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原生幻想 从英雄学院开始做猛男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15. 确认入学!

从英雄学院开始做猛男 封叁三 4140 2020.01.04 12:51

  漫长的假期,总是很无趣的。

  简八对此深有体会。

  平日里几乎没什么事情做,除了锻炼就是吃饭和睡觉,再不就出门和夜岚稻佐聚一聚。

  两个男人聚也没什么意思,基本就是吃饭,兴趣来了去商城打一打电动。

  中途有过一次班级聚会,大家都互相保存了电话号码,顺便庆祝一下夜岚稻佐与公亥简八分别考入雄英与士杰的事情。

  对,简八确定考入雄英了。

  消息还是提前知道的。

  先是欧尔麦特不知道从哪里要到了自己的电话,通知了自己一遍,并传达了“雄英不惧流言,望子成龙”的想法与信念。

  简八当时不胜感激。

  据说进行了教师投票,以压倒性的胜利同意招收简八,其中代表性操作就是名为根津的校长用一票否决权否决了拒绝招收的投票。

  据说当时投反对票的老师人都傻了。

  在第二天,简八收到了书面形式的招收信函,上面正式宣布招纳公亥简八为雄英.英雄科一年级A班的成员。

  第三天,简八在校内官网查看到了自己的成绩,不得不说,在看到成绩的一刻,简八才明白欧尔麦特所说的“雄英不惧流言”到底是什么程度。

  因为简八根本就不需要翻阅考生成绩,在第一个位置,也是最为醒目的位置,正正方方的展示着四个字——“公亥简八”。

  “本届雄英入学考试第一名:公亥简八”。

  太猛了。

  自己做出那样的“恶劣”的事,雄英依旧把自己列为了第一名,真不愧是雄英,换一个学校未必能做到这种程度。

  近期一部分的报刊与网页已经刊登了自己在雄英入学考试阶段所使用的“恶劣手段”,也有几家媒体试图采访雄英的工作人员,只不过没有雄英公关部回应而已。

  再往下拉就是具体成绩。

  网站上写的很清楚,本次考试以“击破分”和“救援分”组成,没有总分数,只看考生个人的表现成绩,就比如简八。

  击破分得到了91分,救援分0分。

  对简八来讲,这是可以接受的结果,毕竟他确实击败了很多假想敌,也确实毁灭了整片演习场地,对其他的考生也造成了一定伤害。

  不过0分……

  自从他上学前班开始,就没得过0分,这是第一次,还有些新鲜的感觉。

  再往下拉,就是其他考生的成绩。

  “咦?”

  全场的第二名,让简八有些思索。

  爆豪胜己……

  这名字熟悉啊,就是想不起来。

  击破分77分,救援分0分,这倒是和他有些异曲同工之妙,也不知道对方是不是经历了和自己一样的事。

  再往下看,其实就没什么熟悉的人了。

  第七名饭田天哉……这名字好像是那个在花泥市驻扎的著名英雄世家饭田氏的姓讳,不知道自己有没有见过他。

  第八名绿谷出久……击破分0分,救援分60分?

  这就有些不可思议了。

  一个假想敌都没有打败,偏偏获得了60分的救援分,一越成为全场第八的考生吗?

  说起来……这个名字。

  是那个绿藻头吗?

  简八突然在脑海里想起了那个有些畏畏缩缩,唯唯诺诺的绿藻头少年,和那个暴躁炸毛,嚣张跋扈的刺猬头少年。

  想起来他们是谁了。

  真是人不可貌相。

  简八反复回想着他对于绿藻头少年的直觉反应,无论从哪个角度来讲,那个少年都不具备强者的条件,当然,这其中也有不了解的程度在内。

  而且,绿藻头少年身上那股莫名熟悉的感觉让他有些在意,这种直觉真的不是随便出现的。

  也不知道对方会分在什么班级。

  如今的校园官网也只公布了考入英雄科的学生名单与成绩,明后天将会公布普通科、支援科的考生名单,而且,除了信函上有记录所分配的班级外,官方上根本就没有记载其他的消息。

  除了本人,谁也不知道其他人会分配在哪个学科与班级,一切都需要进入到班级才能知晓其他人的身份。

  “叮叮——”

  电话在亮起的屏幕旁响了起来,来电人是夜岚稻佐,简八扫了一眼心里就清楚对方要告诉自己什么事了。

  如果自己这边都出成绩的话,士杰也应该出了。

  “喂?简八!”

