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社会乡土 草原有朵山丹花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87章 谁家有獾子油啊

草原有朵山丹花 牧人霖汐 2066 2019.10.03 08:08

  獾子油、獾子油,斯琴三人说得热闹,而且不时长吁短叹的。

  德君弄明白他们的意思比划着“说”:扎那和我说过,前几年他在牧点儿上也抓到过一只獾子,不知道是不是吹牛。

  山丹一听特别高兴,说:我去找孙香问问,看她家有獾子油吗。

  德臣拉住起身要走的山丹,说:说话之前考虑好,办事之前准备好。孙香啥人你还不知道?你先别直接说要,先套孙香的话儿,闲打唠儿似的问出她有没有,然后再要。不然的话孙香这人肯定说没有,就算有也不会给。

  山丹想了想,说:试试吧,我没那么多的弯弯绕儿。

  山丹去了孙香家。这是因为帮助德君,不然,她确实不想登孙香家的门了。

  孙香见到山丹,很高兴也很尴尬,满脸是不自然的笑容,装出高兴地说:山丹来啦,快进屋、快进屋。

  山丹笑着点头,进了屋,孙香又忙着倒茶。

  山丹没有拐弯抹角,直接问:香姐,我听说前几年扎那大哥抓到过一只獾子?

  孙香是个聪明人,山丹一问她就明白:德君烫伤了,她这是奔獾子油来的。

  然后,她眼珠儿一转,不露声色地说:我没听说过啊?扎那能抓到獾子?就他那样儿笨的跟个大狗熊似的?不可能。獾子抓他还差不多。

  山丹:有人说是扎那哥亲口讲的,在你们家牧点儿抓的,好像是下套子套的。

  孙香:没有的事儿,肯定是你扎那哥喝点儿猫尿吹牛呢。绝对没有。

  一听没有,山丹就起身要走,说:那我回去了。

  孙香:山丹,再坐一会儿呗,好不容易来一趟。

  山丹:不了,左邻右舍的,说来就来了。

  送走了山丹,孙香瞅瞅四处无人,赶紧钻进了仓房,把一个玻璃瓶子又包上一层塑料袋儿,然后重新找地方藏起来。这回,连扎那都找不到。

  …………

  山丹回家刚进屋,德臣就笑了,说:没要到吧?

  山丹点头。

  斯琴:唉——套马备鞍容易,启齿求人困难啊。

  德臣:孙香肯定说他家没有抓过獾子。

  山丹瞅了瞅德臣,问:你咋知道?

  喜鹊好奇地问:奶奶,啥是獾子啊?

  斯琴拉过喜鹊坐在自己身边,说:大人说话小孩儿别搭茬儿。

  德臣笑了一下,对山丹说:孙香就是这样的人,有时候那就是一屁两谎儿。这回,她更知道獾子油的金贵,肯定藏起来了。不信你就看着,她一会儿就去找扎那,嘱咐他别说獾子的事儿。

  “孙香能这样?”斯琴也有些疑惑。

  德臣:妈,你和山丹都被那老娘们儿的表面现象给骗了。

  “她真出去了!德臣,你快赶上胡算计啦!”正说话间,山丹真的顺窗户看到孙香匆匆走过,不由得慨叹道。

  喜鹊:爸爸,你真会算啊?

  斯琴又拉了她一下说:你这孩子,别瞎说。

  山丹:喜鹊,家里大人说的话,你出去可不许说出去啊!

  喜鹊:谁稀罕说啊?

  “真是我的好姑娘。”德臣抚摸喜鹊的头发一下,然后有些得意地对山丹说,“看见没,她这是告诉扎那去了。”

  山丹叹了一口气,说:要是我先和扎那说,就能要到了。

  德臣撇了撇嘴,说:不可能。扎那大哥是热心肠,但在家不管事儿。就算他答应了,孙香死活说找不着,丢了、没了、给人了,谁都没招儿。

  山丹瞪着德臣,说:那你明知道我去要不着,咋还让我去要呢?

  德臣:我就是想让你碰一鼻子灰,让你真正看清楚孙香是啥样的人。

  山丹气得举手假装打德臣,喜鹊喊:爸爸快跑,妈妈要打你!

  德臣哈哈大笑踮着脚跑了,喜鹊随即跳下炕跑出去,父女俩手拉手出门儿了。“傻子”一看,也赶紧跟了上去。

  山丹冲窗户外喊:你干啥去?

  德臣:我再打听打听去!

  德君上完厕所一瘸一拐地往回走,咬着牙忍着痛。喜鹊松开爸爸的手,赶紧去扶着大伯。

  喜鹊还没有多大的力气,但她的关心,让德君很感动。

  德君低头看着喜鹊笑,喜鹊抬头望着大伯乐。

  …………

  德臣和山丹托人四处打听,还是没有打听到谁家有獾子油。德君的伤腿就是不见好,竟然疼得晚上都睡不着觉。大家都很着急。

  桂丽丝嘎查的路上,德臣碰到了金镫,就问:哥,你知道谁家有獾子油吗?

  德臣最近坐下病了,见谁都问獾子油的事儿。

  金镫思考一下,说:没听说谁家有啊?你大哥伤咋样啦?

  德臣:不愿意好啊,疼得晚上都睡不着觉。我们都要急死了,就是弄不到獾子油。

  金镫:真没听说谁家有啊?这些年那东西少了,政府也不让打了。有时不知珍惜,用时掘在三尺。

  德臣:就是。那——我再去别的地方打听打听……

  一株大树下,山丹和村里几位妇女聊天。

  山丹认真的问:你们听说谁家有獾子油吗?

  九月回答道:现在这东西少了,要是在早些年,我娘家的屯子,不敢说凡是有牧点儿的牧民家家有,但根本不缺这东西。

  巧凤:听说扎那家好像有。你可别说是我说的啊,有一次孙香唠起来,和我显摆的。

  又有一位妇女说:他们家?就算有你能整出来啊?孙香那娘们儿,就是嘴儿好,逮住蛤蟆都得攥着尿来,放屁崩出个豆儿来都得回头儿捡家去。

  大家乐。

  奶月:让你这么一说还完了呢,那她都成啥人啦?

  巧凤:你还别不信。山丹,你去孙香家要了吗?

  山丹苦笑了一下,说:还真去了,说是没有。

  其中一位妇女说:我说啥了?还和我犟。

  九月:山丹,我最近要是回娘家,我就好好打听打听,一有信儿就告诉你啊。

  巧凤:对了,你让德臣去胡算计家问问,他消息灵着呢。

  山丹一拍脑门,说:对啊,我怎么把他忘了呢。最近也没见他家诺敏嫂子啊?

  九月:我也好几天没见着。听说她家静秋正和她闹的厉害呢。

  巧凤:一个小屁孩子有啥闹的?

  九月看了山丹一眼,没往下说。

  “那就谢谢几位啦。我家里还有事儿,先回去了。”山丹说完,转身走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