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仙侣奇缘 风与蛇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章

风与蛇 江景无依 4961 2022.06.23 18:02

  凉青不常御剑,连着几天的赶路也让大家都疲惫不堪,是以都早早睡了。

  裴兰闺在众人的瞠目结舌中,从包裹里翻出了一床薄毯和枕头,乖乖在角落里铺了个床,还掏出一卷隔帘将其拦住,扶着凉青歇了下去。

  梁怀生看的嘴角直抽,道:“师姐你到底带了多少东西?”

  “怎么了?还好啊。”她又取出一把不知名的药草,在凉青席边摆了一圈,道:“这是我问楚师叔要来的,可以祛蛇虫鼠蚁。”

  “还有这个,这是驱蚊的。”她陆陆续续摆出许多药草,一一道:“这个能除湿,这个能除异味,还有这个,这个是安身助眠的……”

  “不沉吗?”

  裴兰闺一脸奇怪地看向他,道:“又不用我扛。”

  裴云景满头黑线。

  她又道:“姑姑很少出远门,万一不适应怎么办。她不会照顾自己,我总要为她多考虑一些。”

  “差点忘了,小姚!”她压低了声音喊道。

  “啊?”姚子衿道。

  “我让你偷的陆师叔的安神玉呢?”

  “师姐,那是我师父枕边之物,我怎么好下手啊?”

  裴兰闺道:“我才不信你没拿。”

  “偷盗实非君子之为。”

  裴兰闺无声地看着他。

  姚子衿败下阵来,乖乖从怀里掏出一块玉。

  裴兰闺接过,将它放在凉青枕边。

  姚子衿暗道:“还好给师父留了字条,这样就不算偷了。”

  那玉放到凉青身边后,她本皱着的眉心渐渐松开了,呼吸也慢慢平顺,翻了个身似是睡得沉了。

  “师尊她一直睡不好吗?我都没有发现……”梁怀生垂下头。

  裴兰闺道:“不怪你,姑姑只有离开苍玉山才会睡不安稳。这安魂玉果然好用。”

  梁怀生突然觉得心口一涩,自己也不明白到底是为什么。

  裴兰闺垂眸道:“你也早点歇着吧,姑姑累了。”

  梁怀生掀帘出去时,正瞥见裴兰闺顶着满脸的困意,半撑着身子,矜矜业业摇着寒水扇为凉青驱热。

  梁怀生就守在帘外,倚着墙浅寐了一夜。那小兰姑娘倒也老实,整晚窝在角落没有动静。

  有了安魂玉凉青倒是一夜无梦,只是睁眼便看到了那尊倾倒的神像,一时心里莫名烦躁,下意识喊道:“怀生!几时了?”

  “快辰时了,师尊再睡会儿。”梁怀生一向醒得早,又在枫竹小苑住的久了,熟悉了凉青的习惯,是以女子刚醒他便注意到了。

  凉青揉了揉眉心,道:“不睡了,扶我出去吧。”

  同行的师兄弟们已经修炼去了,独裴兰闺还俯在她席边还睡得香甜。

  梁怀生搀着她在昨日燃尽的篝火旁坐下。

  “师尊面色不好,昨夜没睡好吗?”

  凉青道:“倒也没有。只是不大习惯。”

  “等事情办完马上就回去了,师尊再忍忍。昨日的果子还剩了些,还给师尊留了些烧鸡,洗漱完再吃吧。”

  凉青笑道:“我怎么觉得你把我当小孩照顾?”

  梁怀生也笑:“师尊可不就是小孩吗?”

  “你今年最多也就二十出头吧?我的岁数都能当你老祖宗了。”

  “师尊看着还比我小一些。”

  “以后哪个姑娘跟了你,指定被你哄得服服帖帖的。”

  梁怀生道:“这可不是哄人的话。”

  “咳咳,总之啊,你努力修炼,灵力到了一定的水准,就能跟我一样活成个老怪物了。”

  梁怀生却莫名其妙道:“师尊这么些年过的怎么样?”

  凉青奇怪:“为什么这么问?”

