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原生幻想 从英雄学院开始做猛男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8. 那就去雄英上学吧

从英雄学院开始做猛男 封叁三 4612 2019.12.28 14:50

  日本的警务部处于本庆区的核心,范围广泛且拥有专门的庭院与操场。

  并且科室很多,单单一个行动队,就包括了三种不同的科室负责,如同蛛网一样相互链接,相互支援。

  冢内直正,就是行动队–二科室的室长,主要负责收押拥有个性的罪犯犯罪,或按照案情调动各种级别的英雄用于辅助。

  对于警务的一些信息,公亥简八还是有些熟悉的,因为他的母亲同样也是行动队的一员。

  “呀,他是珍和青子的儿子吗?”

  抿了一口咖啡的冢内直正一脸惊容,作为同事,他怎么可能会不清楚资料上显示的这个女人是谁。

  那他没有听过对方说起公亥简八的名字,就真的可以说是……一点都不奇怪了。

  因为珍和青子,正是行动队–一科室的室长,负责分析刑事案件并担任行动队大队长的女人,也是整个日本警务部最出名的工作疯子。

  对于冢内来讲,也是私事与公事分的异常清晰的前辈,为了工作甚至常年住在距离警务部最近的员工房内,据说一年能回两次家都已经算多的狠人。

  卧槽。

  冢内直正颤抖着手将咖啡放回桌上。

  …

  从下车到进入到那位警官的办公室后,原本的尴尬的气氛早就已经缓解下来,同时欧尔麦特也知道了事情案发的经过。

  “所以说,为什么要抢劫快餐店呢?搞不明白。”

  夜岚稻佐坐在办公室待客的沙发上,脸上皱紧了眉头,在他旁边的就是套了个背心的公亥简八,以及矗立在一旁的欧尔麦特。

  背心是警务部专门配发的警用背心,到来这里后就被冢内直正要过来给简八穿上,毕竟在这里露肌肉不太好,所以尽管这常规码的背心有些勒挺,简八也默默选择了接受。

  “抢劫快餐店……还不如抢劫银行。”

  虽然没有人回应,但夜岚稻佐还是说着自己对于经过的见解,毕竟太匪夷所思了,竟然在雄英商业街进行抢劫,还不是抢的银行。

  劫匪是疯了吗?

  欧尔麦特倒是有些想法,但他不能跟眼前的两个少年说,只能在他们两个走之后与冢内进行讨论,不过,还是难以置信……

  他的余光放在了公亥简八的身上。

  这样的身体素质,真的是十五岁的男孩可以掌握的吗?

  谁十五岁有这么猛?

  而且,这样的苗子……

  他的轮廓越发深邃,依靠在墙壁的阴暗内让人看不清样子。

  绝对不能被All For One发现。

  “你叫夜岚稻佐是吗?”

  犹豫再三,欧尔麦特还是最后选择开口,他注视着充满热血的运动服少年,脸上熟悉的微笑已经再次出现。

  “对!我叫夜岚稻佐!”

  沉浸在被偶像喊出名字的喜悦当中,夜岚稻佐脸色都有些兴奋的发红,他握紧了拳头,从沙发上站起来,大声的汇报着自己的名字。

  这个少年……和我年轻的时候很像。

  欧尔麦特对着崇拜自己的夜岚稻佐举起了大拇指:“你看起来很有成为英雄的感觉!”

  “啊——”

  夜岚稻佐瞪大了眼睛,原本放弃名额而带来的烦恼完全被这一句话替代,作为严格崇拜热血战斗的他来讲,欧尔麦特就是心目中最崇拜的偶像。

  而他,被自己的偶像夸赞了。

  简八坐在一边有些哭笑不得。

  自己这位挚友并不是单单喜欢欧尔麦特这一位,而是喜欢着所有热血战斗的英雄,但毫无疑问在这些英雄里,对方在挚友的心中地位是最高的。

  热血的男人,总会被同类吸引。

  “那么,稻佐。”

  脸上洋溢着标志性笑容的欧尔麦特继续说道:“能否让我与简八小哥单独相处呢,只需要五分钟就好,我刚好有一些事想要和他说。”

  夜岚稻佐微微一愣。

  “没有问题!”

  他的回答干净利落,对于眼前的这位“和平的象征”,夜岚稻佐保持着100%的高度信任,他相信对方不会对自己的挚友做出任何威胁安全的行为。

  说完,他回头用羡慕的眼神看着公亥简八,这坦率的性格让简八有些不知道该说什么好,毕竟认识将近十年,他深知夜岚稻佐就是这样性格的人。

  能安全长大已经算是奇迹了。

  看着挚友拉开房门离开消失在眼前,简八将目光放在了欧尔麦特身上。

  后者也静静地注视着他。

  “有想好要去哪所学校了吗?”

