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原生幻想 从英雄学院开始做猛男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14. A.CFsy

从英雄学院开始做猛男 封叁三 3848 2020.01.03 13:25

  14.母亲

  回到家的时候,已经是接近晚上六点了。

  在参加完雄英的入学考试之后,还需要渡过这中间漫长且悠闲的初中毕业假期,能不能考上雄英这件事简八已经不做思考了,听天由命。

  考上最好,考不上就当给自己放肆的惩罚了,直接在这周边挨家面试英雄事务所,以自己的实力,混口饭没有问题。

  最难不过从最底层开始奋斗。

  推开家门,简八就发现了一个事情。

  在玄关门庭,平常只摆放运动鞋、小版运动鞋和老款皮鞋的位置上,多了一双黑色圆头的普遍高跟鞋。

  这双鞋……

  “是母亲回来了吗?”

  猜想不如直接询问,简八用脚蹬掉自己的鞋,探出头对着客厅问了过去。

  “想我了吗?”

  传回来的声音有些英气,也有些中年妇女独特的嗓音存在,裹着围裙的女人和帮忙在厨房打下手的父亲一起看了过来。

  果然是自己的母亲。

  简八长长的叹了口气。

  对于自己的母亲,他实在没有什么好说的,一年回家次数一只手都数的过来,从自己的弟弟甚九一岁至今,见面有没有超过十次?

  十足的工作狂人。

  “还好。”

  简八的回答有些许的客气。

  “不过您今天怎么回家了呢?”

  踏步走在屋内的走廊里,几步的距离简八就靠近了自己的母亲,脸廓上的鼻子与眼前这位英姿飒爽的女性有些相似。

  “因为你。”

  原名为珍和青子,在嫁给公亥格伯之后随夫姓更名为公亥青子注视着自己最强悍且壮硕的儿子这么说道

  因为我?

  简八的右眉微微挑起。

  “是……商业街事件?”

  “对。”

  公亥青子脱下了自己的围裙,交给了一旁重新恢复做饭状态的格伯,拉着自己大儿子的手前往了客厅,坐在沙发上。

  然后严肃的看着自己的儿子:

  “你做了一件错事。”

  这下,简八的两束眉毛都挑起来了。

  “听我说完,儿子。”

  公亥青子用手势制止了简八的反驳,她起身从客厅角落摆放的衣架上摘下自己的公文包,从里面取出一沓已经开封过的资料。

  然后缓步坐回沙发上,将这些资料放在沙发前的长桌上,简八用余光粗略的观察了一下,没有介绍信息,全是密密麻麻的字体。

  “那个野猪人,你不应该招惹他的。”

  “他不是一个简单的罪犯。”

  话说两段,母亲的声音严峻且庄严。

  “我没有惹他。”

  简八摇了摇头:“是他自己招惹的我。”

  说完,简八突然轻笑出声。

  “他就不应该招惹我。”

  说话的姿态,让许久未见到自己儿子的母亲有些怔住,他感觉自己的儿子有些不同,好像更加自信了。

  好吧,恐吓儿子失败。

  公亥青子咽了口唾沫,这就是她不总回家的原因,作为一个在日本警务部任职的女性行动队大队长,是个人都知道她付出多少不为人知的辛苦,才能坐到如今的位置。

  可她偏偏在面对家人的时候,没法严肃的说话,这简直就不敢想象,恶名昭彰的警务部”女魔头”,也会有温情的一面出现。

  啧。

  难办了。

  自己的儿子已经不是小时候能糊弄的时候了,不过说起来,自己这个儿子从来就没被糊弄成功过吧。

  “那个野猪人,是有什么身份吗?”