  梁怀生垂眸:“就是感觉不太好。”

  “怎么会?”凉青道:“我可是万人之上的仙尊,大家都把我当活神仙供着,小辈们无一也不敬仰我。”

  “可是师尊,这个伤又是怎么回事?”梁怀生以指为梳为她束发,清清楚楚摸到她后脑勺上有一大块凹凸不平的疤痕。

  “小时候贪玩儿,不小心磕的。”

  梁怀生沉默半晌,转而道:“小兰姑娘将发梳借走了,只能委屈一下师尊了。”

  凉青打了个哈欠:“怕是有借无还吧。”

  梁怀生笑道:“不愧是师尊,一眼就看出来了。”

  “看出来什么?”裴兰闺的声音适时响起,睡眼惺忪地从帘后钻出来。

  “看出来什么?”

  两人倒是没想到她也能跟着醒来。凉青道:“你怎么不多睡一会?”

  裴兰闺揉了揉眼睛,道:“天都大亮了,再不起又要被大师兄骂了。”

  “师弟还会束发吗?就是丑了点。”裴兰闺说着又去她的包裹里摸索了一阵,翻出一把梳子递给他,“用这个重新梳吧。”

  “果然,你肯定带了的。”梁怀生失笑。

  凉青摆弄了一下自己用素竹发钗松松绾着的发髻,道:“不用了,就这样挺好的。”

  裴兰闺道:“姑姑喜欢这个发式吗?那正好,师弟你也帮我束个一样的吧。”

  梁怀生正想答应,突然听凉青道:“兰闺啊,要不姑姑帮你束发吧?”

  凉青也不知道自己是出于什么心理就脱口而出了,裴兰闺当然是乐意之至。

  “对了,你们放才说看出来什么?”裴兰闺道。

  凉青道:“自然是那位‘小兰’姑娘了。”

  “怎么了吗?不过说起来,她怎么不在,自己回家了吗?”

  梁怀生道:“她在等我们,很快就能再见到。”

  裴兰闺老老实实道:“你们在说什么,我完全听不懂。”

  梁怀生道:“师尊此次来瑶山,就是为了祭崖吧?”

  “姑姑有想求的东西吗?”

  他解释道:“师尊此行连我们也只知道目的地在瑶山,小兰姑娘却直接指出神仙崖。那便只有一种解释,小兰姑娘是故意出现在我们面前的。”

  “她不仅知道我们会来瑶山,还知道什么时候会到。但她也不确定我们到瑶山是为了什么,于是故意抛出神仙崖的传说。是人总有欲念,总有渴求不可得之物。就算师尊修行多年无情无欲,那我们呢?我们之中必会有人心动,而只要有一人动了这个念头,师尊就一定会陪着去。她是在诱导我们,或者说引诱师尊去神仙崖。”

  他眸色一凝,道:“师尊常年不下山,怕是有太多东西惦记得久了。”

  “那怎么办?我们还是先回去吧。”裴兰闺道:“姑姑,你想要什么就让爹爹来取吧。这摆明了是个陷阱,不能去啊,太冒险了。”

  凉青耸耸肩,安慰道:“我本来还发愁去哪给你们找东西历练呢,这不人家都上门来请,不去就没有礼貌了。”

  梁怀生也道:“若是有人背后指使,不可能一点手段都不交给她,但她又确实没有灵力,去看看倒也无妨。”

  “可是姑姑……”

  “没关系,你姑姑我可是大名鼎鼎的凉青仙尊,除非我自愿,否则世间已经少有能伤我东西了。”凉青摸摸她的头,道:“既然如此,你去把云景他们找回来吧,别让‘小兰姑娘’等得急了。”

  清晨的薄雾浸透了山林,林间风还带着一丝凉意,在这夏日里倒也叫人神清气爽。太阳还未升起,天边却已经大亮,东方的鱼肚白混合着云朵泛出幽微的红光。一路上却停了许多乌鸦,见到他们就纷纷拍翅而起,伴随一阵阵尖利的鸣叫。

  神仙崖足有百丈之高,乃是山间凸出的一片崖石。众人隔着雾气,隐约看见崖边有两具身影。

  看身量,其中一位应该就是‘小兰姑娘’,而另一位高上许多,似乎倚着一根光滑的枯木。

  说是光滑,其实只能看清是株歪脖子老树,只是被削干净了枝杈,只剩下光秃秃的主干。

  听到响动,‘小兰姑娘’转过了身,似乎松了口气,道:“你们来了。”

  凉青问:“等多久了?”

