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另类幻想 破衡录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八幕——人•誓言

破衡录 玢豳文鳞 3330 2019.07.26 11:32

  【阿姆西斯皇宫、隔间内】

  寂静充斥了整个房间,人们都死死的盯着画面上的最后一幕,乔瑟夫在分析完后也陷入了沉思,眼神凝重;克莱儿则是小手捂着张大的嘴巴,一脸难以置信的神情;道恩则是鼻子耸动,那鹰隼一般的眼睛中闪烁着犀利的寒光;而卡恩则低着头,身躯却在不断颤抖着。

  卡恩不明白,自己已经那么努力去克服父母不在的孤独感,可为什么却还让他承受他的父母可能是这种杀人如麻的组织的成员的罪恶感呢?此时卡恩心中,无边的黑暗如同夜幕笼罩过来,淹没过来,将他包裹,将他吞噬。可就在此时,一个声音响在卡恩耳中。

  “这视频,充斥着阴谋的味道。”道恩开口。

  犹如溺水中的人看到了救命的竹竿,卡恩猛然抬起头看向道恩。道恩没有看到卡恩那充满希冀的目光,他接着往下说:

  “别的不说,单是就这视频来看就存在颇多的疑点,首先,这视频很明显是偷拍的,按道理,我们能看到黑袍人出现的时间应该要等上很久,因为既然要偷拍,就必须要做好等待目标出现的准备,可为什么偷拍的时间能如此准确,就好像事先知道那个黑袍人会出现在这一样;而更令人怀疑的是,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这个偷拍的人已经被害,但是我们可以很明显的看出,这黑袍人应该是将他的尸体扛出了烟尘之外,然后我们就可以看到那如同炼狱的景象,但是请注意,矛盾出现了!”道恩一顿,手拿遥控器将画面倒回到走出烟尘的画面,看向众人,克莱儿此时也露出了奇怪的神情,而乔瑟夫则是点头不语,卡恩脸上渐渐浮现出释然。

  “矛盾就在于,我们看到了在远处出现了另一个黑袍人大肆屠杀的场景,从画面中可以看到,那个黑袍人以利落的手法处理掉了奔亡中的人群,然后马上转头跑向另一个方向了,似乎是还有很多人还需要处理的样子;这也就是说这应该是屠杀开始没多久的场景,理应尽快赶尽杀绝才是,那么为什么现在这个黑袍人还有“闲情逸致”扛尸体呢?答案只有一个,这是流程中必要的!让某人录下视频,录下他们屠杀的现场,然后在不经意间流出……”

  “然后就有了我们现在看的这个视频,于是便有了我们先入为主的那番构想。”乔瑟夫适时接过话头。

  “陛下明察。”道恩表示赞同。

  “那是不是说明这个视频就是假的了?”卡恩一脸兴奋的对道恩说。

  道恩没说话,一旁的乔瑟夫开口说:

  “只是说现在仔细想想确实疑点重重,我们现在做的也不过是猜测罢了,从整体上看,就算是视频是伪造的,还是对这个组织不利的。”

  卡恩听到有些泄气,但知道事实确实是如此,自己再多做争辩也于事无补,于是他默默地退了出去,而一旁的克莱尔看到卡恩退了出去,也悄悄地跟了上去。

  走在皇宫内宽阔的道路上,卡恩的心情确实十分的狭窄。他一个劲儿的闷头走着,完全不看前面是否有人,是否有障碍物。卡恩觉得很愤怒,那种愤怒不是平常委屈的愤怒,而是那种,明知道真相不是如此,却没有选择的必须接受的愤怒。他气自己没有力量,没有能力让别人去相信。

  砰——!

  终于,卡恩撞到了一个巨大的东西,卡恩捂着头坐在地上,一边嗷呜嗷呜的喊着痛,一边站起身来目露凶光的看向挡在他前面的东西,这一看,却愣住了。

  眼前的是一个巨大的雕塑,是一个女子的塑像,女子体态丰满,相貌极美,看上去竟然和克莱儿有几分相似,女子此时正坐在椅子上安静的看书,一手手捧着书,一手正打算翻页的样子优雅端庄,使整个雕塑透着一股雍容华贵的气质。最精妙的是女子的眼睛,一双眼睛雕刻的灵动有神,让人可以看出伟大的母性光辉。

  卡恩看的有些愣神,他愣愣的看着雕像的眼睛,那双眼睛流露出来的光辉让他想起了自己的妈妈,每次自己受到委屈的时候,妈妈都会露出这样的神情,抚慰着小卡恩的心,可现在卡恩却是感受不到了,不禁让卡恩悲从中来,一行清泪顺着眼角就流了下来。

  “这是我妈妈,漂亮吧。”克莱儿的声音忽然传来。

  卡恩回头看去,就看见克莱儿正笑着看着他,克莱儿慢慢地走上前来,看着雕像轻声说道:

  “妈妈,我来看你了。”

