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社会乡土 草原有朵山丹花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75章 来了两位大说客

草原有朵山丹花 牧人霖汐 2055 2019.09.27 08:08

  发现德臣有了的回应,胡算计更得意了,口若悬河地说:代表“雷”,说明声音巨大,意思这事儿还不小。代表“长子”,这么说吧,你现在有女儿喜鹊,就是长女,可你当然希望生个儿子,也就是长子。所以我断定,你思考的事儿,就是什么时候生个儿子。

  德臣一时惊呆了,但转念一想,认为胡算计就是瞎说,任何一家生了女儿后,也都会想生个儿子的。便开口道:这还用你说?谁家不这样想啊?你是儿女双全了,谁家不想有儿有女啊?

  胡算计:你看你,我给你算出来了你又不信。我告诉你,一垄萝卜一垄菜,谁的孩子谁人爱,别怪肚皮不想生,命中无子求不来。

  “胡说八道!”德臣说完转身就走。

  胡算计:你这人,怎么说翻脸就翻脸呢?要相信卦象,要相信科学——

  德臣琢磨着胡算计的话,心里也不是个滋味儿。路过家门时,他没有进去,而是向临溪峰的方向走去,他要让自己的脑袋好好静一静、凉一凉。

  …………

  在父母铁山和刘杰的强势挽留下,托娅这回在八雁嘎查住的时间较长,山丹回桂丽丝嘎查有几天了,她还没有回婆家去。托娅心里总是惦记着山丹,特别是青龙回来说德臣对她的态度,就更担心了。思前想后,又来找大雁商量。

  见宝力德和吉雅都在家,有些话不好说,便要支两人走。

  托娅说:大叔、婶儿,你俩咋总在家闷着啊?我爸、我妈在家刚熬好了一锅奶茶,加上新炒的炒米,老香了,不过去尝尝?

  吉雅:这个时候你家哪能有新炒米?胡扯。

  托娅:我说还不信,前两天我爸去的苏木街里,买回的散糜子,自己回来做的。

  吉雅乐了,说:你这鬼丫头真没骗我们吧?

  托娅:哪能呢?就算骗,我也不敢骗我大叔啊,他要生起气来,连我爸都害怕他,别人还说阎王爷见了都让三分呢。

  宝力德:滚蛋,就会给我造谣儿。我要有那本事还好了呢,就像孙悟空一样把把那生死簿上我认识的名字都划掉——当然,包锁的不管,最好把日期给他往前提提。

  “尽说些没用的。挺大岁数了,也不怕人笑话。”吉雅又接着说,“得啦,听托娅一说我还真馋了,走,咱俩去看看。如果没有,看我回来怎么收拾她。”

  托娅乐了,说:怎么收拾都行,大不了我往婆家一跑,离开你们老金家。

  “宝力德,你听听,这嫁出的姑娘就是不一样。”吉雅又对托娅说,“如果你骗我,我就把你扣下,让你一辈也别想回婆家,干着急。”

  吉雅一说完,几人就都笑了。

  大雁说道:你们再这样斗嘴啊,那奶茶可就凉了。

  吉雅拉起宝力德说:快走!凉了没有刚熬出来的好喝。

  目送二人出了院门儿,大雁乐了,说:你把他俩支走了,这回有啥话赶紧说吧。

  “啥都瞒不过你。”托娅又收起笑脸,极认真地说,“嫂子,我还是不放心山丹,想去看看她。”

  大雁也严肃地说:我也惦记。但你要是去她家,恐怕不行吧?

  托娅:我去怎么不行?

  大雁:就你们老金家传统的火上房的急脾气,别把事情弄砸喽。

  托娅:还能砸哪儿去?我倒要看看那个敖德臣还敢对咱家山丹怎么样?如果他敢起屁儿,我可不惯着他。

  大雁笑了,说:得,越怕啥你越往上来。要是这样的话,要去你自己去吧,我不敢和你走,别把我再搭里头。

  托娅也笑了,说:你啊,还当嫂子的呢,亏得山丹对你那么好,你说不去还真就不行。我保证控制脾气,咱们是去说合,也不是说离,我会讲究分寸的。

  大雁:你有这个想法,那行,咱们可以去一趟。

  托娅:好,那让我大哥赶车送咱俩。

  大雁赶紧说:得,刚把你这整明白,你再把他挑起来。青龙这家伙我最了解了,他去了准出事儿。我这两天就盯着他呢,怕他偷摸去。带谁也不能带他。

  …………

  大雁和托娅是搭顺路的车到的桂丽丝嘎查。说来也巧,在村口儿临溪峰附近下车往村里走,竟然看到了德臣,他正在一株大树下坐着发呆,“傻子”一动不动地坐在他的身边。

  大雁先看到的,就和托娅说:你看,那边大树下坐着的,好像是德臣呢?

  托娅仔细看了看,说:就是他。走,正好想单独和他唠唠呢,没想到真给机会。

  两人向德臣走来,“傻子”首先听到声音,它回过头来看是大雁,认识,没有叫。

  大雁和托娅来到了德臣身后,托娅咳嗽了一声。德臣回头一看是她俩,眼睛里差点儿冒出火来。都说德臣老实,但老实人发起脾气还真难弄。

  德臣想说话又没说出来,起身就走。“傻子”看了看大雁,跟在了德臣身后。

  大雁喊:德臣,你等一下。

  德臣没停。

  托娅大喊:姐夫,你站住!

  大雁拉了拉托娅,示意她要控制情绪。

  德臣还是没停。

  托娅把在家里表态时说的话全忘脖子后了,又喊:姓敖的,你要是个蒙古族男人,就给我站住,咱把话说明喽!你要是个没有良心的窝囊废,你就走,走得远远的!

  大雁一听,心想:坏了坏了,这小姑奶奶说话不算数啊。

  话让托娅说到这份儿上,德臣还能走吗?气得他转身回来,指着托娅喊:你说,我怎么啦?你俩带着山丹干的那事儿,别以为我不知道!

  “傻子”对托娅不太熟悉,见她对主人喊,就冲着她“汪汪”了两声。

  大雁训斥它:“大傻子”,都是家里人,没你事儿!

  “傻子”低下头,走到一边儿去了。

  托娅竟然乐了,她故意气德臣说:我俩领她干啥了?是骗了、抢了还是偷人啦?你说清楚!

  德臣一时语塞。

  大雁说:德臣,你听我说,确实是我和托娅带山丹去的苏木卫生院,但引产这事儿可不是我俩撺掇的。我俩这可不是推脱责任,因为这里边还有一个重要原因。

  德臣:还能有啥原因?赶紧说!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