  她笑道:“不太久。等到了不是吗?”

  她上前一步,梁怀生拦在凉青身前,道:“别过来了。”

  ‘小兰姑娘’停下脚步,道:“对不起,我只是……想让你们见见他。”

  “谁?”

  小兰道:“我的爱人。”

  梁怀生一挥手,四周薄雾散尽,众人清楚地看到了崖边立着的两人。

  所有人都倒吸了一口凉气,裴兰闺和杨无双更是直接躲到一旁的岩石边干呕起来。

  那哪里是一个活人,早就变成了一具白骨。众人本以为他是被吊死在枯木上的,细看才发现那人手脚都只是垂着,身上也没有绳索,却能从树干上看出剧烈挣扎的痕迹,只是被一根手腕粗的钝木削成锥状,从脖颈上直直穿插而过,就靠这一枚木钉被活活钉死吊挂在枯木上。

  钝木入体,剧痛却不至于立马死去。再看崖上四处栖息着的乌鸦,想来是他被人钉挂住之后,叫它们一口一口将身体啄食干净,才有了如今的白骨。

  ‘小兰’抚上白骨的脸颊,喃喃道:“这是我的爱人,崇宁县古符阳氏长公子,符阳晔。”

  “你是那只妖?”梁怀生道。

  ‘小兰’惨笑,道:“我本是他自小戴在颈间的一枚灵玉,受他灵气蕴养,才得以化形。”

  “他给我起名珺璟。他说‘珺璟如晔,雯华若锦,遥岑寸碧,云心无岫,可与岁月共白首’。”

  “他是天之骄子,是天底下顶好的人,是我仰望了多年的心上人。我因爱化形,却没想害了他一辈子。”

  凉青的脸色微滞,梁怀生见状扶住了她的肩膀,凉青却状若无睹。

  裴兰闺道:“当年究竟发生了什么,你又为什么设计带我们来这里?”

  珺璟笑笑,思绪似乎飘到了很远的地方。

  “我与阿晔相爱被人发现,仙门百家容不下人妖相恋,他为了保护我受了重伤。我以为……我以为只要我跟他们走了,只要我死了,他们就能放过阿晔了。可是我答应跟他们走了,他们却还是毁了他的内丹,将他扔到乱葬岗里任他自生自灭。”

  “我以为他们要拿我血祭上天,可是他们其实是想要我的妖丹。”

  裴元景道:“确实有种秘法可以将妖丹内妖的修为转为己用。可师尊当上掌门后就将这种秘法列为禁术了。”

  珺璟继续道:“妖丹有两种方法取得,一种是妖自愿献出,另一种就是用仙参吊着一口气,再用灵力将妖的五感放到最大,确保取出的妖丹活性最高,然后生剖挖丹。”

  “这也太……”裴兰闺道。

  珺璟笑笑:“惨无人道是吧?很不幸,我就是第二种。”

  裴兰闺捂住了嘴才没让自己惊呼出来。

  珺璟道:“阿晔不知怎么就从乱葬岗爬出来了,撑着一口气跑到行刑场,刚好亲眼目睹我被活剖了妖丹,死在了刑台上。”

  “他疯了,杀红了眼,可一个身负重伤、内丹尽碎的人怎么敌得过仙门百家呢?于是在他濒死之际,那个神仙出现了。”

  “接着就是阿晔将他推下了祭崖,换来了筑丹草。阿晔吃下筑丹草后,重修了内丹,将那日杀我剖丹之人尽数杀了。可大仇得报后,他就遭了报应,不知被谁打了个半死,抓起来钉在神仙崖上,让乌鸦活生生啄成了一具白骨。”