  在心里准备好措辞,欧尔麦特移步到原先夜岚稻佐的位置并坐在沙发上,侧着头注视着这张稚嫩且违和的脸庞。

  “有。”

  简八的回应非常干脆。

  他确实在心里已经有些想法了。

  空气中再次陷入了沉默。

  欧尔麦特有些不知道该如何说下一句了。

  他本来就不是一个适合用脑的选手,性格直率且坦诚,作为和平的象征,他不能允许自己做出有违职业道德的事,哪怕他很想让眼前的少年加入雄英。

  是的,加入雄英。

  作为All For One的敌人,他不知道对方是否已经从六年前的决战中恢复了实力,但他知道自己肯定是要顶不住了。

  更何况现在的他,已经选好了继承自己个性“One For All”的少年,哪怕已经锻炼对方九个月时间,他仍然不敢保证,那个少年能够发挥出多少实力。

  假设,他假设。

   All For One已经恢复实力了呢。

  就在刚刚,冢内直正已经把眼前这位肌肉少年的全部资料都通过无线耳机告诉了自己,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声音有些压抑的颤抖,但他好歹知道了这个少年的一些资料。

  比如,个性进行六次测试,六个不同的结果。

  比如,最后所定义的“超人体质”。

  比如,与家庭截然不同的个性发现。

  还有加上那位名叫夜岚稻佐的少年,一起告诉自己案发的经过。

  怪不得,自己竟然会感觉喰食鬓钢如此的弱小,原来已经被这位少年打中了一拳吗?

  仅仅是打中了一拳,那个在罪犯中都具有一定名气与地位,专注于肉体个性开发的喰食鬓钢就虚弱到了这种地步吗?

  喰食鬓钢如果这么好抓,怎么会数次挣脱抓捕,依旧逍遥法外到今天的呢。

  别人不知道喰食鬓钢是什么人,不代表自己不知道,对方隶属于一个什么样的组织。

  所以,他难以置信公亥简八的实力。

  如果All For One知道,他会不会抽取眼前这位小哥奇怪的个性,用于摧毁这个社会呢?

  他不能赌。

  但他不得不做着防范措施,比如让这位小哥,加入到雄英,虽然自己的实力已经大不如前,可仍然具备震慑敌人的气势与残存的能力。

  更何况,他最信任的也只有雄英了。

  张了张嘴,喉咙却有些干涸,他不知道该和眼前的肌肉少年说些什么。

  如果,对方不喜欢雄英怎么办?

  如果,对方已经有喜欢的学校,并奋斗了很久,就期待着加入那个学校呢?

  欧尔麦特陷入了沉默。

  他正是凭借着自己的性格与行为,才被市民推举为“和平的象征”的啊。

  尽管空气有些压抑,但简八也在不断观察欧尔麦特的反应,这让他感觉有些奇怪,似乎对方陷入了某种纠结。

  纠结?

  和跟我要说的事有关吗?

  深深的吸了口气,欧尔麦特的表情变得有些严肃且庄重,他侧过身子,目光紧紧的注视在了有些思索的公亥简八身上。

  必须要做出决定了。

  “少年,能不能告诉我,你想要加入哪所学校呢?”

  “方便告诉我吗?”

  声音沉重且坚定,欧尔麦特在这一刻做出了自己的决定。

  “啊……没问题啊。”

  简八微微一愣,随即无所谓的点点头,他想去哪所学校,也不能算是什么秘密。

  “雄英啊。”

  “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你能加入雄雄雄雄雄英——?”

  欧尔麦特突然遭到了重击。

  算了最坏的打算,却忽略了最好的结果。

  “对,雄英。”

  简八将目光移开,注视着不远处窗户的外边,太阳正顺着玻璃撒进地面。

  “我的弟弟很喜欢你,在五个月前你公布要加入雄英承担教师的消息后,我就答应他加入雄英,争取成为你的学生了。”

  他的脸上露出了微笑。

  夜岚稻佐那个家伙,哪怕不在自己身边也不会受到威胁,更何况总在自己身边起不到提升实力的作用,因为对于自己来讲,他太弱了。

  男人,怎么能一直停歇不前呢?

  而自己的弟弟,就不一样了。

  可爱,听话,懂事。

  作为兄长,满足自己弟弟的愿望,本来就是一件正常的事,他没有理由,拒绝自己的弟弟。

  况且父亲也保持了支持的意见,而母亲嘛……上一次看见她还是半年前。

  “原来,你已经决定加入雄英了啊。”

  喘口气的欧尔麦特笑容恢复灿烂,他伸出手重重的拍在简八宽厚的肩膀上:

  “雄英,是不会让你失望的。”

  作为从雄英毕业的学生,他完全有信心说出这句话,无论是师资力量还是教育水平,在英雄培育界也就只有士杰能与他们掰掰腕子。

  对于这些情况,简八还是有些了解的。

  “嗯……完事了吗?”

