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社会乡土 草原有朵山丹花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54章 山丹攒不下私房钱

草原有朵山丹花 牧人霖汐 2188 2019.09.17 18:18

  等山丹出去了,德臣才和老妈聊了起来。

  德臣笑嘻嘻地问:妈,包锁来还给扔钱啦?

  斯琴一惊,说:没有啊?

  德臣假装皱眉,说:那山丹怎么这么说的呢?她不是撒谎的人儿啊?

  斯琴一拍大腿,埋怨道:这孩子,也学着嘴快了呢。

  德臣证实了自己的猜测,马上变了脸色,说:我说的嘛,平白无故山丹怎么会有私房钱?

  斯琴瞪大眼睛,质问:你诈我?

  德臣:妈,咱们应该把钱还给包锁!要不,这算什么事儿啊?

  斯琴:怎么还?交了住院费了,你去要回来?行,咱们马上回家,这院我也住不起,那就不住了!

  斯琴说完就要下地,德臣赶紧去拦着。

  同屋的人不知道母子俩因为什么又闹翻了,也不好劝说,只好都借故溜了出去。

  斯琴:敖德臣啊敖德臣,你这段时间作得可没善啊?你这是想气死我啊?

  德臣:妈——

  斯琴:你要再这样折腾下去,就该对坟包儿叫妈啦!

  德臣不得不消停下来,因为他不想再惹妈妈和山丹生气。山丹也转变了对他的态度,一是她自己的气也消了,二是觉得对德臣的“惩罚”也够了。

  一千块钱对敖家真是个大数目,但对于医院来说,那就是毛毛雨。三天后,山丹实在没办法,这才含着眼泪同意让斯琴出院回家静养。临出院时,她恳求张梦龙医生说:张医生,求您一定给开些好药,我会让我妈按时吃的。

  张梦龙想了想说:好吧。我先给你开一周的量,一周后你可以到药店直接去买,这样会——那啥,我把用法和用量都写给你,记得按时吃就行。

  张梦龙本来要说“去药店买会便宜些”,想了想还是没有直接说出来。山丹听明白了,对他更为感激。

  从此,斯琴的吃喝在炕上,拉撒很多时候也要在炕上。德义还小,德君笨手笨脚不方便,伺候的活儿就落在了德臣和山丹身上。

  一边是卧病在床的婆婆,一边是嗷嗷待哺的女儿,还有等着吃饭的三个男人,山丹的担子更重了。可她依然保持乐呵呵的心态,带动着全家人对明天充满着希望——雨过天晴就会有美丽彩虹,所有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

  亲家母出院了,宝力德和吉雅特意过来看望,也是借机看看外孙女儿喜鹊。

  吉雅大包小包带了不少东西,感动得斯琴一个劲儿落泪。弄得吉雅心里也是酸酸的。

  山丹找了个机会,在自己的东屋悄悄把包锁去医院看望斯琴,并给扔下一千元钱的事儿说给了老爸、老妈听。

  宝力德笑了笑,说:这老小子,总算干了件人事儿。

  山丹:爸,你这一说我才想起来,我发现你对包叔好像一直都挺有成见啊?

  没等宝力德回答,吉雅就说:哪是成见啊?简直就是仇敌!也不知道人家老包家哪辈子得罪他了,就是看不上人家!

  宝力德:我就看不惯他得瑟的死样!一瞅这气就不打一处来!

  山丹:说来也奇怪,德臣也最看不上他,现在是一提他们家人德臣就急眼。上次包叔带去的水果都让他给扔了,那一千块钱我们都没敢和他说实话,真怕他拿着钱就还给人家去。

  “没想到,德臣这小子还挺有钢儿啊。”宝力德说完又笑了。

  山丹笑着说:爸,你才知道啊?德臣老有志气了……

  宝力德又撂下了脸,说:行啦,别蹬鼻子上脸啊!

  “瞅你,说变脸就变脸。这一天啊,和你操不起的心啊。”吉雅说完,转身到西屋去抱喜鹊了。

  宝力德指着吉雅的背影和山丹说:你瞅你妈,现在越来越能耐了,动不动就训我。

  “有时候啊,有些人也该训。”山丹说完就吐了吐舌头,然后笑着走开了,留下宝力德独自呆愣着。

  …………

  青龙认识的一个牧场主人陈初一要给羊群做防疫,就是统一进行药浴,需要人手儿。青龙得到消息后马不停蹄地来告诉山丹。

  德臣热情地给青龙倒茶,山丹抱着喜鹊在屋里转悠。西屋,德君一面编着柳条筐一面看着躺在炕上的老妈斯琴。

  青龙伸手逗喜鹊:喜鹊,来,让大舅抱抱,来啊,来啊——

  喜鹊张开双手伸向青龙,把青龙乐得一把抱了过来,然后把她高高举起,喜鹊就呵呵地乐。

  “真是大舅的心肝宝贝儿啊。认识大舅啦?想没想大舅啊?你倒是说话啊?”青龙逗得喜鹊呵呵直乐。青龙把喜鹊放下来,在她小脸蛋儿上轻轻亲了一口。

  山丹说:她认人儿了,咱爸、咱妈来,她也是高兴得不得了。

  “小孩子一天一个样儿。”青龙抱着喜鹊,又转头对德臣说,“我刚才说的就是陈初一家,你上次还帮他家装过羊呢。”

  德臣乐了,说:我知道,那人挺好的。

  青龙:我俩关系还行。德臣,你和德君一起去,他力气足。你俩的情况我也和人家说了,工钱没按两人算,按一个半人给。你觉得呢?

  德臣嘿嘿一笑,说:哥,我听你的。正好地里那点儿活儿早就干完了,我哥我俩都闲着呢。

  “你们没意见最好。”青龙说,“给羊药浴不是难活儿,就是费力气,要小心些。特别是你,脚下要注意。”

  “知道了,大哥。”德臣打心里尊敬这位大舅哥,回答得非常真诚。

  青龙把喜鹊交给山丹,说:我得回去了。家还有事儿呢。

  “大哥,吃完饭再走吧。让德臣陪你喝点儿。”山丹真心挽留青龙。

  德臣:是啊,大哥,再急也不差一顿饭的工夫。

  青龙:不了。以后有空儿再来喝酒。我去西屋看看大娘。

  德臣指了指西屋,说:我妈睡了。大哥,不用去看了。

  青龙:行,那我走了。

  青龙出了屋门,德臣和山丹都送了出来。

  德臣说:大哥,谢谢你啊。

  青龙:咱们还说这干啥。

  在院门口儿,青龙掏出五十块钱塞到喜鹊手里,山丹不让,青龙说:是你嫂子大雁让给孩子的,你们别管。

  山丹:哥,你家还有金骄、金骏呢,我这当姑的都没给他俩买过啥,这钱我不能要。

  德臣:大哥,你们每次来都给,我都——

  青龙:你们就别和我外道啦。金骄、金骏他俩小子亏不着。喜鹊是我们的宝贝疙瘩,得好好爱着。咱爸最稀罕喜鹊了,几天不见就叨咕呢。这钱你就收着,不然你嫂子该生气了。

  山丹只好不再推迟。德臣感激而又不好意思地看着这位大舅哥,青龙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