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社会乡土 草原有朵山丹花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70章 最为痛苦的决定

草原有朵山丹花 牧人霖汐 2118 2019.09.24 16:16

  天过中午,托娅和大雁扶着山丹走出了卫生院,山丹咬牙坚持着,似乎每走一步都是钻心的疼痛。

  托娅说:先找个地方坐一会儿吧,我的活祖宗。要不,咱们找个馆子先吃口饭?

  山丹表情痛苦地说:你和大嫂吃吧。我——啥也吃不下去。

  “你不吃我们还吃啥啊,心咋那么大呢?”大雁又提议说,“咱们还是直接回家,你也好好休息休息。”

  山丹点头。

  托娅:行,我去找个车吧。

  大雁:这会儿找谁的车啊?

  托娅:找谁的车也得找,我去农贸市场那边儿,肯定有赶车拉脚的,给他钱不就得了,我就不信找不着。山丹这样儿,没车怎么回去?

  大雁:对,我怎么没想到呢?我过去找去。

  托娅:算了。三人同行,小的受苦,我去吧。先让她歇一会儿。

  两人发现路边有一块大石头,托娅摸了摸,说:晒得挺热乎,就先坐这儿吧。

  扶着山丹让她坐下,托娅才向街里走了。

  山丹轻声喊:托娅,实在没有就算了,我歇一会儿就行。

  托娅:你别管!

  托娅说得挺生硬,因为她对山丹有气,又气又心疼。

  “又是个毛驴子脾气。”山丹苦笑着摇摇头。

  大雁安慰着她说:还不是让你给气的?山丹啊,这回你可得注意身体了。如果生活过得好,怎么能贫血呢?真闹不明白,你啊,何苦遭这罪啊。

  山丹勉强笑着说: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托娅领回一个赶着毛驴车的人,车里铺着毡子,收拾得干干净净的,一看就是平时常拉脚的。托娅还给山丹买回好些营养品,另有一方便袋儿的大红枣。

  大雁小心地扶着山丹上车,山丹客气地说:托娅,又让你破费了,还给我买这些东西。

  托娅说:不破费,应该的,谁让你是老敖家的恩人、老金家的活祖宗呢!

  一句话把三人都逗乐了。乐过之后,又都悄悄掉下了眼泪。

  这时,路的一头儿远远走来了提着水果的孙香,她要到卫生院去看一个病号儿。

  孙香发现前面车上坐着的好像是山丹,就喊了一声:山丹——

  山丹抬头看一眼,吓得赶紧把头低下,并说:大嫂、托娅,你俩也低头。这位大哥,赶车快走!

  孙香见对方没有答应,就自言自语道:难道我眼花看错了?不能啊?

  …………

  山丹去卫生院做了流产的事儿,金家其他人也不知道。大雁只和家人说“山丹有些贫血,得静养,啥大毛病没有”应付过去,宝力德和吉雅稍微放下心,吉雅还特意嘱咐“那就什么活儿都不让山丹干,多做好吃的补补。”

  大雁顿顿给山丹做红枣小米粥喝,外加煮鸡蛋。山丹也不客气,吃不下去也硬吃。她要让自己尽快恢复体力。有时,吉雅偷偷看着女儿狼吞虎咽的吃相,就会掉眼泪。

  喜鹊有两个哥陪着玩儿,又有姥爷无微不至地呵护,并不粘着妈妈,这让山丹难得轻闲。但她只在娘家住了三天,身体恢复了一些就要回去。

  宝力德和吉雅也心疼女儿,要留她再多住些日子,好好养养。山丹心里惦记家里,还是坚持要走。大雁赶紧去找青龙,让他不管手里有什么事儿都放下,必须赶车送山丹和喜鹊回桂丽丝嘎查。

  吉雅还在争取,说:就呆这么两天儿,再住些日子多好。

  山丹:妈,过几天我还来呢。

  喜鹊高兴地说:姥姥,我也来。

  宝力德:好宝宝儿,到家听妈妈话。

  喜鹊:哎。我也听姥爷的话。

  宝力德高兴地在她的小脸上亲了一口。

  吉雅:别就小嘴儿答应得痛快。喜鹊,你妈身体有些贫血,需要好好养,不能累着,你千万别气你妈。

  喜鹊:我不气妈妈,我要对妈妈好。我妈妈是好妈妈。

  吉雅又上前亲了亲喜鹊。

  宝力德嘱咐道:青龙,慢点儿赶车,别着急,在不该颠了。

  青龙:爸,我知道了,放心吧。

  大雁上前拉了拉山丹的手,说:这回真得注意身体啦!

  山丹点头。

  喜鹊躺在车上,看着白云和飞鸟在天上掠过,笑了起来。

  青龙:喜鹊,告诉大舅,你笑啥呢?

  喜鹊:我笑那只鸟呢,飞得那么高。等我长大了,也要飞。

  山丹笑了,说:瞎扯,你怎么能会飞呢?

  喜鹊:我是喜鹊,喜鹊都是会飞的。我姥爷告诉我的,说我能飞得老高老高了,就是现在太小,长大了就能了。

  青龙和山丹都乐了。

  路过百灵敖包,山丹让大哥停车。她下车后没有转敖包,而是虔诚地跪下、双手合十,用心祈祷……

  喜鹊也学着妈妈的样子去做。也许,她只是在祈祷自己快快长大,好在白云间自由飞舞。

  …………

  然而,山丹千思万念最为惦记的家,迎接她的却不是笑意,竟然是冷脸。只有“傻子”对她是亲近的,围前围后地撒娇,这也给了山丹很大的安慰。

  德臣几乎是面无表情地和青龙打了声招呼,就借故有事儿出去了,都没有正眼瞅山丹一下。喜鹊大声喊“爸爸”,他才停下把女儿抱起来就往外走。

  青龙问山丹:德臣这是怎么了?和谁生气了吧?

  山丹笑了,说:没事儿,谁知道他哪根筋搭错了。进屋吧。

  青龙:那我回去了,就不进屋了。

  山丹想了想,说:那你慢点儿,哥。

  青龙:好。你要多注意身体,好好补养补养。你这贫血啊,就是和营养不良有关,别大意喽。

  山丹笑着说:我会注意的。现在都好多了。

  青龙快出院门了又拉住车回头说:有啥事儿就和哥说,别自己闷着。

  山丹点头,乐了,说:我能有啥事儿?都挺好的。走吧,没准儿哪天我又回去了呢。

  青龙走出了院子,山丹的眼泪刷的涌了出来,她赶紧擦拭……

  屋里,九月坐在斯琴旁边,因为和青龙不熟悉,她就没有出屋。见青龙走了她才出来打招呼:二嫂回来了,咋没多住几天啊。

  山丹笑着说:主要是我爸妈想看喜鹊,看着了就行了。这几天辛苦你啊,九月。

  九月:我没事儿。你眼睛咋红了?

  山丹:噢——刚才进了个小飞虫,我揉的。

  九月:哪有这么巧,两只眼睛一齐进了飞虫?

  山丹又乐了,说:九月,你什么时候学得这么絮叨啦。走吧,赶紧进屋。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