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另类幻想 破衡录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一幕——“Balance Breaker“(4000字大章!)

破衡录 玢豳文鳞 3908 2019.07.20 19:37

  ……

  圣法诺大教堂

  一处密室

  看着阴冷潮湿的房间中,被绑在两副十字架上的两个人,贝里奥主教心中充满了自豪感。

  “神的力量就是伟大呀!一切和神作对的人都将灰飞烟灭。”贝里奥得意的笑着。他走到那个男人跟前,眼神中露出了凶狠的神情。

  “希赛罗,别装了,我知道你把你儿子藏起来了。你这是对教会的不信任呐!虽然你儿子确实活不了咯!唉——,你的爱子之情我能理解,毕竟可怜天下父母心嘛。但是,要怪就要怪你有个敢触怒神威严的白痴儿子!竟敢忤逆神,真实不识好歹!哼!”只见贝里奥是越说越气,竟然一把揪起那男人的银色头发就要朝着十字架上死命撞去。可不曾想,这一把似乎是太用力,竟然把整个银发都揪了下来。

  贝里奥愣了一下,似乎没想到自己这一下会这么猛,但再看向那个男人,贝里奥脸色顿时就变了,他那干瘦的身子顿时后退,此时他看到,那个男人此时正顶着一头红如烈焰的卷发。

  “哎呀!被发现啦!”那个男人抬起头一脸没有玩够的表情看着贝里奥,看着贝里奥一脸难以置信的神情,撇了撇嘴,扭头看向一旁似乎已经睡着了的女人。

  “喂,雪莉,该醒醒啦!被发现啦!”

  只见女人耳边的头发动了几下,她摇了摇头,似乎有些迷糊,听到一旁的男人在大声叫唤,无奈叹息了一声。

  “艾瑞克,怎么搞得?这就被发现了?”女人的声音清冷中带着一丝怒气。

  只见那位叫艾瑞克的男人,双肩一耸,手臂一挣,绑在手上的绳子“叭——”的一声,应声而断。

  艾瑞克用手在脸上胡乱抹了几把,只见原本脸上的皱纹直接被抹掉,露出古铜色的肤色,一副青春洋溢的模样。他看着嘴巴已经张得老大的贝里奥,用手指着他,说道:

  “你别乱动啊,动了,你腿就废了,我是说——所有的腿!”

  贝里奥看到艾瑞克轻松挣脱本就心中震惊,现在听到这种威胁,顿时间一动都不敢动。

  艾瑞克一脸赔笑的走过去,解开绑着雪莉的绳子,

  “嘿嘿,我这不是长得太帅了吗?连这种黑货都被我吸引。”说完,便在一旁等待着雪莉的命令。

  “呵呵,我看你是只能吸引这种货色。”雪莉果然也一把扯掉头上的假发,露出了一头乳白色波浪长发,一双绿色眸子散发着夺人的魅力,全身白色的她犹如雪中精灵,皎洁无暇,竟是一个少女,看起来比艾瑞克还年轻几岁。

  贝里奥原本有些被吓到的精神,在雪莉美丽面庞下竟然一时间缓和了不少,不自觉地有些看痴了。

  “那是那是,大姐大您说啥就是啥。”艾瑞克一脸舔狗模样,但是当他看到贝里奥那一脸猪头样,顿时火冒三丈,一巴掌就扇了过去。扇完还不满意,一只手颤抖着指着贝里奥,一只手抚心,一脸怒其不争的模样。

  “你你你!你竟然看着雪莉,你是觉得你这黑货哪里能值得上看雪莉一眼的价值?你是觉得黑白配吗?我跟你讲,男人可以没钱,但不可以没志气,没骨气。向你刚才这种白看的行为,很明显已经触犯了身为男人的底线,哦不,你已经算不上男人了,你还是老老实实的做个女人算了,唉——作为女人都是侮辱了女人呐!你还是别做人了吧,你做狗怎么样,你不是服侍那个‘神’,服侍的挺好的吗?我觉得你很有做狗的天赋啊!嗯!就这么定了!”