  “你先看,这些资料是我从档案室拷贝出来的,理论上不能给家人看,不过你是我儿子,比你父亲顶用,看看也没关系,以后我不在家,保护家人的任务就交给你了。”

  母亲的声音并没有压低音量,因此厨房传来了父亲用铲子砸锅的抗议声响。

  “好。”

  将长桌上的资料拾起,粗略的扫了一遍第一页,简八恢复如常的眉头就拧了起来,白纸黑字上印刷的内容,让眼前这个猛男都感觉有些触目惊心的意味。

  看了不到十五秒,简八就抬起了头,刚毅的轮廓上嘴巴无声的吐着几个只有自己母亲能够看懂的字。

  他这是在避免父亲在厨房能够听见。

  而母亲则郑重的看着他,然后重重的点了点头,确认了这个几乎要在公亥简八脑袋里爆炸的消息,同样用嘴巴无声的吐了几个字。

  “人造个性。”

  简八手里攥紧的资料上有些被巨力捏成的褶皱样,上面的一大串字数暴露在外面,远处的电视机黑着屏幕,上面悬挂着的老实空调散播着自己的能力。

  那是沁人心脾,又深入骨髓的寒意。

  “野猪罪犯,本名山石更木,罪犯代号喰食鬓钢。

   31岁,幼年在广口町长大,无个性者,在20岁突然被发现拥有复合型个性『人型野猪化+钢铁鬓毛』,并从当日成为罪犯。

  穷凶极恶之徒。

  疑似隶属于首府大财团A.CFsy(Freemasonry=共济会)之下,因为有模样接近、身高体型类似的人多次目击在那位名叫十二墓哉的财团会长周围。

  同时,无法排除首府大财团A.CFsy是否与最大犯罪集团之一的异能解放队有所关联。

  何为人造个性?

  疑似科学制造,目前没有任何实体被官方发现,不清楚是针筒式注入还是药剂式消化,不过如今已经在海岸边仓库捕获到大量人造个性试验品的活体,以及堆积起来数千具被烈火焚毁的尸体。

  普遍试验品活体都皮肤溃烂,体生恶臭,平日骨骼痛楚难忍,寿命不长,大多在3–5个月就失去了寿命,或自杀身亡。

  试验品年龄不定,老少皆有。”

  注视着自己儿子全部表情的青子,伸出手轻轻的拍在简八的粗壮的胳膊上,安慰道:“其实,没那么严重。”

  “我给你看这些资料,是让你有所准备,现在还有任何证据证实A.CFsy财团与人造个性有关,再说,以它们的气量,不会因为你抓了一个手下,就对你大打出手。”

  “因为你娘好歹还算行动队的大队长,对方根本犯不上招惹这边,罪犯挨抓,只能认自己点背,我也是存了吓唬你的心思。”

  厨房里,做饭的公亥格伯到底还是叹了口气,这娘们说话声音太大,不是自己想听,属实是余音绕梁了。

  简八的表情逐渐恢复正常。

  他并不是害怕,也懒得反驳自己的母亲,而是在这个世界生活了十几年,他本能对这件事产生的不可思议。

  以人体做实验……

  “就因为是财团,所以无法调查吗?”

  “当然,你知不知每年A.CFsy给首府捐多少钱?各种灾害它们财团都第一个出资出力,因为没有证据,连调查都需要小心翼翼,一个疏忽,全警务部都要挨训。”

  “这样的慈善良心企业,谁会相信他们用人命摞人造个性的事?就算首府有人猜到,也会装不知道。”

  公亥青子说的话,让简八难以反驳。

  因为事实就是如此。

  “所以,你还是不要招惹他们了。”

  简八没有立刻反驳母亲的话。

  他确实很想对着母亲说“我拒绝”,但涉及家庭,就必须慎之又慎,假如自己没考上雄英还好,万一考上了,家里谁来保护?

  先不考虑这个问题了,因为有一点母亲说的很快,A.CFsy是不会因为野猪人被抓就针对他的,它们不可能给自己留下任何一点嫌疑。

  “饭做好了,我去楼上叫甚九。”

  格伯将饭菜都摆在了餐桌上,然后出声示意了一下远沙发上的母子二人组,走在楼梯上去招呼自己他的小儿子去了。

  不知道是庆祝儿子考试,还是庆祝老婆回家,总之这一顿饭有些丰盛,几乎摆满了整片餐桌,荤素搭配,香味昂然。

  “好久没有在家里吃饭了。”

  公亥青子坐在了简八旁边的椅子上,看上去是有些怀念的表情,她用手煽动着热锅上面的香味,用鼻子嗅了一下。

  “嗯……好香!”

