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社会乡土 草原有朵山丹花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3章 老将出口定乾坤

草原有朵山丹花 牧人霖汐 2066 2019.08.18 08:28

  德君正和前来帮忙的人一起搭灶台,为第二天招待亲友做准备。虽然不能说话,但干起活来德君是有一把力气和一定技巧的,特别是他用柳条编筐的手艺,那应该称得上是一流的。

  邻居孙香边往车上抱被褥边说:大娘,我觉得您没必要搬,对面屋住着挺好的。

  斯琴立即喘了起来,停顿一会儿说:搬吧。把西屋给德臣做新房,把整个院子都给他们。我们家里穷,别的给不上,但不能让山丹这孩子受委屈,更不能让亲家挑三拣四的。

  孙香:挑什么挑?她金山丹就照着德臣这样的人找的,还有啥可挑的?

  “我这病病歪歪的,又咳嗽又吐痰的,住在一起招人烦啊。”斯琴说完又咳嗽起来。

  瘦小的敖德义从外边疯够了跑回来,浑身上下像小土驴儿似的。

  斯琴喊:德义,别乱跑了,去你百岁哥家——

  德义抢话答:妈,百岁哥不是和二哥去八雁嘎查接我嫂子了吗?

  斯琴指着德义,气得直喘粗气,慢声细语地说:你这孩子,我没说完你抢——抢什么话?去你百岁哥家,看看你玉兰三婶子把仓房收拾出来没有,咱好搬过去。

  德义犹豫了,怯生生地问:妈,咱们真搬家啊?

  斯琴不耐烦地说:那我和你们闹笑话儿呢?赶紧去!

  德义极不情愿地出了院儿,院外有两个小伙伴胡满达、桩子正等着他呢。德义一挥手,三人如同小马驹一样飞跑起来。

  …………

  金家的最东屋里依然是有说有笑,不时有人跑到西屋“窃听打探”。托娅与山丹同岁,只是生日要小些,两人从小一起玩耍、一同成长,关系最要好了。现在,她就充当着“探子”的角色,不时传回来不同的信息,弄得山丹时喜时忧的。

  马大雁是金青龙的妻子、金山丹的嫂子,她抱着两岁的小儿子金骏走进屋来。

  杏花逗金骏说:金马驹儿,看看你姑姑漂亮吗?

  小家伙只是呵呵乐,不说话。

  山丹说:杏花,别叫我小侄子外号儿,人家有大号,叫“金骏”。咱们孔雀屏草原上金色的骏马,多响亮、多有寓意的名字啊。

  高娃说:杏花说得没错,老金家的青龙和老马家的大雁,生出来的当然就是金马驹儿啦,哈哈……

  正说着,金家的“大马驹”、四岁的金骄骑着个树条,嘴里喊着“驾驾——”就“冲”了进来。大雁随手在他后背打了一巴掌,喝斥道:金骄,外头疯去!

  金骄又转身“驾驾”地跑出去,好像他就为了进屋调个头,一切都那么自然,把大家都逗乐了。大雁也笑着说:金骄这小子,太淘了,一天天的没有老实的时候。

  杏花:大雁嫂子,你可真有福气,一个金骄、一个金骏,两个金马驹儿就是两个大金元宝啊。宝力德大叔稀罕得不行了吧?

  大雁:稀罕?有时是真稀罕。有时这俩家伙淘起来,那也真是烦人啊。

  金骄在院儿里跑开了,身后扬起一溜儿尘土。青龙呵斥他:金骄,上院外闹腾去!院儿里没你的地儿!

  金骄骑着“马”跑了出去。

  大雁怀里的金骏一直盯着哥哥金骄,看他跑出了院子,也挣扎着要离开妈妈去找哥哥,被大雁紧紧抱住。

  高娃:嫂子,金骏也要出去,就让他玩儿去呗。

  大雁:不行。平时有他爷爷看着还行,不然他俩到一块儿能把天捅个窟窿。

  …………

  桂丽丝嘎查的德义和满达、桩子三匹小野马也跑出了一溜烟儿,迎面差点儿撞上一个人。来人正是德义的三婶儿玉兰。

  玉兰一把拉住德义问:德义,你疯跑啥呢?

  德义嘴里喊着“吁——”慢慢刹住脚步,满达和桩子冲出几步也站住了,回头看着。

  德义:三婶儿?

  玉兰看了看满达和桩子,又说:别乱跑,摔了怎么办?瞧这衣服造的,都是土,你妈看到不打你们才怪。

  德义:三婶儿,我妈让问一下,仓房收拾得咋样了?

  玉兰:我正要去你家说这事儿呢,都收拾好了。你仨可别再瞎跑啦!

  玉兰说完向敖家走去。桩子向德义招手,意思是要去别处玩儿,德义想了想,还是跟着三婶儿往家走了。

  满达:桩子,德义这小子是不是不想和咱俩玩儿啦?

  桩子也生气了,说:他就是欠收拾!走,满达,咱俩上临溪峰那边玩儿去,德义想跟也不带他!

  满达喊:就是!预备——跑!

  两人哈哈大笑地跑向村外。

  …………

  金家西屋坐在炕头儿的那位沉稳的老人,一直没有说话,吧嗒吧嗒抽着烟袋锅,他是宝力德的二叔哈尔巴拉。老人探身到炕沿边儿磕了磕烟袋锅,又狠劲儿吹了吹烟嘴儿,然后才开口:要我看,你们说的都有道理,当父母的谁不希望自己的女儿能嫁个好人家?都希望姑爷人品又好人又能干,最好家里再有大牧场,有成百上千的牛羊。

  听到此处,宝力德向二叔投去赞许的目光,他暗自高兴终于有人站到自己的阵营里了。

  没想到哈尔巴拉摸了摸心爱的大烟袋,话锋一转,接着说:可谁又敢保证啥事儿都得按我们的愿望来呢?退一万步说,就算敖德臣家里头再穷、再困难,事情已经到了这一地步了,接亲的队伍说着话儿就要进村了,你宝力德再有能耐,我就不信你还能拎着棒子把人家打回去?

  宝力德不说话了,对二叔的表现很失望,可他不敢反驳。

  “办事不诚丢掉信用,居心不良失去朋友。那可不是咱们蒙古人能干得出的事儿。”哈尔巴拉瞅了瞅宝力德接着说,“算了。不要再扯别的了,赶紧收拾收拾,今天把来接亲的婆家客人安顿好,明天把咱家山丹欢欢喜喜、顺顺利利嫁过去。现在没有工夫计较那些没用的!”

  八斤宝向哈尔巴拉坚起大拇指,说:二哥,您说的对啊。宝力德、吉雅,你俩可别再犯糊涂啦!

  宝力德、吉雅两人哑口无言。

  哈尔巴拉笑了一下,说:儿孙自有儿孙福,我相信山丹这孩子错不了。宝力德,你的脸也别总阴沉着,像谁欠了你八万吊似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