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社会乡土 草原有朵山丹花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28章 这些年的药白吃了

草原有朵山丹花 牧人霖汐 2066 2019.10.23 18:18

  病急乱投医、逢庙就烧香,拜的要不是真神,请来容易送走可就难喽。孙香和扎那迷信偏方治大病,结果差点儿送了命,好在是有惊无险。

  孙香从苏木卫生院出院后,扎那就一直在家照顾她,她恢复得还很快,气色也好多了。

  孙香埋怨道:你天天让我吃药,今天这个江湖偏方,明天那个祖传秘方,都快把我搁药泡上了。那也也没见什么动静儿啊,这次差点儿没把我吃死。

  扎那挠着大脑袋笑着说:这次是个意外。你的病得慢慢来,我们要有信心。

  孙香:还慢慢来?这都二十来年了,再慢下去,我都土埋半截儿啦,就算能治好,我怎么生?你见过谁家老太太还有生孩子的?

  孙香说完,掉下了眼泪。

  扎那:别哭。通过这件事儿,我也想开了,实在没希望,咱们就不生啦,有什么了不起的?俩人一样过。还轻手利脚的,不操那个养育孩子的心。

  孙香:这还像句人话!但就怕你嘴上说一套、心里想一套,背后还说我一套。

  扎那嘿嘿地笑了。

  孙香:对了,这次多亏了山丹,不然,你就只能给我收尸了。那样也好,我早点儿给你倒地方,你好再找一个能生能养的女人。

  孙香说着说着又哭了。

  扎那不知怎么去哄,只好递过一个苹果说:来,吃水果吧。

  …………

  临近中午,山丹和德臣扛着锄头从地里回来,有说有笑的。

  刚到院门口儿,山丹把锄头递给德臣,说:我去香姐家看看。

  德臣哼了一声,说:你就是咸吃萝卜淡操心。

  山丹瞪了德臣一眼,德臣赶紧进了院儿,然后把着大门说:贪得无厌的人,永远不会心满意足;奸险毒辣的人,永远不会回心转意!

  山丹随口给了他一句:滚蛋!

  山丹进了孙香家,关心她的身体,询问恢复的情况。两人聊天时,扎那趁机躲出去了。

  孙香笑着说:山丹,谢谢你啊。

  山丹笑了,说:有啥谢的,这不整远了嘛。邻里邻居住着,没说的。

  孙香不好意思地低下头,边搓着手边说:过去——我有做的不对的,你可——

  山丹爽快地说:嗨,过去是过去,老皇历早翻篇儿了。过日子不能总回头看,要往前看。草原出现彩虹,得等到雨过天晴。你就相信吧,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孙香抬起头看着山丹,说:山丹,经过这一次,我也算是从鬼门关走了一遭,不瞒你说,我也想明白很多。人啊,在一起不管是夫妻、亲人、朋友,还是老邻旧居、同村老乡,哪怕是只见过一面,那都要珍惜啊。不然,两眼一闭,真的就再也见不到了。

  山丹:香姐,理儿是这个理儿,但你说得我——心里有些难受。

  孙香苦笑了一下,说:争啥啊争,真的到了那一天,能把什么带走?啥也带不走啊。当时我也想拿那个药碗,可就是够不着啊,更别提别的啦。这一次折腾得狠啊,我这病恐怕好不了啦,可能这辈子也别想当妈妈了。

  孙香说完,伤心掉泪。

  山丹赶紧安慰她说:别灰心,现在医学这么发达,有些癌症都能治,你这点儿小病儿算啥。不过,香姐,我有个建议——

  孙香:你说。

  山丹:我还是建议你们最好到大医院好好查一查,别总去什么小诊所啊、乡间医生那里,有些真不保准啊。

  孙香叹了口气,说:就是。以前吧,我也有过这样的想法,但扎那就说“偏方治大病”——也赖我,没有坚持住,鬼迷心窍就听了他的话。你说,我都吃了多少年药了?要积攒起来,估计得在几大缸了。

  山丹:就是,是药三分毒,好人这么吃也得吃坏喽。

  孙香:特别是这次,吃了什么独家偏方,钱还没少花,差点儿要了这条老命。

  山丹:你应该找那个大夫算账去。

  孙香笑了,说:找哪个祖宗啊?是你扎那哥在路上碰到的,让人家给忽悠啦。

  山丹惊讶地问:那你也敢喝他的药?

  孙香摆了摆手,说:我开始哪儿知道啊?这不是出了事儿追问出来的吗?这个该死的扎那,什么人的话都信,要是让人家给卖喽,真能帮人家数钱。

  山丹:唉,扎那哥也是,别的事儿上挺精明的,这事儿上咋就犯糊涂呢。

  孙香:以后,我再不信他的了。

  山丹笑着说:事儿也得两面看,扎那哥的实诚也是优点。嫁给那种满嘴谎话的人,你能受得了啊?

  孙香笑了。

  山丹往窗外看了看,发现扎那真的走了,就对孙香说:香姐,有句话我本不应该说,但见你这么受罪,我还是忍不住想说。

  山丹停了下来,看了看孙香,感觉到她是期待的眼神,这才接着说:你们真应该去大医院好好查查,也可能是扎那大哥的毛病呢?

  “他的毛病?”孙香眼光一亮,又低下头说,“我吧,以前也这么想过,但不好意思和扎那说,你们知道,他多好面儿啊。电视上也演过,有的人家就是男人出了问题。你今天这一说,倒是提醒了我。”

  山丹:我也是随便说说,你自己掂量掂量。我听说男人也有得不育症的,而且电视上确实也说过。

  孙香笑着说:是啊。你说我怎么就这么虎呢?

  山丹:最好去城里正规医院,或者去外地大医院,那才可信,医疗水平也高。

  孙香:谢谢你山丹,我明白了。

  山丹:千万别和扎那大哥说是我给你出的主意,万一不是人家的毛病,我这脸儿可先就没地儿放了。

  孙香乐了,说:我知道。你为我们好,我记得。

  山丹回去后,孙香又前前后后仔细想了想,终于拿定了主意。

  第二天,孙香就硬拉着扎那来到城里的大医院去做检查。自己查完又逼着扎那也进行了检查。

  扎那极不情愿,但拗不过孙香,只好一脸害羞地去做了。

  结果出乎意料——严谨地说是出乎扎那意料,却在孙香的意料之中——孙香只是轻微宫寒,调理一下就没问题了。主要问题就出在了扎那身上!

  拿着检查结果,听完医生的耐心细致的讲解,扎那整个人就彻底蔫了下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