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社会乡土 草原有朵山丹花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31章 德义上当“被约会”

草原有朵山丹花 牧人霖汐 2077 2019.10.25 08:08

  经过一宿躺在床上烙饼似的深思熟虑,喜鹊定下了几个步骤,第一步就是要征得老叔敖德义的同意和支持。

  第二天早起,喜鹊洗漱完毕,趁吃早餐的机会就去找德义商量。

  在酒店院里的僻静处,德义听完喜鹊的想法儿,惊讶得瞪大了眼睛,说:你脑子里都是什么啊?你得想着到了大学还得好好学习。怎么小小年纪还学会保媒拉纤儿啦?

  喜鹊嘻嘻一笑,说:这你别管。老叔,你就说这事儿靠谱不靠谱吧?

  德义想了想,点点头,说:反正不是很荒唐。

  “你的意思是行喽?那我就和代小姨挑明啦。”喜鹊兴奋起来了,就要去找代小。

  德义赶紧说:等等,先别急。一是不知道咱家你大伯的条件符不符合代小的要求,二是你大伯的情况你可能也听说了,前些年你妈托人给介绍了一个,人家没看上也没瞧得起咱家,他特别特别生气,发誓再也不找对象了。

  喜鹊:我知道一点点儿,当时我还上小学,对大伯的事儿也不上心。

  德义:我的意思是,就算人家女方同意了,男方这头儿掉链子咋办?

  喜鹊也犯难了,一个高中毕业生,满脑子都是美好纯真的梦想,根本没考虑过这些困难,根本没想得这么复杂。

  突然,喜鹊坚定地说:不行。嘴头的空话连篇,不如用行动实践,有困难就要面对。觉得这事儿行咱们就得试试,万一成功了呢?这样,老叔,我再和代小姨透露一下咱家的情况和我们的想法,看看她啥反应。

  德义看了看喜鹊,没想到侄女还很有主见,说:试探一下可以。水再深蛟龙不怕,山再高猛虎不怕,事再难我家喜鹊不怕!

  “老叔,你取笑我?”喜鹊笑了笑,又说,“如果能找机会,我带代小姨回趟桂丽丝嘎查,让她和我大伯见见面。然后,我再让我爸透透我大伯的底。”

  德义竖起了大拇指,说:好,你大伯的工作,我负责和你爸妈说,由他们去做。你们回家的费用,老叔全包了。

  “一言为定。但要暂时保密!”喜鹊说完,两人击掌。

  …………

  万里行程只开始了第一步,而且这一步也只是思维层面的想法,并没有实质的行动。但喜鹊就有些沾沾自喜了,甚至觉得保媒这种活儿也没啥神秘的,就是介绍介绍双方的情况呗,不难。

  于是乎,当有人求到喜鹊帮忙安排机会和德义见面时,她爽快地答应了。她还自信地认为:这俩人都熟悉,连介绍介绍都给省了。

  喜鹊是把老叔德义给骗出去的。那天晚上下班后,喜鹊故意让德义看到自己要出去,德义把她拦住询问要去哪儿。

  喜鹊装作遮遮掩掩的样子说:还是让你发现了。

  德义:别扯没用的,你要干啥去?

  喜鹊:不是已经下班了吗?你这大堂经理还管我啊?

  德义:是的。我问你要去哪儿?

  喜鹊假装不好意思地说:我同学想请我吃饭。老叔,你忙着,我先走啦。

  德义一把拉住喜鹊,问:这么晚了吃什么饭?是男同学还是女同学?

  喜鹊笑着答:喝咖啡呗。反正是同学,你不用管了。

  德义认真起来,说:不管不行!你爸妈把你交给我了,我就得负责。这么晚了,怎么可以乱跑?

  喜鹊:那我还没有自由了呗?我这么大了,怕啥。再说了,你还能跟着我去看着啊?

  德义了解喜鹊的性格,知道单凭自己是不可能把她拦住的,还不如跟着还能放心一下。于是,把心一横,说:我跟着就跟着!

  喜鹊很不情愿的样子,走在前面不理德义,德义只好在后边紧紧跟着。他不能上前,他知道上前和喜鹊并排走,她肯定不会给自己好脸儿。

  其实,喜鹊在前面是在偷偷地笑。

  喜鹊走进一家浪漫雅致的咖啡馆,德义皱着眉头跟了过来。在一个包间门口儿,喜鹊回头说:到了,老叔,你确定要跟进来?

  德义一咬牙,说:让我看一眼就行。

  喜鹊抿着嘴乐,说:行,来吧,看一眼你就走啊。

  德义瞪了喜鹊一眼,凑到门前。喜鹊轻轻拉开门,德义往里一瞅,立马就傻眼了。趁着德义愣神的瞬间,喜鹊就势把他往里一推,随手关上了门。她整个人乐得都快瘫地上了,把路过的服务员都看懵了。

  和服务员一样懵了的还有小包间里的德义,因为,他对面坐着的是——胡静秋!

  静秋文文静静、落落大方。摇曳的烛光中,笑靥如花,“最是那一低头的温柔,恰似一朵水莲花不胜娇羞”。

  静秋一个“请坐”的手势,让德义触电一般不知所措。那抬手间的温情,好似掠过草原的春风。德义感觉自己的心跳要比平时快一百倍。

  静秋开口道:快坐吧。还让我管你叫“老叔”才行吗?

  静秋说完又笑了起来,

  德义的右手狠狠地自己的左手背上掐了一下,钻心的疼痛让他迅速冷静下来。故意大大咧咧地坐下,问:你什么时候来的?

  静秋:上午就到了。想见你一面啊,可真难。

  德义:于是,你就和喜鹊合伙骗我?

  静秋:可不是这样的。我只是让喜鹊帮我约你,至于她是怎么办到的,我就不知道了。

  德义无奈地笑了笑,心说:喜鹊啊喜鹊,你这个小奸细,害我不浅啊。

  而此时,喜鹊早跑到外边儿,找个没关门的商场逛了起来。

  静秋把咖啡杯往德义面前推了推,没有说话。

  德义四处打量着包间的装修,掩饰内心的不平静。

  沉默。

  咖啡是什么味儿?估计两人都没有喝出来。

  “德义——”还是静秋打破了沉默。

  “嗯——”德义抬起了头。

  静秋柔柔地说:这么些年了,我对你什么样,你应该是清楚的。但你对我什么样,一直不是很明朗,让我心里很难受。所以,今天约你见面,我就想听听你的心里话。

  德义有些为难,但如果依然埋在心里,事情的进展可能会更糟糕。他鼓起勇气说:你是一个好女孩——

  静秋一听他这么说就乐了。这一乐不但打断了德义的话,也打断了他的思路,更把他乐得莫名其妙。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