  听着眼前的男人不停的羞辱自己,贝里奥气的眉毛上的青筋鼓起,嘴唇抿得紧紧的,但直觉告诉他,眼前的两人绝对惹不得,能轻松挣断直径3厘米的麻绳的人绝对不是他能惹得起的。

  “艾瑞克!你能不能闭嘴!”雪莉实在忍不了艾瑞克毒舌又啰嗦的行为,厉声喝止道。

  “好的,女神!您吩咐,我照办。”艾瑞克重回舔狗模样。

  雪莉几步走到贝里奥跟前,双手做了一个虚抓的动作,只见贝里奥竟然缓缓贴着墙壁向上移动。

  衣服摩擦墙壁发出沙沙的声音,这其中还伴随着贝里奥喉咙犹如被掐住发出的怪声,可怜的贝里奥就这么莫名其妙的的被滞在空中,动都动不了,吓得怪叫一声晕了过去。自始至终他就没搞懂,一个小女孩连碰都没碰到自己,怎么让自己滞空的。

  “艾瑞克,动手。”雪莉一声令下。

  “得令!”艾瑞克听到命令,从腰间抽出一个近似注射器的东西,艾瑞克举起拿东西,对着贝里奥的眉心扎了进去,之后再缓缓拉动芯杆向外抽出,只不过抽出来的并不是血液,而是一种淡黑色的胶状物质,仔细看去胶状物质中似有光影闪烁。

  “啊哈!抽完一管!”艾瑞克一喜,马上又从腰间抽出一个已经装满那种淡黑色胶质注射器,对着贝里奥又扎了进去。

  随着最后一滴,淡黑色胶状物质注入近贝里奥眉心,艾瑞克这才松了一口气。

  “希望你以后能做个好人。”艾瑞克对着昏迷的贝里奥说道。

  回头看向雪莉,咧嘴一笑,晃了晃手中的针管,

  “大功告成。”

  雪莉白了艾瑞克一眼,同时也松了一口气,随手一甩,贝里奥直接摔在房间的一角。

  “好了,任务完成了,我们该走了。”雪莉对艾瑞克说。

  “哦,等会儿。我答应克里斯汀给他儿子留个信的。”艾瑞克听到要走一阵手忙脚乱,在身上一阵乱拍。

  “呼——找到了”只见艾瑞克拿出一个像信纸一样的东西,随手丢在了地上。

  雪莉听到艾瑞克的话,脑中不由得浮现出一个在车站天台上对着天傻笑的银发少年的身影。

  “不过是个只敢对云打招呼的胆小鬼罢了…哼!”雪莉不自觉的嘟起嘴哼了一句。

  “你说什么?”艾瑞克问。

  “没什么,快走吧!”说罢,雪莉拿下了自己的发卡,将其放在了地上。令人惊奇的是,当发卡接触到地面时,以发卡为圆心,方圆直径5米的地面突然扭曲,就如水中的漩涡一般。

  雪莉看到漩涡形成,想也不想,最先纵身一跃,跳进漩涡,消失不见。

  “不是,哎呀,你等我一下呀雪莉!”看到雪莉等也不等自己,艾瑞克一急也跳了进去,同样消失不见。同样消失的,还有那个神奇的发卡。

  密室中,随着二人的消失,光华一闪,整个密室瞬间重回原样,就好像从来没有人来过一样。当然,在密室一角睡得跟死猪一样贝里奥主教就除外了。

  ......

  密室外,教堂内

  就在卡恩刚刚爬上三楼之时,脑中一个声音突然想起:

  “神的力量就是伟大呀!一切和神作对的人都将灰飞烟灭。”

  “!!是贝里奥!只不过声音很微弱。”卡恩心中一惊。

  他忙将三层绕了一圈,并没有发现什么房间关着自己父母。于是他想下楼找克莱儿商量。

  就在他堪堪踩到二楼的地板时,贝里奥的声音再次在脑中响起,这次声音更大,更清晰。

  “嗯?!他的头发!”