  “我醒来时已经是一缕孤魂,一切早就结束了。他被挂在祭崖上,眉眼都已经被啄得血肉模糊。我只是个灵力低微的小妖,那木锥上被加了结界,我根本拔不出来。我什么也做不了,甚至连给他收尸都做不到。”

  “我八百年来换了无数具身体,找了无数的人来帮我拔下这根木锥,可是没有一个人做得到。”

  她的声音里带上了哭腔。

  “他们都说符阳晔蓄意弑神,惹来了天怒,那时便有人冒险重修了神庙,想祈求上苍不要降罪于崇宁县。可庙修好的当天,神像又突然塌了,出钱修庙的那个地主也在夜里突然暴毙。自那之后,他的尸体一直立在崖上,更无人敢动。”

  “他们说他早就身死道消了,就算还有残魂在这天地间游荡,也没有归期,入不了轮回了。”

  凉青一直沉默着,听到这句话却不知怎么突然就失控了,冲着她大喊:“他没有死!他的魂魄还在!只要魂魄还在就一定可以回来!”

  “你既然爱他,就帮他回来啊!他一定可以回来的!只要坚持他就一定能回来的!”

  “你没有试过怎么知道不可以!如果连你都不相信他,那还有谁能帮他!”

  那里有人见过凉青仙尊这副模样,一个个都被吓得愣在原地。

  梁怀生紧紧护住她的肩膀,不停地安抚道:“师尊!没事,会回来的,没事的……”

  珺璟道:“我也不愿相信他死了。于是我跳下了祭崖,想要复活他。可复活一个人哪有那么容易。”

  凉青安静下来,双目依旧猩红。

  珺璟浅笑,道:“那日崖上祭他,已经叫我神魂破散了。如今你们看到的不过是还吊着一口气的执念罢了。我没那么大的本事,但我努力过了,我只想在这陪着他,能多一天就算一天吧。”

  梁怀生道:“你为什么找上我们?”

  珺璟道:“半个月前,有人跟我说,能拔下这枚木锥的人要来了。我就一直在城门口等着,终于等来了你们,或者说等来了你。”

  她朝凉青跪下,道:“仙尊姐姐,我别无所求了,只想您能帮我拔下木锥,让我能替阿晔好好收个尸。”

  凉青道:“你为什么认为那么多人都办不到的事,我就能做到?就因为我是仙尊?”

  “不是的!我也找过一些仙尊来帮忙的!可是都没有用!”珺璟道:“之所以知道您一定可以,是因为这木锥上的气息与您十分相似!”

  此话一出几人都沉了脸,裴云景怒道:“你的意思是这枚木锥是我姑姑钉上去的?”

  珺璟忙道:“我没有那个意思,只是有一点相似。这锥上的结界是火系,而仙尊想必是属水,因此必然不是仙尊做的!”

  “但是仔细探查还是能发现有一丝相似,也许仙尊真的能帮我呢?”

  “这与仙尊不过是举手之劳,对我来说却是八百年的执念。”

  凉青的脸色变得苍白。

  梁怀生见她这副模样,便将她交给裴兰闺,自己上前查看。灵力探查一番之后,竟真在那木锥上探到了凉青的灵力。

  他回头看了眼凉青,朝她点点头。

  凉青敛了心神,朝那枯骨走去。

  只是稍稍靠近,她就感觉到了白骨上结界中与自己相似的力量。

  她没有说话,只是细细打量着符阳晔的尸骨。凑近了看才更惊觉他死状之惨,那钝木锥竟是用蛮力生生扎进他的喉管里,又穿过颈间牢牢钉在枯木上。为了不让人拔钉取尸,才在上面加了结界。

  死也不得归尸,这是要逼他生生世世偿还弑神的罪。

  她将手轻放在那木锥上,还未催动灵力,钝木就化为齑粉。

  白骨没了支撑,瞬间散落,珺璟扑过去及时将它们接入怀中。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