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社会乡土 草原有朵山丹花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64章 姥爷的偏心太明显

草原有朵山丹花 牧人霖汐 2206 2019.09.21 16:16

  锅里的小鸡儿再炖一会儿才能好,但香味已经在屋里弥漫开了。几人闲坐着聊天。

  宝力德慢悠悠地说:德臣,最近有啥活儿没有啊?

  德臣答:没啥太整的活儿,零零碎碎也供不上手儿。

  山丹:爸,现在给人干活儿也不好整,挑剔太多。

  宝力德:那咋办?都这样,咱们换位置想一想,谁给咱家干活儿,咱不得盯紧喽啊?谁家的钱也不是大风刮来的。

  山丹笑了,说:我没别的意思……

  大雁抢着说:咱家山丹啊,就是心疼德臣。

  大雁说完就哈哈大笑,吉雅说她:挺大个人,没个正形儿。

  宝力德:男人是搂钱的耙子,女人是装钱的匣子。不怕牌子耙子掉齿儿,就怕匣子没底儿。这居家过日子,女人最关键了,就得是个好把家虎儿啊。

  宝力德说完,就向窗外望去。大雁对山丹挤挤眼睛,又用手指指自己,意思是说这话是说给自己听的。

  吉雅:你啊,别整天耙子、匣子的算计了。对了,小鸡炖差不多了,也到饭时了。

  宝力德:喜鹊怎么还没回来?

  吉雅:你这人,就说那让人挑理的话,三个孩子回出去的,你就惦记一个啊?

  宝力德回头瞅着吉雅,说:你就能挑事儿。

  德臣赶紧说:我喊他们三个去。喜鹊一疯起来,不喊是不回来的,估计金骄、金骏都整不了她。

  山丹问:妈,吃饭不等我大哥啊?

  吉雅:不用等,他去帮来顺家干活儿了,估计今天晚上都不能回来吃呢。

  德臣出去不一会儿,三个孩子你追我赶地跑了进来。而德臣那腿脚儿,早被落出了好远。

  喜鹊跑在最前面。当然,金骄和金骏要追肯定能追过她,他俩也是为了逗妹妹玩儿,让她跑第一。

  没想到,喜鹊脚下不小心拌上了一块石头,摔了个跟头,哇哇地哭了起来。

  宝力德赶紧跑出去抱起喜鹊。一看她的膝盖都摔破了,火气就上来了,把喜鹊递给山丹,拉过金骄和金骏,每人屁股上给了两巴掌。山丹想拦都没来得及。

  两个孩子被打疼了,想哭又不敢哭,可怜巴巴地瞅着妈妈。大雁这时也不知如何是好。

  山丹说:爸,你打他俩干啥啊?是喜鹊自己摔的。

  “他俩不在后边儿像狗似的撵,喜鹊能摔?”宝力德抱过喜鹊,安慰道,“看给我宝贝儿摔的,别哭了,姥爷打他俩了。”

  山丹有些生气了,说:爸,你这样可不对啊。不该打金骄和金骏,你这真有些偏心了,我都看不下去了。

  山丹必须这样说,不然,大雁的心里会更难受。

  “你懂几个问题!”宝力德可不管那些,说完就抱着喜鹊进屋了。

  吉雅指着宝力德的背影说:这个老东西,真是大犟种一个!我是整不了他啊。这不是磕了喜鹊的腿,是磕了你爸的心尖尖儿。

  山丹赶紧去哄两个侄子。这时,德臣才进了院儿,刚才发生了什么,他都不知道。

  吃饭时,宝力德一直抱着喜鹊,脸上一点儿笑模样都没有。喜鹊更是能撒娇,搂着姥爷的脖子,让姥爷喂她吃。山丹气得直瞪喜鹊,她就假装看不见,却被宝力德看到了,不是好眼神地瞅了山丹一眼。

  金骄和金骏都很小心,但还是有大米饭粒掉在了桌子上。

  吉雅说:金骏,把掉的饭粒捡起来吃了。不能浪费啊。

  金骏没动,金骄赶紧捡起来放到嘴里。

  吉雅赶紧夸奖大孙子说:金骄真是好孩子。我们要懂得珍惜粮食,更要懂得节约。

  为了活跃气氛,山丹也说:是啊,一天节约一条线,十天就能把牛拴。

  金骏:十根儿线也拴不住牛啊,连我都拴不住。

  山丹笑了。

  大雁:你就能对付,那是打比方,让我们养成节约的好习惯。这样的话,你爷爷才会喜欢你们。

  宝力德哄着喜鹊,假装没听见。

  吉雅又说:你就不听话吧。吃饭时掉下的一个大米饭粒儿,到时候就会变成一条小虫子去找你,看你害怕不害怕。

  金骏:奶奶,那吃到肚子里的那么多饭粒儿,不就有更多的虫子了吗?

  吉雅:吃到肚子里的饭不会变成虫子。

  金骏自作聪明地说:我知道了,吃到肚子里都变成屎啦。

  金骄憋不住笑出声儿来,喜鹊也捂嘴笑,还说“真臭”。

  宝力德没好气儿地说:金骏,吃饭呢,说什么屎啊尿啊的,恶心不恶心?

  金骄和金骏更是不敢说话了,整顿饭都吃得很压抑。

  饭吃完了,喜鹊也在姥爷的怀里睡着了。宝力德没把她放下,怕她睡不踏实,一动就该醒了。

  金骄和金骏都悄悄地回到自己屋里。是大雁让回去的,她担心儿子再闹,吵到了喜鹊又该挨训了。

  德臣来到院外边儿的树阴下乘凉。

  大雁和山丹在厨房里收拾,趁这个机会,山丹想解释一下,就笑着说:嫂子,不好意思,我家喜鹊一来,就让金骄和金骏受委屈了。

  大雁乐了,说:没有。喜鹊不来也这样,我都习惯了。咱爸就那脾气,要是稀罕的时候,俩孙子咋的都行,骑他脖子上都愿意。要是不顺心了,在他跟前来回走都生气,有时张口就骂、举手就打。但对喜鹊从来没有过,他也知道小女孩娇气。

  山丹说:也不是这样,在我们家,喜鹊惹他生气也使劲儿训。

  山丹这句话是骗嫂子的,主要想给她一些心理安慰。

  大雁说:香糖虽甜只在于嘴里,批评虽硬有利于进步。小孩子管管是对的,只是这老爷子的脾气,谁都摸不透啊。

  山丹:这就是隔辈儿亲啊。都这样,我老婆婆对喜鹊也是有时连骂带训,有时又惯得不行,顶在脑袋上怕吓着,含在嘴里怕化喽。

  山丹问:大嫂,托娅回来得勤吗?

  大雁:不算勤,但肯定比你回娘家的趟数多。自从托娅出嫁后,你们联系也少了吧?

  山丹:是啊。

  大雁:当时和你一般大的杏花、高娃也都嫁得挺远,回来一次更不容易喽。唉,你说这人,长大有啥用啊,像金骄、金骏那样大,一天天的啥都不知道愁,多好——

  山丹笑着说:大嫂,你还有啥愁的?

  大雁:是啊,有时我自己也纳闷儿呢。可能,就是这日子过得累吧?不敢想,不知道明天啥样。

  山丹:嫂子,这样的话,可不应该从你这个年龄人的口里说出来,太老气了。我觉得人啊,就得往前看,得想着希望、得看着希望,得相信明天会比今天好,后天比明天还要好。不然和话,心要没劲儿了,整个人就该瘫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