  “你在士杰考第一了对吗?”

  “为什么你会知道这个消息,你看士杰的校网了吗?这就没惊喜了。”

  “……”

  简八低头看着自己的触屏手机,突然不知道该怎么回应这个要给自己惊喜的男人。

  为什么要给我惊喜???

  “说起来,我明天就要提前去士杰了。”

  提前去?

  “为什么要提前过去?”

  “因为我要参与什么精英培育计划吧……昨天打电话告诉我的,没记全说的什么,就是要我提前过去接受训练,相当于提前适应高中生活。”

  哦?

  明目张胆的开小灶啊。

  哪怕雄英收录了自己,也没说到这种程度,看来士杰真的很重视夜岚稻佐这个人物,毕竟一直在英雄公告牌日本榜单上被雄英压的死死的。

   No.1与No.2都出自雄英,这让一直与雄英较劲的士杰怎么可能咽得下这口气呢?

  这种程度的重视,一定是夜岚稻佐表现出了对应的实力。

  “你在考试过程中表现的很好吧。”

  “那当然了,我可是士杰今年入学考试唯一的满分学生啊,要不然为什么当时要送给我烤肉餐厅的体验卷呢?”

  满分……这就放心了。

  简八舒了口气,作为夜岚稻佐不承认的猛男带头大哥,自己对于小弟的人生还是很关心的,毕竟夜岚稻佐是一个有望走向肌肉悍男之路的男人。

  平日里只有自己块大,简八还是很寂寞的。

  相互嬉闹几句就挂掉了电话,那边的夜岚稻佐匆匆忙忙还要和家里人准备行李,既然不打算过去帮忙,就别耽误人家收拾东西了。

  电脑的屏幕逐渐变暗,简八依靠在椅子上,抻着手活动着自己的筋骨,母亲自上次见面之后在家里住了一晚就出门工作了,父亲早上送完弟弟上幼儿园就消失不见了,也不知道去干什么。

  整个空荡荡的家里只有简八一个人,和自己放了两个咖喱块和土豆牛肉烩成的午饭,手机漫不经心的在手里滑动着,随意翻阅着今天的热点新闻。

  没什么值得关注的。

  无非是哪个英雄又抓捕了罪犯,然后他的的工高牌又上升多少多少位,然后发表了一大串鸡汤言论,在围观群众欢送的声音中离开。

  简八吹了吹勺子上米饭的热气。

  有光的地方就有黑暗。

  在这个社会,英雄不代表没有混日子的人,只是少见而已;罪犯也不是全部都泯灭了善良,只是信念不同

  比如这条新闻里的这个涉嫌杀害英雄的人。

  斯坦因嘛……

  忍者般的打扮,极端的容颜,虽然不认识他,但简八感觉,在看到这个人的时候,自己心里就会产生压抑的感情。

  …

  就这样又过了半个月,简八终于收到了学校邮寄过来的入学函和一套得体的校服,信函上表明要明天早上去所在班级报道,并用这入学函在门卫处证明自己的身份。

  也不知道雄英从哪里要到自己的身体尺码,校服竟然格外的合适,应该夸赞一下雄英吗?

  不过……

  听说雄英没有开学典礼和学校参观这两个常规活动,在第一天就需要进入到学习的状态。

  在这方面,简八还是比较认同的。

  男人的热情就应该用在变强上啊!

  夜岚稻佐已经很久没有与自己联系了,这只有一种可能,就是自己这位挚友正在接受着士杰封闭式的精英训练。

  手机什么肯定是上交了,不然以夜岚稻佐的性格,怎么可能不打电话过来和自己兴奋的说着这一切呢?

  转为秋天的傍晚,有些凉意。

  公亥简八拿着入学函,坐在后院他新搬过来的树墩上,抬头看着夜空。

  没有星星,只有紫黑色的一片覆盖。

  身上锻炼流淌出来的汗液基本都风干了,简八只是随意的擦了擦,一会还是要去洗澡。

  “呼,明天就要去上学吗?”

  背后传来了父亲的声音和进入后院的脚步声,然后停在旁边,放置了把塑料椅子,然后坐在上面,陪着自己的儿子一起看夜空。

  “对。”

  简八转过头,对着自己的父亲热情的笑着。

  “很好,这很好。”

  父亲的手里握着一瓶罐装的啤酒,他看着在自己旁边如同小山一样的儿子,表情说不出来是欣慰还是激动。

  “公亥家就是普普通通的市民家庭,没想到也能生出一名雄英的高材生啊?”

