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社会乡土 草原有朵山丹花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32章 破鞋露脚尖儿啊

草原有朵山丹花 牧人霖汐 2038 2019.09.10 16:16

  斯琴骂完就咳嗽起来,山丹赶紧上前给轻捶后背,说:妈,德义也不是故意的,没事儿,过两天再买一双,大夏天的穿黄胶鞋太捂脚了。

  斯琴:捂死他算了!挣不来一个门闩,却丢了一块门板。

  …………

  桂丽丝嘎查村路上,德义和满达、桩子边走边闹。

  德义穿的黄胶鞋有两年了,已经小了,大拇脚趾头将鞋顶出个小窟窿。满达、桩子发现了就取笑他。

  桩子笑着唱儿歌:哎呀我的天儿呀,破鞋露脚尖儿。老师让我交学费,我说等两天儿……

  德义追着喊:桩子,你干啥埋汰我?

  桩子边跑边唱:有钱买小鞭儿呀,一放一杆烟儿,气得我的老师,眼泪含眼圈儿。上地偷苞米呀,被撵到河边儿,破鞋不跟脚儿,被抓干瞪眼儿。一人罚十元儿,口袋没有钱儿……

  德义越追,桩子越跑,满达也跟着起哄。德义突然停下,转身就往回走。

  满达喊:桩子,别跑了,德义回去了。

  桩子站住,来到满达身边儿。

  满达对桩子说:德义真生气了。

  桩子喊:德义——德义——别走啊!我不唱了还不行吗?

  德义没有回头。满达和桩子远远地看到他抬起胳膊擦眼泪。

  桩子也生气地说:不实逗,闹玩儿还急眼?没啥出息!

  满达瞅瞅桩子,没说话。

  德义回到家,进了西屋趴在炕上就哭。斯琴很奇怪,赶紧问:德义,你哭啥啊?

  德义不答。

  山丹进屋关切地问:德义,是不是有人欺负你啦?你告诉嫂子,我找他去!

  德义抬头,答:不是。嫂子——

  斯琴有些生气了,说:那你哭的是哪门子?

  德义再次抬头看了看山丹,又趴着哭了起来。

  山丹明白了,这是自己在他不好意思说。就给斯琴使眼色,又用手指了指外屋,然后出去了。

  过了一会儿,斯琴又说:这回你嫂子走了,你说吧,因为啥哭?

  德义停止哭声,抬头四下瞅了瞅,擦了擦眼泪坐起来。

  斯琴:就咱娘俩,你说吧。

  德义:桩子和满达都埋汰我——

  斯琴:怎么埋汰的?

  德义:他俩说我“破鞋露脚尖儿”——

  斯琴笑了,说:扯蛋,谁家凉鞋不露脚尖儿?

  德义没再往下说,又开始流泪了。斯琴感觉不太对劲儿,探身往地上看,发现了德义穿的黄胶鞋,大拇脚趾处都漏了。

  “德义,你凉鞋呢?”斯琴想了想又问,“对了,我好像有几天没看到你穿凉鞋了?”

  正在东屋给喜鹊喂奶的山丹听到这里,也皱起眉头,仔细想着。自言自语:怪不得德义一回家,就有一股脚臭味儿呢,那是黄胶鞋捂的啊?他怎么不穿凉鞋了?

  德义没有回答妈妈的问话,还在无声地哭泣。

  斯琴急了,喊:我的小祖宗啊,你可别哭啦!你倒说话啊?咱家出一个哑巴就快要妈的命了,你可别不哑装哑啊!

  德义:妈——

  斯琴:你这是要急死我啊!别妈、妈的,赶紧说,怎么回事儿?

  德义边哭边说:我的凉鞋——在河里抓鱼——让水冲跑了——

  斯琴气得脸色都变了,喊:咋不把你冲跑呢?啊?把你冲跑我就省心啦!

  山丹安顿一下喜鹊就赶紧跑到西屋,劝说道:妈,你别生气,千万别生气。小孩子弄丢鞋也是常有的事儿,他也不是故意的。

  斯琴指着德义骂道:你真就是个败家子!

  德义又害怕又委屈又自责,哭得更厉害了。

  山丹:妈,一双凉鞋,丢就丢了,赶明儿再买一双吧。

  斯琴:不买!哪有闲钱给他买凉鞋?就让他捂着,把脚捂烂了他就长记性啦!这回正好,破了洞,当凉鞋穿!还怕人笑话?长那脸的话就要长志气,早寻思啥啦?

  …………

  村里有来收鸡蛋的,山丹挎着一个小筐就出去了。斯琴发现了就喊:山丹,那是给你补营养的啊。

  山丹回头答:我这身体不缺营养。卖了换钱给德义买双凉鞋吧。

  看着山丹和小贩讨价还价,坐在屋里的斯琴眼睛又湿润了。

  几十个鸡蛋换了几块钱,山丹让德臣到苏木商店给德义买回了新塑料凉鞋。

  斯琴嘱咐德义:你小子听好喽,这鞋怎么来的你也知道,要是再整没了,你就光脚吧。上秋了、冬天了,你都光脚丫子吧。

  德义不好意思地笑着,还是掩饰不住内心的高兴。

  斯琴:你倒说话啊?

  德义怯生生地说:知道了,妈。

  斯琴:还不知道感恩啊?

  德义穿上凉鞋,站起身,说:谢谢二哥给我买的凉鞋。

  “不用谢我。”德臣边说边给德义使眼色。

  德义往山丹面前凑了凑,恭恭敬敬地说:谢谢嫂子。

  谁也不有想到,德义说完这话,竟然哭了起来。

  “别哭啊,哭啥啊?”山丹赶紧上前给他擦眼泪,又对斯琴说,“妈,这都是我们应该做的,你非要德义谢我们,弄得他都不好意思了。”

  斯琴:坐在树下乘凉,应怀念种树人。穿上了新鞋,更要感谢买鞋人。德义,不懂得感恩,你就不配做孔雀屏草原的男人!

  德义擦干了眼泪,坚定地点点头。

  终于又穿上了凉鞋,而且是新的,德义别提多高兴了。,也知道要特别珍惜,不然就对不全家人,包括小侄女儿喜鹊。因为这鞋是用给嫂子补营养的鸡蛋换的,嫂子没有吃好的补养,喜鹊就会吃不饱、就会瘦……

  …………

  山丹抱着喜鹊来到西屋,本来是想让德义去商店买一袋盐,发现他看小人书正着迷呢,就没有开口。

  斯琴:把喜鹊放炕上吧。

  山丹:不了,妈。喜鹊困了,我抱着悠一悠,她就能睡了。

  山丹抱着喜鹊边走边悠,喜鹊的眼皮在打架,不一会儿真就睡着了。

  山丹安顿好喜鹊,又到西屋小声儿说:妈,我去商店买袋盐。

  斯琴:让德义去吧,小孩子腿儿快。

  山丹:不用了,我也想出去溜达溜达,放放风。

  斯琴乐了,说:去吧。如果喜鹊醒了,我们在这屋也能听到。

  山丹拿着盐从商店出来,恰巧碰到桩子和满达路过,便喊住了他俩。

  山丹:你俩咋不找德义玩儿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