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社会乡土 草原有朵山丹花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42章 三个少年的江湖

草原有朵山丹花 牧人霖汐 2137 2019.09.13 18:18

  孙香终于忍不住了,问:山丹,咋的啦?

  山丹这才发现孙香,就笑着说:香姐,没事儿。

  孙香:胡算计领他儿子来干啥啊?吵吵巴火的。

  德义本来就有气,就顶了孙香一句:不用你管!

  山丹:德义,怎么说话呢?

  德义转身进了屋。山丹向孙香尴尬一笑,说:德义正在气头儿上呢,你别怪他啊。

  见德臣也不是好眼神瞅自己,孙香这才笑着说:一个小孩子,我怪他什么。行了,你们忙吧,我也该吃饭了。

  山丹一捅德臣,拉他进了屋。

  斯琴拉过德义问:德义,你把事情说清楚,别闷着不吭声儿。这要是去了卫生院,以胡算计那人性,不得把全身都检查个遍他能出来啊?怎么什么都敢答应人家?

  斯琴明是说德义,实则是怪山丹。

  德臣:妈,别这么说。咱们家德义惹了祸,就是负责。

  斯琴:那也得看看是谁?胡算计,那可能算计到你骨头渣子里!这回好了,咱们还主动让人算计。

  山丹笑着说:妈,你的意思我明白。但我这样答应他,就是要堵住他的嘴,要不,以后满达一有什么事儿,就赖咱家德义打完留下的后遗症,那咱还受得了吗?虽然这一次花了钱,检查清楚,再往后就没有啰烂了。

  德臣:是啊,妈,山丹说得在理,一时吃亏,总比一世吃亏强。遇到不讲理的、瞎算计的,咱们就不能给他留话柄。

  斯琴:老人多言,必讨人嫌。行啦,你们怎么整都有理。德义,我再问你,你和满达因为啥打架?

  德义:没啥,就是闹玩儿闹急眼了。

  斯琴关切地追问:他没打坏你吧?

  德义:没有。

  …………

  趴墙头儿看热闹碰了一鼻子灰,孙得没有在乎。她进了屋就和扎那笑嘻嘻地说:这回,老敖家要摊上事儿啦——

  扎那:咋地啦?

  孙香:他们家那个小崽子德义,把胡算计家的小崽子打了。

  扎那惊讶不已,忙问:啥?你说德义打了静秋?为啥啊?

  孙香瞪他一眼:打静秋干什么玩意儿?她那么点儿扛打吗?

  扎那:你不是说小——那啥嘛,胡算计家不俩孩子吗?

  孙香:是我说错了,行不?遇到你这死心眼儿的气死都不知道咋死的。是把他家的大崽子——就是胡满达给打了。据说打的鼻口窜血,人家胡算计不干了,大清早就找上门来啦。

  “啊?不能吧?德义平实挺老实的啊?”扎那有些疑惑。

  孙香乐了:老实的是外表,坏的是内心。这回,够他们家喝一壶的。金山丹还装呢,说带人家到卫生院去检查,医药费她都管,这不正中胡算计的计了吗?我看啊,可得钱花喽。

  扎那:如果真是这样,那可麻烦了。胡算计这小子可难缠啊。那啥——你别那样幸灾乐祸行不行?

  孙香:不用你管!管好自己得了。还有啊,从今天起,那药我不喝了!

  身强力壮的扎那立马蔫了下来,赶紧求情:别的啊——

  …………

  德臣吃完饭就要走,山丹抱着喜鹊赶紧拉住他,塞给他手里一些钱。

  德臣:真带满达去检查啊?

  山丹:那你要去干啥?

  德臣:我就想找胡算计好好说说,本来没啥事儿,道个歉就算了。

  斯琴叹了口气,说:胡算计是那种轻易就算了的人?去吧,破财免灾。以后啊,让德义少搭理他家孩子。对了,德义呢?

  德臣:刚撂下饭碗就不见了?

  山丹:估计又跑出去玩儿了。我说德臣,你不能再对德义那样了,他也不是故意的。我觉得,这里边肯定有事儿,哪能闹玩儿闹急眼就打人的?德义不是那样的孩子。

  斯琴:可咱家那个犟种,啥也不和咱们说。从他嘴里问不出实话来,怎么办?

  “妈,你也别操心了,肯定没啥大事儿。”德臣又对山丹说,“那我去老胡家了。”

  山丹:好好和人家说,别伤着人家。

  “我会处理好的。唉,是疖子总会出头儿的。这回不出头我就硬挤,豁出去感染了!”德臣说完亲了亲山丹怀里抱着的喜鹊。

  “千万别!要是那样的话,越治越大发了。”山丹笑着说。

  德臣一走,斯琴就双手合实向长生天祈祷……

  …………

  德臣来到胡算计家时,他正在院里四处搜寻,包括鸡窝和草堆,时不时就破口大骂:你给我滚出来!今天你就是藏到耗子洞里,老子也要把你掏出来。

  德臣问:胡大哥,找啥呢?

  胡算计看是德臣,笑了一下,说:满达这孩崽子,饭没等吃完就跑了。我在外面找了一大圈儿都没找到,肯定是藏在家里哪儿了,以为我不知道“越危险的地方越安全”这个道理呢。

  德臣心里偷偷在乐,但没有表现出来,而是装假惊讶地说:那可怎么办啊?我等着带他去卫生院检查呢。

  胡算计看了看德臣,没说话,像鬼子进村一样继续搜。

  诺敏带着静秋走出屋,对德臣说:德臣来了。

  德臣赶紧打招呼,诺敏有些不好意思,就对胡算计说:你别找了,满达不愿意去就别去了,也没什么大事儿。

  胡算计立即找到了发泄的出口儿了,连珠炮地问:你说没事儿就没事儿?你是神医啊?不怕一万,就怕万一!这个责任你负得起吗?

  诺敏:这一天都不够你得瑟的了!也不知道给自己留后路!

  胡算计:胡说八道!我这也是为了孩子好!德臣也是当父亲的人了,能够理解我的心情。

  德臣:我能理解,能理解。胡大哥,别着急,我等着满达。

  谁能想到,就在胡算计翻天覆地搜寻的时候,桩子、满达和德义正在临溪峰下的河柳丛中密谋。

  桩子站起身激动地说:德义,你真够哥们儿意思,我最佩服义气的人了。放心吧,这个事儿我替你担了!

  德义和满达也站起来。德义说:这哪行啊?

  满达愧疚地说:德义,对不起,那天我睡迷糊了没细想,如果我说自己磕的,也就没事儿了。你家也没什么钱,我爸还硬逼着你们去给我检查,我心里也不得劲儿。

  桩子拍了拍满达的肩膀,像个侠客一样,说道:满达的责任很大,他不应该挤——他也是为了妹妹静秋,我能理解。算了,不说这些了。这事儿交给我了,咱们这么办,肯定行。来,我是这样想的……

  三人又勾肩搭背地密谋起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