  他的眼眶中有些晶莹,隐藏在眼镜之后,只有简八看的清楚,也看的真实。

  “我会,出人头地的。”

  张了张嘴,简八其实想说很多,比如感谢父亲对自己的鼓励,感谢家庭对自己的支持,但转念又觉得,这么说有些太扯了。

  那还是说点实际的吧。

  出人头地,就是父母对儿子的期望之一。

  “好。”

  画面没有热血,没有感伤,相反则有些温馨,如流水般细润,父亲没有多说一句话,只是拍着简八的肩膀,回了一个字。

  然后痛饮着手里的啤酒,并拽着塑料椅子回屋,整个后院,又剩下简八一个人了。

  心里情绪,难以形容。

  父亲的爱,是简八接触最多的爱。

  雄英,也曾经是父亲的希望吧。

  简八从树墩上站了起来,休息够了,那就要继续锻炼自己的身体了,既然都答应父亲要出人头地了,总不能随便意思意思吧?

  称霸全雄英从你我做起。

  “一万次重拳。”

  再次嘹亮的声音让简八的夜晚不再平静,也让回到房间的父亲心绪波动,只有睡在简八床上的幼弟甚九迷迷糊糊的翻了个身继续睡。

  …

  这是一处酒吧的装饰风格。

  死柄木吊无聊的坐在酒桌前的旋转椅上,手里锋利的匕首随意的划着木桌,造成一道又一道的裂纹。

  “嗯……”

  穿着贴身的西装,脸上如同一团黑色的雾气的人型生物似乎想要阻止死柄木吊的行为。

  “闭嘴,黑雾,我们又不是真做生意。”

  尽管死柄木吊脸上遮掩着一只带着白手套的手,但依旧能看清别人的行为还是视力发达。

  名为黑雾的人形生物无奈的点了点头,这个店铺是他盘下来的,原本还以为是的要开,还置办了一身衣服。

  没想到店不开,纯粹当家用了。

  这就有些尴尬,毕竟黑雾到底还是花了不少钱的,而且每个月还要还房租。

  这么想想他觉得自己更累了。

  “话说回来,让你调查的人怎么样了。”

  死柄木吊朝着黑雾看了过去,后者则默默地从柜台下面的取出一张贴有相片的白色纸质资料,直接递给了他。

  “这么快吗?”

  死柄木吊有些惊讶,没想到老师指派给自己的人这么好用。

  “因为没什么好调查的,他父亲是个拥有个性的普通居民,母亲是日本警务部的对外行动队总队长,自己则在考入了雄英,是这届的第一名。”

  “雄英?欧尔麦特任职的学校吗?”

  死柄木吊仿佛来了兴趣,他将手上的资料放在桌子上,用手里的匕首在空中虚实的瞄准着相片里面的少年。

  “说起来,为什么要调查这个少年呢?”

  黑雾重新用打杯布擦拭着红酒杯,然后疑惑的向面前的死柄木吊问了过去。

  “啊……我还没告诉你吗,因为十二墓哉那个家伙让我杀了他。”

  用左手拄着自己的脸庞,死柄木吊用另一只手将匕首狠狠地插进了相片里的人脑袋上。

  “那我们要杀吗?”

  “当然…不杀。”

  将匕首从木桌抽上抽出来,死柄木吊随意的将它扔在一旁:“对十二墓哉来讲,杀不杀这个少年没有意义,只是因为我出现了,所以顺便让我杀一杀而已。”

  “而且我敢肯定,只要我们杀了这个少年,转头十二墓哉就会对我们出手。”

  他的声音有些沙哑。

  “这是拿我们当刀呢。”

  说完,他抬头看了一眼看不出任何表情的黑雾,而后者什么都没说,只是静静地擦着杯子。

  死柄木吊突然笑了笑。

  “不过……雄英入学第一名是吗……”

  他一边笑着,一边将手放在了相片上,连带着相片与部分桌面,都如同灰烬般飘荡在了空气中。

  “这就有杀的必要了,找机会吧。”

  “呀嘞呀嘞……”

  看着沉浸了兴奋状态里的死柄木吊,黑雾看着桌面,心里其实有些肉疼。

  这木桌也是他花钱买来的啊!

  可恶。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