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原生幻想 从英雄学院开始做猛男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28. 英雄与罪犯

从英雄学院开始做猛男 封叁三 4309 2020.01.18 13:58

  “不要再动手了。”

  旁边,同样具备魁梧的身材,带着荧黄色透明眼镜的壮汉用粗犷的臂膀紧紧的摁在公亥简八的身上,配合着欧尔麦特束缚着前者的行为。

  这是布拉德.金,英雄科-B班的班主任。

  也是雄英里为数不多块大的老师。

  “简八!”

  “简八,别打了。”

  更远的地方,是一脸焦急的八百万百和饭田天哉,不过似乎被喝止不准靠近,只能远远的呼唤着自己的名字。

  搞什么?

  好像我在欺负别人一样。

  不过……

  简八将目光放在了正面扛住自己手臂的欧尔麦特身上。

  如果不是错觉的话。

  对方的手臂,竟然产生了轻微的颤抖。

  竟然衰弱到这种程度了吗。

  沉默不语,简八抬起胳膊。

  战斗虽然还没有结束,但是在两位实战型老师的介入下,已经没有办法正常进行了。

  这算什么?

  说实话,简八更加难受了。

  但又能有什么办法,爆揍欧尔麦特一顿,然后再暴揍爆豪胜己一顿?

  那太嚣张了。

  简八自认还是一个有着正常三观的人类。

  赤红色的皮肤渐渐恢复正常,压在欧尔麦特手臂上的臂膀抬起,并自然的垂下。

  身旁的布拉德.金瞅了瞅欧尔麦特,也将束缚在简八身上的手臂移开。

  “没必要这样。”

  简八轻轻的摇了摇头:“我们就是在对战。”

  “对战也不行啊,公亥少年。”

  在心里暗暗的吐出一口气,欧尔麦特重新袒露出笑容,并挺直了腰板,作为直面那一拳的当事人,不可否认那一拳带来的力量。

  现在他的肘部,竟然也产生了些许的疼痛。

  “雄英是不允许打架。”

  他颠了颠肩膀,看着简八说道。

  一旁的布拉德.金没有说话,而是静静地在一边扫视着公亥简八的肉体,那才那股澎湃且汹涌的力量,他也从侧面清晰的察觉到了。

  不过他早就知道A班有这样的一个学生。

  在那次教师投票上,他还投了“同意入学”一票,但没想到这一届他还是英雄科-B班的班主任,A班竟然还是由那个橡皮擦担任。

  可惜了,原本想收公亥简八为衣钵的。

  “老师。”

  远处,饭田天哉和八百万百朝着这边跑了过来,也用不了几步就靠近了这片已经尘埃落定的地方,注视着他们的实战课老师。

  也就是欧尔麦特。

  “嗯……先带他去医务室……已经昏过去了啊。”

  蓝红色猛男回过头指着身后保护着的刺猬头少年,却发现对方早就已经平躺在地面上昏厥了过去。

  当身体完全放松之后,脱力带来的后果就显而易见,对此,欧尔麦特就非常的理解这种现象,年轻的时候,他也总发生这种情况。

  比如和当时的班主任格兰特里诺进行的肉体强化训练,十次有九次是要昏过去的程度。

  那时候的自己,还没有个性呢。

  “我也要去一趟医务室。”

  抚摸着身上烧焦的痕迹,简八移开手指,放在已经完成愈合形成死皮的地方,揭下一块块儿露出过分嫩滑的新生肌肤。

  虽然皮肤有些愈合,但仅仅只能治愈一些微量的伤势,看起来很唬人,实际上也就那样吧。

  而且去医务室,也不是为了治愈自己的伤势。

  伤疤,简八是不太在意的。

  有,没有,都不影响什么。

  “你要做什么。”

  布拉德.金闻言一愣,随即皱紧了眉头。

  虽然认同这个少年的实力,也不相信对方会做出更过分的事情,但事无绝对,出于责任,他必须要问出这么一句话。

  “嗯?”

  简八稍稍瞪大了眼睛。

  是在担心我做出更过分的事情吗?

