儿啊。要不是我们拦着,她敢直接跑八雁嘎查找你去!

  山丹不说话。

  九月指了指西屋,说:那老佘太君,更是没法儿劝啊。我看,她这是给你面子啦,要是你平时差一差,刚才肯定就把你骂出去!二嫂,你是咋想的啊?话说回来,你这胆儿也太肥啦。

  山丹:九月,一句话两句话也说不清楚,有空儿再和你细唠唠。你先回家吧,我没事儿。真的,你回吧,谢谢你啊。剩下的事儿我自己处理。

  九月张了张嘴,还是没有说出口,转身进了西屋,对斯琴说:大娘,别生气了,往宽处想。我二嫂也是没办法,她平时为这个家都做了啥,您心里跟明镜儿似的。这事儿出也出了,肯定是有原因的,她肯定有她的难处。您再计较也没有用啦,要注意自己的身体啊。

  斯琴:我注意啥身体,早死早省心。

  九月:大娘,可别么说,多丧气啊。

  斯琴摆了摆手,说:九月,这两天麻烦你了,两头儿跑着,回去吧。

  山丹送九月出了院门,回来时她没有进西屋。她有些晕,进了东屋赶紧扯过一个枕头就躺了下来,眼望房顶,泪水涌出。

  …………

  青龙一直奇怪德臣怎么会对自己和山丹这个态度,回到家就和大雁说:我发现德臣今天不知怎么了,板着脸,对我爱搭不理的。山丹和他说话他根本没理,抱着喜鹊就走了。

  大雁一听脱口而出说了句:完了,他可能知道了。

  青龙:啥知道了?

  大雁赶紧说:没啥。

  青龙:马大雁,你别和我打马虎眼!你们是不是有哈事儿瞒着我?

  大雁见瞒不住了,只好说:我和你说,你千万别让咱爸妈知道。

  青龙:真磨叽!有屁快放!

  大雁白了青龙一眼,说:山丹做流产了。

  “什么?啥时候的事儿?”青龙惊讶得下巴都快掉下来了。

  大雁:在院儿里你喊啥喊?显你嗓门儿高啊?就她上咱家来那天,我和托娅跟她去的苏木卫生院。

  青龙:为啥?山丹和德臣闹矛盾啦?

  大雁:没有,他俩好好的呢。

  青龙:那山丹她不糊涂吗?人家德臣生气,这也是对的嘛。这个山丹啊,从小猪腰子就正。

  大雁给了青龙一拳,说:有你这样说妹妹的吗?还大哥呢,狗屁!

  青龙不好意思了,说:我这是让她气的。这个山丹啊,做事欠考虑啊。对了,你怎么不劝劝她啊?你这嫂子是怎么当的?

  大雁叹了口气,说:我能劝了吗?你是不了解内情啊,山丹的苦衷谁知道啊。

  大雁拉青龙进屋,给他讲了山丹为什么会去做引产的真正原因,青龙听完火气立即顶到脑门子上了,转身就要往外走。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