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社会乡土 草原有朵山丹花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92章 包氏父女断绝关系

草原有朵山丹花 牧人霖汐 2022 2019.10.05 16:16

  不怕高声吵架,就怕话儿上赶话儿。因为失去理智、不走脑子的“抬扛”,往往是不给自己留有余地的。

  包锁此话一出,正在气头儿上包小兰毫不犹豫地答:断就断!谁怕谁啊?

  包小兰随口说出这样的话,竟让包锁愣在了那里。说出的话也如同是泼出的水,收不回来了,包小兰她自己也后悔,转向趴到炕上就哭起来。

  包锁没再说一句话,默默回到自己的屋里。

  经过激烈的思想斗争,包锁是那天大清早高家出走的。为了不引起人们的注意,他什么都没有带。而且,还留下一样东西——与包小兰断绝父女关系的协议书。

  协议书是这样写的:由于人生观点不同,包锁与女儿包小兰产生了严重的分歧,造成了不可调和的矛盾。包锁自动自愿与包小兰解除父女关系,今后包锁所做任何事情均与包小兰无关,也希望大家能够理解包小兰。空口无凭,立此为证……

  接下来是包锁的签字、摁的手印儿和日期,包小兰那一块儿签名的地方给空着呢。

  包小兰是喊包锁吃饭没动静后,进了屋发现的这张纸条。她一看就惊呆了,没想到这回老爸是玩儿真的了。

  李铁链见包小兰进那屋有一会儿,就喊:爸起没起来啊?赶紧吃饭啊,我好上地有活儿呢。

  喊了几声还是没有动静,就气呼呼地走进来,看到包小兰拿着一张纸傻站着,嫉妒之火从脚底板一下子窜到脑门子,上前一把抢过纸条,质问:谁给你写的情书,看得这么动情啊?

  包小兰要抢纸条,李铁链赶紧拿开。她狠狠地骂了一句:李铁链,你就是个混蛋!

  李铁链仿佛是抓到了什么把柄一样,也大声喊道:谁做出混蛋事,谁才是混蛋!

  说完,他一边注意着包小兰一边看纸条,只扫了一眼,也呆住了,嘟囔着:这个——才是混蛋!

  包小兰:放你家狗臭屁!

  李铁链转怒为笑,说:你别着急,咱爸就是一时糊涂,我——我这就去把他找回来!

  李铁链刚要往外走,被包小兰叫住了。

  李铁链试探着问:那——那我吃完饭去?

  包小兰:不用找!我倒是要看看,他作用妖能作到什么时候!

  李铁链长出了一口气,小声儿说:真是亲爷俩啊!

  包小兰踢了李铁链一脚,出去了。

  李铁链坏笑道:总想压制我一头,哼!这回让你们老包家人来个狗咬狗,两嘴毛!

  嘴上说不管,包小兰的心里能不惦记着吗?但她有自己的主意,因为她知道敬老院那边儿不会轻易收留老爸的,他碰了一鼻子灰肯定就回来了。

  可是,包小兰失算了,从中午望到晚上,院门口儿就没有出现包锁的身影。

  …………

  敖家平静的生活没有几天,又有债主上门儿了,而且,那是一点儿情面也不留啊!

  这一天,一辆摩托车停在了院门口儿,一位中等身材、有些秃顶的中年男子走进了院子。“傻子”冲他直叫,不让他往前走。

  这人并不害怕,仔细打量着“傻子”,并唤它:“傻子”“大傻子”,瞎咬啥啊?

  “傻子”不叫了,估计它还纳闷儿呢,这个陌生人怎么会知道自己的名字?

  屋里,山丹没着急出来,而是问斯琴:妈,这人是谁啊?

  斯琴眯着眼睛看了一会儿,说:有些面熟,想不起来了是谁了。你去看看,别让“傻子”咬着人家。

  山丹这才出去,喊:“大傻子”,往后去。

  “傻子”到了山丹身边儿。山丹又对来人说:您好,请问找谁啊?

  那男子笑着说:你是山丹吧?

  山丹:是啊。

  对方又乐了,说:你得管我叫叔呢。你结婚时,我正好出门儿没在家,没能过来随礼。哎呀,这一晃儿都快有十年了吧?

  山丹:差不多了。

  山丹在脑海里想着“叔?谁家的叔呢?”

  那男子接着说:你婆婆斯琴在家吗?

  山丹这才想起该请人进屋的,就说:在家呢。快进屋吧。

  这人也不客气,抬腿就往屋走,还回头看了看“傻子”,称赞道:真是条好狗啊。

  男子进屋就冲斯琴喊:嫂子,不认识我啦?怎么那个眼神看我呢?

  斯琴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说:岁数大喽,眼神儿跟不上,脑袋也不转个儿,一时——还真想不起来了。

  那男子有些不高兴了,说:借完钱就忘了亲戚啦?我是史纯江,史塔娜是我叔伯妹妹,我也住在套海嘎查。想起来没?

  斯琴心里咯噔一下——她想起来了。紧忙说:是纯江啊?你啊越来越富态了,这要是走在大街上,我真不敢认啊。怪我、怪我。山丹,快给你叔倒茶,拿烟。

  山丹赶紧去忙。

  史纯江说:倒点儿茶就行,不用找烟,我戒了。大夫说我再不戒烟就该抽死了。

  山丹听出了借钱的事儿,知道这又是一个债主,微笑着热情招待。

  斯琴对山丹说:山丹,你赶紧去把德臣找回来,中午好好弄俩菜。你纯江叔轻易不登门,这是贵客啊。过去没少帮助咱家,钱儿啊物的,他可是个宽厚的人。

  斯琴先给史纯江扣上几个大帽子,然后是想把山丹支走,自己单独和史纯江聊,可以说些软乎话儿。

  山丹没动,斯琴就又给山她使眼色,山丹这才走出去。

  看着山丹出了院门儿,斯琴笑着说:纯江兄弟,你一来我就知道是怎么回事儿。嫂子我特别不好意思,这么多年过去了,你那钱也没还上。

  史纯江:嫂子,这么多年,我可一次都没来要过。这回也是遇到难处了,我特意赶来,你千万别让我打脸啊。

  斯琴脸红了,她知道,欠的这笔钱根本还不上,说:纯江兄弟,我们家这些年一个事儿接一个事儿,别说攒钱了,过日子都是拆东墙补西墙的,有时东墙都拆了,西墙也没补上。你再缓我们些日子吧,凑够了第一个就还你这份儿。

  史纯江摆摆手,说:嫂子,刚才可说过了,没有难处我不来,你这样打我脸合适吗?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