  “放心。”

  他清了清喉咙,如沉钟般响亮的声音说出了他前往医务室的意思:“这场战斗虽然没有完事,但既然他都昏迷了,我还没到趁人之危的地步。”

  “我会等他醒过来,全身恢复完毕,在继续这场未完成的战斗。”

  “那也不行。”

  布拉德.金向前一步,顶在了简八的面前。

  “好了,我来说吧。”

  旁边,欧尔麦特打断了两个人的对视。

  “在雄英,是不允许私自进行打架的,公亥少年。”挺着胸膛,欧尔麦特一边将爆豪胜己放在支援机器人抬好的担架上,一边不回头的说道:

  “如果你想打架,我不会同意的。”

  目视着支援机器人扛着担架离开,他转过身子,用手拍着公亥简八的胳膊。

  “一会儿,聊一聊吧。”

  声音诚恳且温和。

  布拉德.金挑了挑眉头,深深的看了一眼眼前的两个人,没有再继续说话,而是越过这两个人,朝着医务室的位置走过去。

  总要有一个人去医务室陪护学生,欧尔麦特有事,那就他去呗。

  “去通知大家放学吧,已经到时间了。”

  侧过脸,欧尔麦特朝着饭田天哉与八百万百说道,眼镜男似乎还要说些什么,但八百万百轻轻的拍了拍他的金属作战服,然后笑着朝向欧尔麦特回答:“好的,老师。”

  说完,拽着饭田天哉就离开了这里。

  随着两人逐渐走远的身影,周围只剩下了简八与欧尔麦特两个人,后者抬头看了看前者,但诡异的都没有提前开口。

  夕阳垂钓在狭远的天边,余晖是微红的暖光,处于秋季开头的清风拂过周围的废墟,吹起一缕缕颗粒般的风砂。

  风景很惬意。

  没有在乎地面干不干净,公亥简八挑了块还算大的基柱,大大咧咧的坐在上面,扭头看向了欧尔麦特。

  “要聊什么。”

  先提出要聊一聊的人反而没有提前开口说话,简八只能选择自己先开口,况且他也有些好奇,要找自己聊哪方面的事情。

  欧尔麦特轻轻张开了嘴巴,脸色出乎意料的有些僵硬,接下来要说的话,并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容易。

  “想和你聊一聊……一些事。”

  欧尔麦特用手摸着自己僵硬的脸颊,他走到公亥简八的身边,盘膝坐了下来。

  眼神眺望着远方。

  黄昏倒垂,不知道是不是简八的错觉,他感觉欧尔麦特突然变的很不对劲,夕阳更加柔和,气氛却越发悲伤。

  红色的余晖,照耀在他们两人身上。

  “我呀,18岁就离开了这片土地。”

  半晌,他轻笑出声。

  公亥简八没有搭话。

  在网络上,他查阅过欧尔麦特的平生经历。

  毕业于雄英高中的英雄科,并在18岁的年龄前往到大洋的另一边继续深造,从小有名气,一路飙升到到22岁成为“和平的象征”。

  同年回国,直接越升至日本英雄公告牌日本榜单的No.1,在当时的日本英雄界,可以说是轰动至极。

  “你可能会有疑问,为什么我要找你说话。”

  突然,他扭过头朝着公亥简八看了过去:

  “因为你很强,我从来没见过像你这么强的年轻人,我像你一样大的时候,说实话,根本就不如你。”

  “我的前半段人生,糟糕透顶。”

  再说这句话的时候,他是笑着说出来的。

  “因为我强,所以要找我谈话吗?”

  简八在心里叹了口气。

  这是什么逻辑?

  “对,因为你强,所以你会吸引到别人一些异样的眼光,比如某一个恶劣的人。”

  欧尔麦特的轮廓深邃,只有蓝色的眼睛越发的明显,他的思想仿佛回到了过去的某个时间点里,回想着过去的某个人。

  “恶劣的人?”

  公亥简八转过头,上下打量着欧尔麦特。

  他大概猜到欧尔麦特要找自己说什么了。

  “对。”

  欧尔麦特顿了顿。

  “那是一个姓死柄木的……怪物。”

  …

  鄱口区外的电轨车站。

  带着兜帽的年轻人手里拿着一张涂鸦模糊的路线图,旁边跟随着长着一团黑雾头的绅士。

  “喂,确定家住在这边吗?”

  年轻人用肘部怼了怼旁边的黑雾头绅士。

  “啊,应该是吧。”

  黑雾头绅士显的有些无奈,对于死柄木吊的神经质,他已经深有体会了。

  明明是死柄木吊偷摸调查的路线图,偏偏要问自己觉得路线对不对,这不扯淡呢吗

  对不对我哪里知道,又不是我做的路线调查。

  “啊,算了,总之碰碰运气吧。”

  脸上并没有挂上手掌的死柄木吊耷拉着眼皮,语气有些懒散,两眼一抹黑的朝着标记好的地方走了过去。

  对此,黑雾头绅士已经不抱任何希望了。

  “就是这里吗?”

