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原生幻想 从英雄学院开始做猛男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30. 竞选班长

从英雄学院开始做猛男 封叁三 4217 2020.01.20 12:15

  之前发生的事情,没那么容易揭过。

  在临近傍晚的时候,公亥格伯提着一沓啤酒,路过街道的时候看到了坐在警戒线里的自己,通过和冢内直正的和谐交流,自己被准许回家。

  但不能离开鄱口区。

  冢内直正不知道的是,就算他不说这句话,简八也不会走,谁知道自己离开后,家人能够依靠谁?

  因此,学业就暂时停止了下来。

  对了,还有一件事需要说一下。

  那就是欧尔麦特始终也没有出现在案发现场,而冢内直正仿佛也忘了指望对方教育自己的事情,这事都没提,就算是过去了。

  也不知道欧尔麦特去忙什么了。

  那个倒霉的邻居被警务部封锁了消息,一家三口人,和自己家一样的搭配,都是爸爸带儿子又带弟弟,估计也就是这个原因,让他们惨遭了毒手。

  “唉。”

  抬头看着月亮,简八长长的叹了口气。

  罪恶感慢慢涌上心头。

  说到底,简八也是个三观正确的人类。

  他缓缓攥紧了拳头。

  胸口的疤痕并没有因为身体的自愈力而进行修复,而是堂堂正正的印刻在上面,并不能不能治愈,而是简八放弃了治愈的机会。

  这道疤痕,背负着自己失手的罪恶。

  父亲去哄弟弟睡觉了,房屋的门口是日夜不息进行家庭保护的警务力量,这些人员都是冢内直正分配过来的,配置齐全,真枪实弹。

  听说,是母亲特异从警务行动部队调出来的直辖下属,也是跟随了母亲一路的老部下,实力与忠诚都有保障。

  当然,他们负责警戒外面。

  内部就由自己进行守护。

  拳头攥的越来越紧。

  …

  “事情难办啊。”

  深夜,警务部行动队二科室的灯依然明亮。

  冢内直正挥舞着手臂在白板上用黑笔涂涂画画着一些线索,看他的脸色,似乎进行的并不顺利。

  稍远一些的位置上,依靠着办公桌的瘦弱版欧尔麦特用手摸着自己的下巴,似乎在思索着什么。

  “死柄木……有孩子了?”

  半晌,冢内直正脸色难看的开口说道。

  作为日本官方人员,冢内直正非常清楚“死柄木”这三个字在日本个性历史上到底代表着什么意思,那是被日本首府进行篡改且永久封存的一段黑暗的过往。

  “不可能。”

  欧尔麦特斩钉折铁的进行否认。

  作为世代将与死柄木为敌作为使命的男人,他非常清楚,拥有这个姓氏的人到底恶劣到了哪种程度。

  生孩子?

  无稽之谈。

  那个家伙早就不把自己当人看了。

  但是,又说不通。

  这个死柄木吊是从哪里蹦出来的。

  “除了名字,没有任何线索。”

  冢内直正叉着腰,将手里的黑笔扔在一边。

  “不知道个性,也不知道在哪,两眼一抹黑。”

  一边说着话,他一边朝着欧尔麦特做出摊牌的手势,这种情况下,他也没什么办法,这两个人就像是凭空出现在日本一样。

  干净的什么消息都没有。

  “你那个学生,动手动的太快了。”

  略显埋怨的语气,让欧尔麦特的笑容有些尴尬,毕竟他也看监控了,公亥简八的身手完全可以用风驰电掣来形容。

  “算了,谁叫这涉及家人了呢。”

  看着欧尔麦特的表情,冢内直正撇着嘴摇了摇头,他也并不是真的要因为公亥简八的事情让自己的挚友难堪。

  “不过他也是……太狠了吧。”

  说到这里,冢内直正回想起了监控中录到的情况,不过是一个照面,一个名字,一句在当时还没有证实的话,公亥简八就敢暴起伤人。

  出手就奔着非死即伤的态度。

  太狠了。

  不过不是之后亲眼目睹监控录像,冢内直正很难相信,那两个人的惨样是由那位笑起来很爽朗的肌肉少年做的。

  “还是得先去试着找这两个人。”

  欧尔麦特没有接他的话茬,而是迈着骨瘦如柴的身体,移动到了白板的面前。

  他总感觉,这个名叫死柄木吊的家伙,有些莫名其妙的熟悉,对他而言,这并不是一件好事。

  “嗯,那公亥简八那边,可能不能继续上学了。”

  “不行,他不能不去学校。”

  欧尔麦特摇摇头,表情有些慎重。

  “为什么?”

