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社会乡土 草原有朵山丹花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4章 回八雁嘎查去“拆墙””

草原有朵山丹花 牧人霖汐 2055 2019.09.07 08:08

  山丹的到来,不但给敖家带来了活力,还让家里人有了依靠、有了希望、有了主心骨。而且山丹真的把蒙古族妇女骨子里吃苦耐劳、任劳任怨的传统美德都激发出来,为这个家忙里忙外一刻不闲。

  德臣看在眼里疼在心上。如何减轻山丹的负担呢?德臣想了好长时间,才鼓起勇气说:山丹,你太累了,我的腿脚儿还不好,不能干太重的活儿,不能帮你分担……

  接着,他又绕了个大弯儿说了很大一堆废话。

  山丹疑惑地问:你今天怎么了?说这些话都快绕过村外临溪峰了还没转回来,什么意思就直说呗。

  德臣像下了多大决心似的,深吸了一口气,说:山丹,你不好意思说——那——那我和妈说,让他们还是——回去吧。

  山丹:回哪儿?这就是她的家,你让她回哪儿?

  德臣吭哧了半天,才说:还——还回百岁家……

  “你疯啦?”山丹大吃一惊。

  德臣不敢看山丹,低头说:我心疼你。

  “你的心还会疼人?敖德臣,当初我嫁给你,没有图你家产,没有图你外貌,没有图你能跑能跳,图的就是你人好。没想到你竟然说出这种丧良心的话,我都不敢相信。娶了媳妇忘了娘,说的就是你敖德臣吧?”山丹可不客气,训了德臣一顿。

  德臣无地自容,以后再也不敢提这茬儿了。

  当时,山丹万万不没有想到自己的丈夫会说出这样的话,所以,她感到惊讶、感到气愤。过后一细琢磨,山丹也理解德臣说出这些话的缘由和需要的勇气。一切都是生活所迫,但人就得甘于被生活压跨吗?不能!在山丹的内心里回答这个问题时又要多加两个字——绝对不能!

  草原上的山丹花,从不怕风吹雨打。生活中的金山丹,更不会向命运低头!

  生活还将继续,不管你是爱它或者怨它、恨它,每一天的日子都会如约而至,推动时间的轮子总会滚滚向前……

  【一年后·1997年】

  草枯草荣,时光流淌,转眼又过去了一年。

  山丹和德臣住的东屋面积不大,斯琴与德君、德义所住的西屋相比小了很多。但山丹并不介意,有几次斯琴想要与她换房间,山丹说什么也不同意。

  别看屋子小,山丹却收拾得整洁利落。虽然没有像样的家具,可每一件都干干净净。窗台上摆放的几盆花,在山丹的精心照料下,开得正旺。特别是有几株从野外移植回来的萨日朗花,红得像一团一团的火。

  早饭过后,斯琴来到山丹的东屋,四下环顾着,心里很有些不是滋味。

  山丹从外面进来,腰里还扎着围裙,肚子已经是微微隆起了。

  山丹:妈,你咋不坐啊?

  斯琴笑了,说:我就是随便看看。山丹,这一年多来,咱家里里外外都辛苦你啦。

  山丹:没有。妈。

  斯琴又看了看山丹的肚子,说:这屋还是窄巴啦。

  山丹:挺好的,我觉得我们两个人正合适。

  斯琴:那要是你们生了孩子呢?这屋还能合适?

  山丹不好意思地笑了,说:一个小孩子,能占多大地方啊?

  斯琴笑了,说:你啊,是真懂。小孩子占的地儿,比大人占的多多喽。

  山丹:也多不哪儿去,没事儿的。

  斯琴笑着走回自己的西屋。

  当天中午吃饭时,斯琴说出了自己的想法:山丹、德臣,你们还是搬到西屋来住吧,怎么的也能宽敞些。换一下,我们住东屋。

  山丹说:咱们蒙古族人习俗中以西为大,我们晚辈儿怎么能和长辈争西屋呢?再有,你和大哥、老弟三个人,也该住大屋的。

  德臣:妈,山丹这两天心情不好,不是因为屋子。因为又有人家来要账了。而且要得急,不给都要急眼了。

  斯琴唉声叹气,说:怎么办啊?这日子过的,一年年的,累啊。

  山丹乐了,说:妈,你可别上火,我明天和德臣去八雁嘎查,找我铁山大伯去借。他原来和我说过,有难处就可以找他。

  斯琴拉过山丹的手,动情地说:山丹,我们老敖家难为你啦,你还带着这么重的身子——

  山丹:妈,我不就是敖家的人嘛?一家人不说这样的话。草原上,雨过天晴肯定就会有彩虹,放心吧,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斯琴的脸上露出了笑意。德臣转过脸去,悄悄擦着眼角。

  敖家人都明白,山丹带给全家的,不仅仅是一抹阳光,还有人性的温暖、难能可贵的乐观!

  不向命运低头的山丹,必须承受命运的磨难、挑起生活的重担。对于这个特殊得不能再特殊的家庭,最大的磨难就是“债”,最大的重担就是“钱”。因为给敖那沁治病,不但花光了这个家庭的全部积蓄、变卖了家里赖以生存的牛羊、草场,而且还欠下一个又一个“窟窿”。有时,为了堵上旧的窟窿,又得去拆借一个新的窟窿。

  当然,全家人都没有怨言。没有怨言不代表没有艰难,而是因为怨言解决不了艰难,反而会让生活烦上添烦。

  最难熬的是有债主急着要还钱,上门催债的时候。山丹实在没办法就得跑回八雁嘎查,找自己的亲戚借钱,拆东墙补西墙。她不好意思从父母借,倒不是父母不借给她钱,是因为她心里清楚,越是让父母知道自己四处借钱,他们对德臣的怨气就会越大。

  虽然一年的时间过去了,宝力德和吉雅还是没有从心里彻底接受敖德臣。但不反对他登门了,这应该算是极大的进步,准确地说是极大的让步。

  德臣逢年过节去过几次,宝力德和吉雅对他不冷不热的,德臣心里虽然挺难受,但他并不计较。他从山丹身上学会了换位思考,他有时也在想:如果以后我有了女儿,她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我愿意她嫁给一个瘸子?而且是一身外债、没有本事的瘸子?

  山丹要回八雁嘎查去找铁山借钱还债,这让德臣多少有些无地自容,只好硬着头皮跟着。无论如何,德臣对八雁嘎查还是特别打怵的,每次一走近村子,就有些脚软、心颤。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