  停留在一所房屋门口,死柄木吊懒洋洋的抬起头,迎着夕阳一动不动,扫视着这户房屋的周围。

  “没什么特别的嘛。”

  声音里蕴含着些别扭。

  伸手,敲门。

  三声,门没开。

  “没人啊,雄英不是放学了吗。”

  死柄木吊抬起手臂,腕表上展示着时间。

  突然,他抬了脑袋。

  因为房屋里传来了一阵小跑的声音。

  “哥……唉?你是那位啊。”

  稚嫩的声音,娇弱的身躯。

  死柄木吊微微停懈了一瞬,随即,咧开一个足够危险的弧度。

  “小朋友。”

  他的手摸向了小朋友的脑袋,一边摸着一边往屋里进,身后的黑雾紧随其后,并伸手关上了门。

  “你哥哥呢?”

  这是关门前的最后一道声音。

  …

  说是要聊一聊,但其实说的并不多。

  一个姓死柄木的男人,是最恶劣的坏人,说不定还看上自己了,并且让欧尔麦特也为之紧张。

  告诉自己,是为了让自己提高警惕,除此之外,就是一些家常话,听起来没什么营养。

  简八总感觉,欧尔麦特想说的不仅仅只有这些,只是要在脱口而出的时候,突然放弃了对自己全盘托出的这个决定。

  这让整个过程都变得驴唇不对马嘴。

  没整明白。

  简八舒缓着气,走在回家的路上,身上套着早上穿过去的运动服,至于如同褴褛破条一样的作战服,则由欧尔麦特带走,进行重新制作。

  也不知道弟弟放学了没有。

  每天回家,都是让简八最为舒坦的时候。

  “哐当!”

  正侧边的大门突然被人推开,嘴里嘀嘀咕咕的年轻人第一个走了出来,不断用纱巾擦拭着自己的白手套,看起来行为举止非常怪异。

  身后,长着黑雾头的生命体同样离开了房屋,还不忘记把门关上,不过眼神看起来有些预料到了现在的这种情况。

  “咱们找错人了。”

  “我知道,我不也杀错了人吗?”

  年轻人骂骂咧咧的声音传进了简八的耳朵里:

  “下次还是你来找人吧,我不适合干这个工作。”

  杀人?

  简八停下脚步,静静地注视着这两个人。

  同一时间,对方仿佛察觉到了什么,灰蓝色头发的年轻人随意的瞥过来一眼,同时猛的瞪大了眼睛,仿佛发现了什么珍贵的宝物。

  一时间,空气里有些安逸。

  “你好!”

  沉寂了几秒,对方率先打了个招呼。

  “你好。”

  出于礼貌,简八脸上挂出了常规微笑。

  “啊……我叫死柄木吊,是过来窜门的。”

  蓝灰色的年轻人越说越兴奋,逐渐开始手舞足蹈,直接自报家门,快的让身后的黑雾头都没反应过来。

  “喂喂……”

  先生不让说名字啊。

  黑雾头在心里哀嚎着。

  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他感觉死柄木吊在报完名字后,对方的笑容就越发的深邃。

  不管是不是错觉,都不能继续放任他说下去了。

  一个健步拉住正在夸夸其谈的死柄木吊手臂,压抑着声音在他耳边说道:“别说了,赶紧走,你忘了先生不让你报名字吗?”

  听到他话语的前半段还有些莫名愤怒的死柄木吊,在听到“先生”这个字眼后突然安静了下来。

  啧。

  死柄木吊没有再继续说话,突然从一个充满着礼貌的年轻人突然变成了一个无礼的年轻人,与简八矗立着的身影擦肩而过,没有再说一句话。

  “他不会攻击过来吗?”

  回过头观察着越来越远的公亥简八背影,黑雾头有些疑惑的问着身边的死柄木吊。

  “不会。”

  说话的声音充满自信。

  “先不说我们有没有问题,就算有,他也不会攻击我们。”

  “别忘了,他是雄英的学生,是所谓英雄的嫩苗,而英雄如果肆无忌惮的动手,那就不是英雄了,是罪犯。”

  “只有罪犯,才能随心所欲的使用个性。”

  用舌头舔舐着唇角,死柄木吊脸上是毫不遮掩的讥讽:“英雄嘛,都爱做英雄嘛。”

  “说的很对。”

  骤然响起的声音在两人的耳旁炸响。

  “惭愧,我就是个普通人。

  本来也没那么多想法。

  但是你的名字,让我又有了些想法。

  你是再找我家吗?

  为什么要找我家呢?

  我认真的想了想,不能放过你。”

  死柄木吊来不及转头,却用余光看见了全身赤红且冒着沸气的身影。

  “底特律机关枪。”

  刮带着飓风一般的连珠炮重拳轰鸣一样在他的身上炸响,准确的落在了他身上的每一个部位,每一寸肌肤,每一寸骨头上。

  只有一息,喋血四溢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