  办公室的大门被冢内直正直接推开,身后跟随着的就是夜岚稻佐,显然是从后者嘴里得知了两人正在聊天的缘故。

  “刚刚好。”

  欧尔麦特从沙发上站起来,开朗的声音在办公室响起,冢内直正点点头,随即看向了前者旁边的公亥简八。

  “既然说完了,嘛……你们可以走了。”

  移动到自己的办公桌前,将手里的资料放在桌子上,然后郑重的注视着夜岚稻佐和公亥简八这两位少年:

  “我代表日本警务部,非常感谢你们的行为。”

  说完,对着两人的方向身体微微前倾。

  看到一幕,夜岚稻佐显然有些羞涩,他着急忙慌的摆摆手,简八保持了自己的笑容,咧开的嘴脸倒映在温暖的阳光之下。

  在他看来,这种事并不是什么大事,只不过不同的人眼里,事情也是不同的。

  “对于媒体对二位的拍摄行为,我会让他们隐藏二位的具体身份信息以及样貌,这是为了保护你们的安慰,因为喰食鬓钢,并不是一个普通的犯人。”

  冢内直正的声音充满了认真,其实就算是这样也仍然是不保险的,谁也不知道敌人会不会在几个小时前警戒线后的围观群众内,目睹了他们几个人的相貌。

  但该做的准备还是要做的。

  “对了,简八……嗯本来我是想找一下青子队长的,但队长她又出门去执行任务了,所以……”

  青子?

  这不是我母亲嘛。

  还真在这里上班啊。

  简八有些无奈,虽然是自己的母亲,但常年不回家已经让家里习惯一家三口的感觉了,回家也不谈工作,走了又一个电话都不打,有时候见面都显的尴尬。

  “没事,那我和稻佐就先回去了。”

  “那个……背心就先穿着吧,这里也没有适合你身材的衣服,所以背心就送给你了,也并不是什么重要的物品。”

  简八的笑容一尘不变:

  “好,那谢谢您。”

  说完,简八拉开大门,身后跟随着依旧兴奋在朝着欧尔麦特摆手的夜岚稻佐。

  “再见。”

  浓厚的嗓音在欧尔麦特的嘴里传出,嘎吱有些缺乏润滑的大门相对接近,最终合并在了一起。

  “防备心里很强。”

  突然,冢内直正说出了这样一句话。

  欧尔麦特看了自己的友人一眼,但并没有接话,他慢慢走到了办公室内的窗户边,从上面观察着两位少年的背影。

  “我能感觉到,他也是个热血的男人。”

  欧尔麦特的此时的声音并不算大,但能够保证冢内直正听清,注视着两个少年已经消失的背影,他转过头面对自己的友人。

  随着蒸汽的剧烈诞生,欧尔麦特健硕的身材瞬间缩水,哪怕冢内直正对这一幕已经看见过多次,仍然感觉到些许悲哀在心缝里弥漫。

  从蒸汽中,走出来的身影已经与魁梧的欧尔麦特完全不同:

  皮肤干涸,脸色失神,头发耷拉下来,身子骨如同骷髅一样瘦小。

  这也是欧尔麦特,或者说,这就是如今欧尔麦特最真实的样子。

  “外表热情,内心冷漠。”

  欧尔麦特评价着那个让他印象深刻的少年:

  “我从来没见过谁的十五岁能达到这种程度,如果说是我的十五岁,可能还不如他。”

  “他能没走向黑暗,已经是万幸了。”

  一边说这话,欧尔麦特一边朝着沙发移动着,这样的身材,每一次呼吸都会感受到身体里传来的疼痛,只能尽可能多做休息。

  “我会在雄英好好引导他。”

  他依靠在沙发上,郑重的表达着自己的观点。

  …

  “我回来了。”

  在半个小时前就与夜岚稻佐分别,并忙完一些琐事的简八已经回到了家里,一路上都有人对他的装扮指指点点,哪怕是他这样的厚脸皮也显些扛不住。

  “哥哥!”

  甚九的声音永远是第一个响起,稚嫩的身影快速的朝着自己的哥哥跑了过去,脸上洋溢着玩闹一般的笑容。

  用一只手抱起自己的弟弟,另一只手将手里的方便袋递给了自己的年幼的甚九。

  “打开看看。”

  “什么东西?”

  甚九乖巧的打开袋子,表情突然变得惊喜,眼神直勾勾的从袋子里转移到了自己哥哥身上。

  “欧尔麦特和哥哥的照片?”

  “欧尔麦特的签名?”

  “这是欧尔麦特写给我的话吗?”

  震惊的甚九颤抖着手从方便袋中拿出一张写有“要茁壮成长啊甚九——欧尔麦特”的白纸,年幼的身躯满满是追星成功的喜悦。

  “太酷了!”

  挣脱着从哥哥的手臂里跳下来,甚九抱紧了方便袋朝着自己的小房间跑去,他要把这些“珍贵的物品”贴在墙上,留作纪念。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