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社会乡土 草原有朵山丹花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3章 山丹的秘密计划

草原有朵山丹花 牧人霖汐 2099 2019.09.01 16:16

  德臣把山丹迎娶走的当天晚上,路远的客人们也都陆续离开,只省下家里的那几口人了,青龙和大雁到父母的房间商量三天回门的事儿。

  金骄和金骏正在炕上摔跤,宝力德看着两个孙子呵呵地乐,不时喊道:金骄,让着你老弟点儿!你俩小心,别磕着脑袋。这个淘啊……

  大雁训斥两个儿子:金骄、金骏,你俩就知道瞎闹,消停儿点儿!

  宝力德笑着讲情道:小小蛋子,就得淘点儿。要是天天发闷,十有八九不是笨就是傻。

  吉雅:就你歪理多。

  宝力德:你懂几个问题?

  青龙说:爸、妈,你俩快别吵了。德臣和山丹三天回门的事儿,咱们是不是也该准备了?

  宝力德突然把脸一沉,没好气地说:准备啥?

  一句话就把青龙顶住了,不敢吱声,大雁说:准备些新鲜菜呗,看看还用不用请请直近的亲友。

  宝力德:免了。

  大雁:免就免吧,不请客也行,简单点儿,咱们自己家人更好,没说道儿。

  吉雅:大雁啊,你们没听明白?你爸说免了,就是说三天回门的事儿免了!不办了!不用山丹回来啦!

  青龙和大雁都一愣,互相看了一眼,不知道如何说了。

  青龙试探着说:爸、妈,这样——不好吧?

  宝力德:你懂几个问题!本来我和你妈就不同意这门亲,山丹却铁了心和我俩对着干,就快寻死觅活了。行,我同意还不行吗?可你倒是给我长脸啊?那混蛋竟然在接亲时突然晕倒,村里的人那是说什么的都有,你妈我俩的老脸往哪儿搁?

  青龙:就是李铁链那个犊子瞎嚷嚷的!欠揍!

  吉雅说:自己身上有虱子,就别怕别人说。以后,姓敖的那小子不许再踏进咱们金家门,我跟他丢不起那个人!

  宝力德虽然没有说什么狠话,但对吉雅的“决定”表示默许。

  青龙:妈,话不能这么说,毕竟德臣是你姑爷啊——

  吉雅火了,喊道:那就是个冤家!不知道是我哪辈子欠他们的,这辈子讨债来啦!

  金骄和金骏玩儿得更欢了,宝力德大喊:你俩别瞎闹啦!一天到晚就知道虎淘虎淘的!

  两个孩子立即安静了,靠着墙角坐了下来。

  大雁:妈,那你就不想想山丹的感受?不心疼她?

  吉雅:我心疼她?谁心疼我啊?脚上的泡都是自己走的!

  青龙和大雁又劝了一会儿,根本没什么效果。

  没办法,青龙只好偷偷借台摩托车,第二天趁中午的时候去了桂丽丝嘎查告诉山丹,让两人三天时别回来了。

  青龙的突然到来,让德臣和山丹都有些惊讶。青龙心里有千万个不忍,但也必须要开门见山说明了来意。

  青龙看了看德臣,德臣尴尬一笑。青龙又看了看山丹,山丹的内心在流泪,但脸上还是笑意融融。

  山丹:没事儿,新社会新形势,而且马上进入新的世纪了,也不能啥都按老理儿,不该讲究的就不用讲究了。

  青龙对德臣和山丹说:我和你嫂子咋劝也劝不通。实在这样——不回就不回吧,没那么多说道儿。

  山丹笑了,说:就是。正好德臣联系上一份活儿,还真没时间,正愁不知道怎么和爸妈说呢。

  德臣对青龙点点头。

  青龙当然知道这是他俩的托词,但没有点破,而是说:那就好。你俩能想开就行了。我得回去了,借的摩托车,人家也有事儿要用呢,我这是赶在中午人家休息才来的。

  德臣:大哥,你慢点儿骑。

  青龙骑摩托车往回返,不知是风吹的还是伤心,眼角挂着泪。

  山丹在取米做饭的时候,悄悄流下了眼泪,她咬牙坚持着。当着德臣的面,山丹极力表现出无所谓的样子,但她会暗地里委屈流泪。德臣知道山丹心里苦,给予了她很大的安慰,并自责地说:山丹,爸妈不让咱俩三天回门,是我自己没有能耐,还有残疾,让你跟着受委屈了。

  山丹深情地望着德臣,笑了。说:和你没关系,正好我也要收拾收拾屋子,没时间回呢。

  山丹知道,如果自己越不高兴,德臣自责得就越厉害。

  …………

  夜幕降临,桂丽丝嘎查各家的灯陆续亮了起来,村里很少有人走动,偶尔传出几声狗叫。

  月转星移,夜更深了。灯火相继熄灭。

  敖家西屋、百岁家仓房的灯也熄了。

  但德臣和山丹都没有睡着,两人各自想着心事。德臣主要想的是如何让岳父母认可、如何多挣钱还上外债;山丹想的是一个秘密的大计划……

  …………

  婚后第三天的早晨,因为不用回门了,山丹做好早饭就开始打扫东屋。德臣问:你收拾这屋干什么?

  “我这人喜欢干净,受不了房间有灰尘。再说,反正今天也不用回八雁嘎查了,正好打扫打扫。”山丹冲他一笑,接着说,“你快吃饭吧,要不该凉了。今天帮人卖羊装车,要小心点儿。”

  “知道了。”德臣不自觉又把语速放慢了。

  山丹乐了,说:德臣,你以后说话能不能再快点儿?整的——整的——有点儿像女人似的。

  德臣脸红了,不好意思地说:我从小就这样,都是我妈给带的。也是为了大哥,好让他能看清楚我们说话时的口型。现在大哥也能跟上了,可以不用那么慢了,我以后注意一些。

  “是这样啊?我还以为你们全家都是慢性子,说话也慢呢。没事儿的,顺其自然吧——咱不说这些了。德臣,按说刚结婚不应该让你去的,咱家这状况,没办法啊。唉——有些羊特别是大公羊‘猴’的很,抓羊的时候机灵点儿,让它蹬一蹄子不是闹着玩儿的。”山丹没有停下手里的活儿,嘱咐道。

  德臣深情地望着山丹,说:我会加小心的。我们家穷,我腿又有毛病,家里还有那么多“饥荒”,简直就是没底的大窟窿……山丹,我肯定会努力的,真不想让你跟我吃苦。

  山丹走到德臣面前,理了理他的衣服,柔情似水地说:德臣,千万别这么说,我跟了你,就是因为你人好。有苦我们一起吃,有糖咱们全家人一起甜。生活就是这样,过了沟坎儿就是平道儿,雨过天晴就会有美丽的彩虹,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