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社会乡土 草原有朵山丹花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35章 山丹真的瘦了

草原有朵山丹花 牧人霖汐 2199 2019.09.11 16:16

  宝力德从院外匆匆回来,推门进了西屋,金骄、金骏紧跟他的身后,两人打打闹闹的。

  宝力德回头喝斥:你俩别闹了!

  两个孩子相视一笑,稳当了许多。

  宝力德对吉雅说:我想喜鹊了,咱俩去看看她。

  金骄一听来了精神,赶紧拉手爷爷的手说:爷爷、爷爷,我也去,我也想小妹妹了。

  金骏不甘示弱,说:爷爷,我也要去看看喜鹊。

  只要有人夸喜鹊,有人想着喜鹊,宝力德就会高兴。他笑着说:你俩啊,还是在家呆着吧。这次没有车,我和你奶奶要走着去,你俩能走动?

  金骄:能。我还能跑呢,我跑的可快了。

  金骏:我也能跑。

  吉雅正在给喜鹊缝制小棉垫儿,她习惯性拿起针在头皮上蹭了蹭,说:别吹了,等走到桂丽丝嘎查,你俩的小腿儿都得累折喽。

  宝力德:那你是同意要去了?

  吉雅:我同意管用吗?这两个累赘扔不下,谁也去不成。

  宝力德脸色有变,问:青龙两口子呢?

  吉雅停下手里的活儿看了看窗外,叹口气,说道:青龙陪大雁回她娘家了。

  宝力德:啥时候走的?

  吉雅:刚走不一会儿。

  宝力德:连孩子都不带,有啥急事儿?

  吉雅:能有啥急事儿?就是闲的,想去逛逛呗。

  宝力德:还有没有点家教?说走就走,孩子也不管,就知道自己悠悠逛逛的。

  吉雅:那有什么办法?现在的年轻人,生完孩子就算完事儿,哪个不是把孩子推给父母管着?咱们老辈儿的倒成了老奴才了。你就说那个包锁,从桂丽丝嘎查来咱们八雁嘎查,应名是享福来了,说白了就是给人家当老妈子带孩子来了。

  宝力德没好气地说:别提包锁!我烦他!

  吉雅笑了,说:你这人,烦这个烦那个,没想一想自己着不着你烦?

  宝力德瞪了吉雅半天,找不到合适的话语反驳,就挤出自己的口头禅:你懂几个问题!

  吉雅没再说话,继续缝制座垫儿。金骄和金骏感觉到气氛不对,就学得乖了,老老实实上炕,找来一本图画书趴在炕上看起来。金骄还不时用眼睛的余光瞄着爷爷的脸色。

  宝力德:你缝补啥呢?

  吉雅:给喜鹊缝几个小棉垫儿。

  宝力德不问了,如果吉雅不是说给喜鹊做的,他肯定会埋怨几句的。在沙发上闷坐了一会儿,又站起来,肚子里的气没撒出来,憋得心里难受。于是说:人家养姑娘都知道回娘家,我养的这个根本就是忘了还有娘家这个地方。

  吉雅赶紧劝说:你也别生气,山丹带着孩子,没车没辆的怎么往回走?

  宝力德:以后啊,大雁回娘家得和我说一声,别把孩子一扔他们两口子躲心静儿。

  吉雅:别说了,这俩孩子都能学话儿了。

  “我还怕他们不成?”宝力德说完,眼睛一瞪,金骄和金骏赶紧专心看书,假装什么也没听见。

  …………

  这天上午,喜鹊睡得踏实,山丹暗自高兴,自己能有充足一些的时间做家务了。

  突然,从西屋传来咳嗽声,接着是什么东西“啪”的摔在地上的声音。山丹吓得一激灵,赶紧站起身,却把洗衣板带起来又掉下,发出“拍啦”一声响,喜鹊被惊醒了哇哇大哭。山丹稍微犹豫了一下,迅速抓过一个枕头倚在女儿身边,防止她乱动掉到地上,然后就冲进了西屋。

  这段时间斯琴的肺气肿病又发作了,几乎整天躲在炕上,行动特别不便,一有大的动作就会喘个不停。刚才她是想上厕所,自己伸手要拿炕边儿的拐杖没抓住,拐杖摔在了地上。

  山丹冲进屋,看到倒在地上的拐杖和正要起来的斯琴,心放下了。她立即上前扶住,关心地问:妈,你要干啥啊?我真怕是你掉到地上。

  “山丹,我想上厕所。”斯琴颤巍巍地说,“别管我。喜鹊哭呢,快去看看她。”

  “小孩子哭两声没事儿。”山丹说,“妈,你先别动,我给你拿盆儿去,你就在炕上解手吧。”

  山丹要去取盆,斯琴说:不用!我——能动呢,上外边儿吧。

  山丹笑着说:妈,没事儿,就咱娘俩你还有啥害臊的啊?

  没等斯琴再说什么,山丹转身到院里取来一个便盆儿进了屋。

  …………

  山丹服侍斯琴吃了药,她的喘气通畅多了。坐在炕头儿靠着墙,后背处山丹给垫了棉被和枕头,她感觉很舒服。斯琴穿的衣服、铺盖的被褥等,总是干干净净的。这是山丹的原则:衣服被褥可以有补丁,就是不能脏。

  山丹坐在炕中间,侧身为喜鹊哺乳。

  斯琴随手捡着褥子上掉落的头发,说:山丹啊,你嫁过来这两年,真的受苦啦。

  山丹抬眼看了看斯琴,说道:妈,你咋总说这话啊?啥苦不苦的,谁家过日子不这样啊?

  斯琴抬头看了看窗外,又说:别的不说,就这园子,侍弄得多好。原来啊,我们也不太会弄,种菜也种不好,荒草甸子似的。你一来啊,咱家吃菜都不愁了。你太累啦,妈心里有数儿。

  山丹:这不算啥。以前在娘家当姑娘时,我也干活儿。

  斯琴:干活儿和干活儿不一样,没有那么多的外债压着,干了一天活儿,晚上睡一觉就解乏了。咱家啊——压得人喘不过气来……

  山丹:妈,您就把心放在肚子里吧,一切有我们呢。要相信,雨过天晴肯定就会有彩虹,现在累点儿不怕,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斯琴动情了,眼里滚动着泪花,说:你看你都瘦成啥样了?当初嫁过来时,红光满面的。

  “我没瘦啊?那时候我化妆擦粉,现在不化了,哪来那闲工夫儿。”山丹嘻嘻一笑,说完还摸了摸自己的脸。

  “你就骗我吧。不说别的,就说我们这宝贝儿喜鹊,小胳膊小腿儿的,也瘦啊。还不是你营养跟不上、奶水不够嘛”斯琴喘了几口长气,又轻声说,“唉,是我这个老病包子,干吃干嚼不干活儿,拖累了你们,也苦了我的大孙女儿啦。”

  斯琴擦了擦眼睛,伸手爱抚着喜鹊乱蹬乱踢的小脚丫。

  “妈,你想多啦。这就像我和德臣对喜鹊一样,你们当初养我们小,我们长大了就该养你们老。乌鸦都知道反哺,羔羊都知道跪乳,何况是人呢?妈,都是我们应该应分的,你以后啊可别多想了,把自己身体养好了,比啥都强啊。”山丹说。

  山丹充满爱意地看着怀中女儿的小脸蛋儿,眼角也闪动着泪花儿。

  为母则强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