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另类幻想 破衡录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幕——“平衡崩坏!”

破衡录 玢豳文鳞 2764 2019.07.17 15:23

  黑暗中,卡恩缓缓睁开了眼,只觉得脑仁一阵眩晕并传来密密麻麻的的刺痛感,这让他连坐起来都做不到。

  “我…不是掉进裂缝里了吗?为什么会在这里?”卡恩环顾一周,只觉得十分熟悉,仔细思索下,恍然记起,这里是无悔广场,而他正躺在祭坛上,诡异的是,广场上没有一个人。

  “爸!?妈!?”卡恩大喊,没人回应。

  “有人吗?帮帮忙?我头好痛啊!”卡恩不放弃,继续大喊。

  十几分钟后,嗓子嘶哑的卡恩闭上了嘴,他终于明白,这里除了他,没有一个人。他害怕了,他全身不住地颤抖着。他不顾脑中的头痛,勉强翻了个身,支撑起自己的身子,试图站起来。但是,他还是低估了疼痛的级别,当他准备直起上身时,一种犹如被闷锤猛砸后脑的钝痛传来,让他不禁闷哼一声,险些再次晕厥。

  于是卡恩匍匐在地上,小心翼翼地移动自己的身体,这时他才发现,他正匐在那幅天秤画的一个托盘上,但不知怎么,总觉得天秤有些怪,似乎在向自己这边倾斜。卡恩揉了揉眼睛,仔细看去,只见那天秤上竟然布满了裂纹,而另一边的托盘画的则是托盘破碎的那一瞬间,碎片四散纷飞时被定格住的画面。

  “托盘…碎…碎碎…碎了?”卡恩惊诧。

  再看向天秤的横梁,只见横梁从中间断成两截,两端的断口令人触目惊心,两截横梁呈现不规则的“X”状摆放,这令卡恩吃惊的张大了嘴。

  “连横梁都断了吗?我的天哪?发生了什么,之前不是还好好的嘛?”

  卡恩试着用手触碰那横梁的断口,结果不曾料想,一阵刺痛,卡恩的食指被刺破,鲜血渗出,卡恩条件反射收回了手,用舌头舔了几下手指的同时,看着横梁断口处的一处血渍,心中生疑。

  “这不是幅画吗?怎么还会戳破我的手指?”

  就在卡恩惊疑不定之时,断口处的血渍经顺着横梁上密密麻麻的裂纹,犹如血液在血管中流动一般,淌向祭坛中央。

  刹那之间,天空中光芒乍现,整个呈现青绿色的世界仿佛都被点亮,一切似乎都看的更加清明了,看的更加透彻了,仿佛这光芒能照破世界的…本质。

  卡恩躺了下来,望着天空的光芒,心中一片茫然,接下来该怎么办,该如何走出困境,他没有任何的办法,感觉也不可能会有办法…

  “我可能…会死在这吧,唉,如果没有定义医师,我们这些人终究是会死掉的呀。跟那些穷人请不起医生死去又有何区别?一直活下去又有什么用呢?”卡恩不免自嘲的笑笑。

  忽然,耳中传来些许嘈杂的声音,声音越来越大,最终卡恩辨清声音的方向。

  “是许愿池!”卡恩连忙向许愿池爬去,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好不容易才爬到许愿池边,卡恩定睛望去,顿时哑然……

  同样是无悔广场上,血红的光芒笼罩着整片广场,瓦砾破碎,墙皮剥落,只觉得天旋地转,仿佛世界末日,一个个人影跪伏在广场上,他们没有丝毫畏惧,反而眼中还带着一股子狂热,而这其中就有卡恩的爸爸,妈妈。耳边,一声声冷漠而又机械的声音传来:“……

  克里斯汀,已被定义…

  希赛罗,已被定义…

  阿亚•道恩已被定义…

  克莱儿,已被定义…

  ……”

  忽然,许愿池荡漾了一下,层层波纹犹如橡皮擦一般擦去无悔广场上的画面,

  “别别别,我,我还要看我爸妈呢…”就在波纹即将抹去画面的最后一刻时,卡恩看到了克莱儿站着的身影,以及那双空洞无神的眼睛…

  卡恩愣了好久,知道耳中又传来声音,这才回过神来。

  这时许愿池的画面正呈现出一幕他从未见过的房间,呈铅灰色,不知何处传来阵阵咔咔声响。

  忽然,画面一转,突然转变成另一个房间,这个房间很大,也是铅灰色,各种各样的管道有如古树的虬须根根交错,令人眼花缭乱。画面中还有许多绿色的光点在闪烁,而伴随着绿色光点闪烁的节奏,嘀嘀的声音传入耳中。

  卡恩很疑惑,这里是什么地方?平常去的游乐园也没有这么设计的吧?