  …

  更远的地方,漆黑如墨。

  雍容华贵的黑色长瓷盖在了周围狭长的长廊上,没有灯,只能隐约看清周围的痕迹。

  地面上,渲染着一片红一片白的迹象。

  红是血液。

  白是白瓷。

  走在上面,有时候脚下会传来“嘎吱嘎吱”的声音,配合着周围的环境,大多数正常人都无法在这个环境中安心行走。

  反正青年是这么想的。

  头上是灰蓝色的头发,穿着迎合着周围环境的黑色长袖,脚下确是一双红色的运动鞋。

  他走在这条长廊里,跟随着前面身材魁梧,腰杆挺拔的黑西服壮汉。

  不过他的表情有些模糊,似乎被什么东西遮掩了一样。

  “到了。”

  引路的黑西服壮汉声音有些轰鸣,震的青年耳朵有些不舒服,他侧过头尝试躲避一下声音,却没想到声音在整个长廊里来回荡漾。

  回音?

  这条走廊的设计,不应该有回音才对啊。

  算了……

  “你不害怕我伤害到你们会长吗?”

  青年的声音有些疑惑,又隐隐有些疯狂和戏谑的意思。

  黑西服壮汉的表情狞成一个狰狞的弧度,他的眼睛在黑暗中如同红笼:

  “你可以试试,杂碎。”

  “切。”

  相互对视了几秒,青年率先颠了颠肩膀,双手也拉开,一边做了个无奈的表情,一边迈进黑西服已经拉开的大门内。

  主观依旧是黑色,但还是能看这是一个房间。

  不过房间不大。

  黑色的钢琴,黑色的电视,黑色的床,远处是一长面透明的硕大玻璃,屋里唯一的光亮是外面的月光照应,能看清距离大门不远的位置,有一座黑色的沙发。

  沙发上坐着一个人。

  表情温和,翘着腿,视线儒雅的看着进来的青年,似乎有些好奇对方为什么敢来找自己。

  “我是十二墓哉,你找我啊?”

  没想明白,沙发的年轻人决定自己开口问一下。

  “对,合作吗?”

  “啊?”

  青年的话语,让视线儒雅的年轻人有些呆愣,随后他笑出了声,且声音越来越大,仿佛这是一个多么好笑的问题。

  “不好意思……咳咳,那么你是谁。”

  笑的岔了气,年轻人挥手示意了一下,门外一直注视着屋内的黑西服壮汉露出了森白的牙齿,一步一步的朝着背对着他的青年走了过去。

  “我啊……我叫……”

  背后的黑西服壮汉已经靠近,甚至伸出了自己的手,就要在下一秒擒住眼前这个青年的脖颈。

  而青年,摸摸的摘下了自己脸上的“面具”。

  那是一只手。

  “别碍事。”

  青年没有转身,而是用另一只手直接朝着背后摸了过去,就是简简单单的摸了过去。

  就这?

  黑西服壮汉的嘴脸咧的更加狰狞。

  “死吧,杂……”

  噗嗤。

  沙发上坐着的年轻人表情不变,依旧儒雅随和,哪怕星星血滴溅到了他的脸上,他也是如同贵公子一样的做派。

  青年的背后被扭曲的血液覆盖,收回的手上也沾满了黏稠的液体,他随意的甩了甩,毫不在意的看着沙发上的年轻人。

  黑西服壮汉的位置,已经是一摊血肉。

  “我叫死柄木吊,会长。”

  他夸张的对着沙发上的十二墓哉摆摆手,就如同好像在互相打招呼一样。

  “那么,合作吗?”

  他又重新问了一遍这个问题。

  十二墓哉没有第一时间回答,而是将溅到自己脸上的血液用手指捻了起来,放进了手里已经准备好的试管里,同时喃喃自语着:

  “阿宰还是不错的,他就是不知道你的个性才会死,这样不行,得复活他。”

  复活?

  死柄木吊头发下表情越发兴奋。

  果然……这里没有来错啊!

   A.CFsy财团的会长“十二墓哉”,果然和传说中一模一样。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