  搞不清贝里奥在干嘛的时候,他来到克莱儿的面前,把他刚刚听到的全部跟克莱儿讲述了一遍。

  克莱儿看着卡恩激动地边说边打着手势,不由得摇了摇头,对着卡恩做了个停的手势,

  “打住,卡恩,你现在说这么多也没用,毕竟现在还是不知道你爸妈在哪,所以你得沉住气,看现在这个样子,你的镜心应该接触目标接触的越近,能聆听到的心声越大越清晰。所以我分析,你爸妈很有可能在一楼,因为二楼我已经检查遍了,并没有发现有任何人进出的情况。”

  听到克莱儿的分析,卡恩心中激动的感觉逐渐消减,眼神再次回归凝重。

  就在这时,楼梯上响起一阵脚步的踢踏声。

  “快躲起来。”克莱儿听到脚步声,一把将卡恩推到一个角落,自己顺势滚到了另一角。

  “公主,别慌,是我。”道恩的声音传来。

  听到道恩的声音,克莱儿和卡恩都松了一口气,来到道恩身边。

  “公主,因为‘神’再次降临世间,人们都到街道上去庆祝了,在这个时间段教堂内,除了主教等教职人员,不会有任何人来。这一点,公主,大可放心。”道恩缓缓地跟克莱儿介绍情况。

  “哦,是这样,诶,道恩,你有什么发现吗?”克莱儿点了点头,随即便向道恩询问。

  “是,我在一楼发现了疑似密室机关的装置,只是因为这种机关有防盗预警装置,我不敢轻举妄动,打草惊蛇。所以这才上来,向公主汇报。”道恩有条不紊的汇报着。

  “去看看。”克莱儿眼中精光一闪。

  “卡恩,你现在集中注意力,注意听贝里奥的心声。听到了吗?”克莱儿扭头看向卡恩说道。可是,却看到卡恩一脸古怪,满脸匪夷所思的表情。

  “怎么了?是不是,贝里奥又说什么了?”克莱儿马上问道。

  “嗯,说是说了,但是,他说的那些我都听不懂。”

  “他说了什么?”

  “他说:‘你们!?;哇——好漂亮啊!;诶?他们要干什么?;我怎么飞起来了?啊——!’然后就没了。”卡恩还是一脸懵懂。

  “不管了,先去机关那。”克莱儿也不纠结,一声令下,众人便下了楼。

  来到一楼,道恩便在前带路,他带着几人来到了似乎是贝里奥办公室的房间,道恩用手一指,指着一张办公桌。桌上,整整齐齐叠放着五本书,自下而上书名分别是:

  《人格与神格》、《神的抉择》、《主教的自我修养》、《平衡与选择》、《语言的艺术》。

  “我在早年喜欢的东西比较杂,曾在一个设计师那里做过学生,虽然没学到如何设计,但见还是见过挺多的。像这种五本书叠在一起的叫“五书使”意思是,五本书就是五个使者,护卫着密室。而要想打开这个密室,就是需要旋转其中一本书,按照顺时针方向旋转即可,但如果转错了一本书,预警机制就会触发。”道恩正在解释这机关的原理时,卡恩忽然几步上前,将那本叫做《平衡与选择》的书本顺时针旋转了一周。

  “哎!你!”就在克莱儿和道恩心说糟糕之时。

  “吧嗒——”一声机括声响传来,只见面前的书柜缓缓地向两边打开。

  “这?”道恩和克莱儿震惊。

  “你是怎么知道那本书就是正确的?”克莱儿问向卡恩。

  “感觉。”卡恩回答。

  “……”

  进入密室,几人顿时感到惊诧,看着除了瘫坐在一旁睡得跟死猪一样的贝里奥,空空如也的密室,众人一时间有些疑惑。

  “公主、卡恩快来看,这里有一张信纸。”道恩呼唤两人来他这边。

  道恩把信纸展开,只见上面的内容写到:

  “

   K E N D F M H A Q B Y D X B H H Z J S J D L Z R H X J

  你不用恩的时间卡到了父母相见安全的保护会担心自己很自然

   THE BALANCE BREAKER”

  “这写的是什么?我怎么一句都看不懂。”卡恩看的是云里雾里,不免有些沮丧。

  “不,这应该是加了密的语句。但现在的问题是,似乎这个名叫THE BALANCE BREAKER的人或者组织已经帮我们处理好了事情啊。只不过,还是没有看到你的父母。”克莱儿同样有些沮丧。

  “没事儿,说不定,这张加了密的信纸中正好告诉了你父母的去向呢?”道恩拍着卡恩的后背,安慰着卡恩说。

  “那我们还等什么?快点解密吧!”

  “嗯,但是得先回皇宫,在这里,还是不安全......”克莱儿说着,瞥了一眼在墙角昏死过去的贝里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