  很快,画面再转,一个人出现在了卡恩的视线之中,他身着白色的长衫,背对着卡恩,双手背在身后,肩膀宽厚,应该是个男人,而那个人面对的东西卡恩并不知道叫什么名字,像是分成无数块小格子的发光镜面,这个东西卡恩在车站见到过,可以用来播报列车批次,十分方便。可现在,那无数个小格子上竟然倒映着刚刚在无悔广场上人们的脸。

  卡恩仔细看去,有爸爸的,有妈妈的,有道恩的,有克莱儿的……卡恩顿时觉得脑子不够用了,这发生的一切都太过诡异,让他无从下手。

  就在他思考着这一切是怎么回事时,那个白衣男子说话了,

  “怎么回事,不可能啊,标记失败了?刚才还不是捕捉到的吗?怎么突然就消失了。定义无效,竟然会有定义无效的例子出现,这倒是我大意了,作为他们的神,我可是要全知全能的,不能出现漏洞……竟然能使”balance”主机当机,真有意思……”说着,这男人抬手在镜面上划动了几下,所有的人像全部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个巨大的圆环,圆环正犹如烙铁一般,赤红一片。看上去似乎是过度高温造成的。

  当看到巨大圆环的一刹那,卡恩脑中一声嗡鸣,他记起来了,定义节前夜的梦,镜中世界,摇摇欲坠的巨大圆环,崩坏的世界,手足无措的自己…他全部记起来了…

  “我梦到的…都是真的?”卡恩的世界观受到了冲击,脑中忽然又回忆起那白衣男子的话,

  “神?…定义无效?…balance主机?”卡恩思绪疯狂转动,难道,他就是神?我们所做的一切都是他安排好的?年仅十三岁的卡恩,一时间还接受不了这么庞大的信息量,现在脑中只有一个念头:“我要把这个消息告诉妈妈”

  信念一定,卡恩心中涌出力量,之前脑中的疼痛似乎也消减了不少,勉强站起身,蹒跚着离开许愿池…只不过,离开许愿池的卡恩没有看到的是,那名白衣男子,忽然又回来,并将镜中的画面转到贝里奥主教,他似乎对着主教说了什么,只看见贝里奥的表情由狂热转为狂喜,由狂喜转为惊愕,最后由惊愕变为愤怒!

  只不过,卡恩没有看到……

  ……

  齐爱罗街

  道恩和公主克莱儿正狂奔在街道上,因为刚刚发生在无悔广场上的事情太过让人震惊,加上公主殿下的绝对预知定义和那个恐怖的梦,一切的一切都让道恩觉得,事情有些不妙,于是乎便决定马上赶去皇宫跟陛下详谈此事。

  “克莱儿,你的绝对预知的准确度有多少?”道恩边跑边问。

  “哎呀!既然是绝对预知,就是百分之百,只不过事件发生的时间和顺序会有不同罢了。”克莱儿此时已缓过神来,心情急切的比道恩有过之而无不及,身为一国公主的她,在冷静下来下之后,回忆起绝对预知定义在赋予一瞬间留给她的一个四字词语,这也代表着即将发生的大事件——平衡崩坏!她瞬间明白事情的严重性,此时已经跑的上气不接下气了。

  而就在二人狂奔之时,街角的的一条巷子里,满眼血丝的卡恩晃晃悠悠的走了出来,好巧不巧,顺势和狂奔的道恩撞在了一起,这一撞道恩没什么大事,卡恩一下子飞出去好远。好在道恩反应快,急忙收力,顺势抓住卡恩在撞上去的一瞬间丢了出去,这才让卡恩没怎么受伤。

  看到在无悔广场中最后一个走出,却再也没有出来的卡恩出现在这里,二人不禁一愣。相互看了一眼,道恩点了点头,一把揽起卡恩将其扛在肩上,继续朝着皇宫奔去。

  而在路途中,道恩依稀听见卡恩嘴中含糊不清的吐露着几句话,好像是:

  “镜心人,亦是镜中人……镜中人…..镜子……呵呵…成功了”

  随着道恩一行人的身影逐渐消失在地平线,某条废弃的空巷中,一声镜框落地的声音,带着回声,飘飘荡荡……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