  冢内直正没想明白。

  “因为雄英更加安全。”

  欧尔麦特是这么说道。

  公亥简八,已经暴露出来了,无论死柄木吊和他想象中的那个人有没有关联,他都不能去赌,不可能毫无人道的将公亥简八藏起来,他欧尔麦特也不会做那种事。

  唯一的解决办法,就是雄英了。

  至少还算是安全。

  至于他的家人,加倍警力,以他对那个罪恶之王的了解,其实还不至于做出危及家人这种下三滥的举动。

  这次的行为,很可能是这个名为死柄木吊的年轻人自己的主意,不可能是那个男人的主意。

  因为那个人非常的孤傲。

  是对自己实力绝对相信的那种孤傲。

  …

  第二天早上六点,公亥家的门铃就响了。

  早练结束的公亥简八气喘吁吁的打开了房门。

  应承着阳光之下,是体格硕大袒露出牙齿在微笑的欧尔麦特。

  “欧尔麦特老师。”

  简八绽放出笑脸,微微侧开身子,准备礼貌的邀请欧尔麦特老师进来坐坐并聊聊天。

  “不,就不进去坐了。”

  欧尔麦特笑着伸手表示拒绝,他如今每天能够维持身形的时间并不多,下午还要继续训练,不能冒险将时间花费掉。

  “我说完事就走,得去学校提前备课。”

  “那好,但……什么事?”

  “你可以重新上学了。”

  这个消息,让简八稍微惊讶了一小会,不会立刻就恢复了平静。

  “抱歉,欧尔麦特老师,我恐怕不能去学校。”

  他的话语和神情都非常坦荡。

  “我还有家人。”

  明明只有五个字,却让欧尔麦特感受到了他话语中的坚决。

  “你不用担心家人的安慰,会有越来越多的警力扎根在周围,同时我们也申请了职业英雄的庇护,是一个很强的家伙。”

  他顿了顿,注视着那双透亮又坚定的眼睛:

  “说实话,你只有不在这里,才是对你家人最大的保护,如果不出意料,你已经被盯上了。”

  “盯上了?什么意思?”

  “就是……字面意思。”

  欧尔麦特用手比划着他话语中的意思,试图从侧面让简八明白他说的是什么意思。

  “抱歉,我不能说的太细,但你要相信我,公亥少年,你只有离开这里,才是对你家庭最安全的行,”

  “相信我,我会安排好你家人的安全。”

  欧尔麦特的声音特别的诚恳。

  简八没有立刻表态,他并不相信对方口中的警务人员与职业英雄,但却相信开口说话的这个人。

  因为他是欧尔麦特。

  迟疑着,简八注视着欧尔麦特,轻轻的点下点头。

  “谢谢你的信任。”

  仿佛放松一样的缓了口气,欧尔麦特保持着一如既往的灿烂笑容,如此光明磊落的微笑,竟然让简八也有些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

  还没走进班级,就能在门口听见里面一如既往吵吵闹闹的声音,直到简八伸出手轻轻的把门拉开,视线聚集在他的身上后才逐渐平息。

  “简八,早!”

  兴奋的切岛锐儿郎率先与简八打了招呼。

  “简八!”

  贴着便利贴的绿谷出久高兴的摇着左手臂,而他的右手则继续保持着绷带的形式吊在胸膛前,也不知道他到底在高兴什么。

  轰焦冻抱着复杂的目光坐在一旁,看起来恢复的不错,至少从袒露的外表上没有看到伤势。

  窗户边,爆豪胜己一动不动的凝视着外面,哪怕是简八拉开门进教室也没有让他选择回头,就当没有听见呼唤公亥简八的声音一样

  值得一提的是,除了脑袋,他脖颈往下通通缠绕着白色的白色,如同木乃伊一样的打扮,颇有喜剧特色。

  这些场景,都被简八看在了眼里。

  “你们早。”

  简八将手掌摊开,笑着朝眼前的同学们说道。

  虽然仅仅过去十多个小时,但简八强悍的身体素质与实力已经在英雄科A班达到了深入人心的地步。

  轰焦冻与爆豪胜己的相继战败,也确定了公亥简八成功登顶班级实力第一的“特殊地位”。

  甚至,整个高一也不一定能找出一位可以和公亥简八抗衡的同龄存在。

  如果不是“雄英三巨头”在这里创造的历史太过辉煌的话,班级里说不定认为简八全校第一的大有人在。

  “来了就坐吧。”

  身后,相泽消太传来颓废的声音。

  “我正好有些事要和你们说。”

  待简八也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相泽消太移动,到了讲台上面,罕见的没有携带他那珍贵无比的黄色睡袋。

  这让他看起来也多了几分严肃的样子,但也就几分而已。

  因为邋遢的风格还是保持的相当到位的。

  “大家早上好。”

  “早上好,老师!”

  日式的常规教学问候之后,相泽消太的脸色突然变的相当的难看。

  他不断地将视线从简八身上扫过,放在轰焦冻的身上,又转移到绿谷出久的绷带手上,最后停留在暂时需要拐杖移动的爆豪胜己身上。

  额头上的青筋隐隐跳动。

  “昨天,你们的战斗训练大家都辛苦了。”

  “我已经看到当时的录像与相互对应的成绩了,非常不错,啊,给我留下了相当深刻的印象。”

  “有多深刻?”

  “就像是在校长办公室写了一万五千字的检讨那样深刻。”

  砰。

  相泽消太手心的粉笔被掰断了。

  他没有咆哮的说话,而是用一种极其平淡且诡异的态度在形容他愤怒的语气,让人有些不寒而栗的感觉。

  “爆豪胜己,你的能力值得肯定,但是以后不要再做那种如同小孩子一样泄愤的举动了好吗?”

  切。

  爆豪胜己啧了下嘴。

  “还有你,公亥简八。”

  “你的实力毋庸置疑,但是要懂得如何克制的使用力量,不然以后你没有办法参加作战训练。”

  说到这里,相泽消太叹了口气。

  “和你打一回就得住一次院,估计班级很快就要物理减员了,这种情况,还是及时克制为好。”

  将心里的话全部说完,相泽消太又恢复到了往常懒洋洋的模样,耷拉着一双死鱼眼,从怀里拿出一张写满了小字的白色纸条。

  “那么,现在开始班会。”

  班会?

  这个词语,简八从来没有感受过。

  有意思。

  “虽然可能有些仓促,但今天还是要请你们……”

  “决定一下年级委员的人选。”

  咔!

  果不其然,班级瞬间开始沸腾了起来。

  “终于来了一次像正常学校的活动了啊。”

  丽日御茶子感叹的说道。

  “好!我要做班长!”

  切岛锐儿郎重重的拍响面前的书桌,整个人矗立在地面上,高高的举起了攥紧的拳头。

  “这个华丽的职位,就应该搭配华丽的我。”

  “我要当领导!选我选我!”

  “我的竞选口号是女生的裙摆全体膝上三十公分。”

  葡萄男孩挥洒着名为青春的汗水,将自己张狂的发言混淆在周围密密麻麻的人群中。

  这也能行吗?

  应该不会有人投票吧。

  简八还没来得及细想,正义的伙伴就在旁边握紧了葡萄头男孩的手臂。

  “我投你一票,好兄弟。”

  那是黄色头发的上鸣电气。

  正所谓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革命的友谊就此建立,两人双双握手,友情从陌生直接升华到了你我好兄弟的境界。

  “你不选吗?”

  正当简八看热闹的时候,离他隔了一个过道的轰焦冻突然出声朝他问道。

  “有什么说道吗?”

  “有的。”

  轰焦冻轻轻的点了点头:

  “在其他的学校,班长可能就是一个打杂的人,但是在雄英的英雄科里,班长这个称呼就并不简单了。”

  “合理的引领团体,也是为将来成为职业英雄打下良好的基础,在毕业之后,简历上如果有曾经担任过英雄科班长经历的话,会在加入其他事务所的时候有一定程度的加分。”

  出身于名门望族,英雄世家的轰焦冻讲解的非常透彻,简八也听的非常明白。

  班长啊。

  国中的时候,自己有举手的时候,但由于体格太过吓人,最终以零票反向当选第一。

  夜岚稻佐那个家伙,倒是蝉联了三年班长。

  这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呢?

  没有体验过。

  好想体验一次。

  硕大的体格突然站起身子,将身后的椅子直接刮到,与地面碰撞的响声当场吸引了班级所有人的视线。

  “我要竞选班长。”

  简八脸上是一副认真的表情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