  “克莱儿你的妈妈……?”卡恩不禁问道。

  “哦,我妈妈去了一个很远很美的地方,不会回来了。”克莱儿笑着回答,但是笑声中卡恩听出了几分苦涩。

  卡恩没有说话,他知道克莱儿肯定要往下说,果然克莱儿接着往下说着:

  “妈妈平常特别爱看书,有时在清晨的阳光下,有时在晴朗的夜空下点灯而读,妈妈读书的样子是最美的,就连我有时候也会看的发呆。”克莱儿眼神朦胧,似乎陷入了回忆。

  “妈妈还跟我拉过勾,她发誓说她会一直陪着我,不会离开我。可现在,妈妈却已经走了。我问爸爸,我说‘爸爸,爸爸,妈妈呢?’爸爸说,妈妈去了一个很远很美的地方,不会回来了。我问爸爸难道不想妈妈吗?爸爸说他为妈妈感到幸福。可我知道爸爸在说谎,因为他在说这话的时候,肩膀在抖,而爸爸每次肩膀抖的时候都是在说谎,这是妈妈告诉我的。”说着克莱儿回过头看着卡恩,卡恩看到,此时泪水已经充满了她的眼眶,一滴一滴泪水正顺着她的面庞不断滚落。

  卡恩忽然觉得心中一疼,但他完全不知道为什么。他就那么站在原地,看着克莱儿哭,心一直在疼,他不知道该怎么办。他不敢上前,他只觉得自己只是父母离开自己,自己就这样难受了,他不敢想克莱儿究竟有多么痛苦。所以他有些害怕,害怕上前会触碰到克莱尔的痛苦。

  “肯定很委屈吧,那种无人宣泄的委屈。”卡恩心中这么想着。

  克莱儿不知什么时候停止了哭泣,她就那么看着卡恩,卡恩也那么看着克莱儿。两人就这样看着对方。一阵微风吹来,吹得树枝摇晃,树叶沙沙作响,地面上的,不知道是不是被园丁裁剪的树叶,被风吹得打起了转,在地面上摩擦出的悉悉索索的声音衬托的四周更加的安静。

  当风已远去,树枝停下摇摆,树叶重归平静,打转的树叶也重新降临地面时。

  原本面对面的两人,

  此时却已经抱在了一起。

  卡恩双手向后撑着地,低头看着埋在自己怀中的女孩放声大哭,他愣愣的回忆刚刚发生的事。

  微风吹过,克莱儿睁着哭的通红的眼睛,小嘴忽然鼓起,猛然向前一扑,卡恩没有丝毫的准备,一下子就被克莱儿扑倒在地。

  此时的克莱儿不顾一切的哭着,双手环抱着卡恩的腰,似乎生怕他溜走似得。

  “你发誓,无论以后做什么,别离开我,好不好?”克莱儿忽然抬起头来,看着卡恩的脸。

  卡恩低头看着原本可爱的小女孩此时却是哭成了个泪人,他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觉得心疼与一些其他的复杂情感交织在一起。

  同病相怜吗?不是。

  卡恩伸出手,忽然想要摸摸克莱尔的头,可是伸出的手停在了半空却迟迟无法放下,他的手在颤抖,不知道为什么,他忽然有些害怕。卡恩感到莫名其妙,手在空中握紧,又放松,握紧,又放松。

  最终,卡恩还是将手放了下来,双手握拳,撑着地面,他仰头看着湛蓝的天空,闭上了眼睛。

  “嗯!”

  ……

  【镜湖草原】

  两个人站在湖岸,凝望着一望无际的碧蓝宝石。

  波光粼粼处,那是两人的眼眸。

  一个剪着板寸的男人对身旁的男人说:

  “希赛罗,还记得我们入组织时的事吗?”

  希赛罗眉毛挑起,回答道:

  “当然记得,你那时候还是被我拉进去的,想起你那一脸交错朋友的样子我就来气!”

  “那时候不懂事嘛,谁没有过错误。不过你这家伙也够狠的,直接把我打晕,带过来,只怕也只有你做得出。”一旁的板寸男没好气的说。

  “我是看在你是我最好的朋友的份儿上不忍你这样被蒙蔽下去了,这才出此下策。”希赛罗偏头看向旁边的板寸男。

  “尼奥,真的,这件事,刚才在会上已经跟所有人都讲了,想退出的可以退出,作为最好的朋友,我实在不敢让你冒这个险。”

  尼奥站在希赛罗旁边,转头看向希赛罗,突然对着希赛罗严肃的说:

  “当初把我拉进来的是你!现在要把我推出去的也是你!希赛罗!你把我当成什么了?不要以为我尼奥好说话,难道你当初跟所有人一起发过的誓你都忘了吗?!”

  希赛罗被尼奥的训斥惊了一下,似乎没有想到,平日里待人和煦的尼奥会露出这样的一面。随即又失笑,转而变为大笑。

  尼奥看到希赛罗放声大笑,顿时尴尬的脸色涨红。

  “混蛋,希赛罗,你敢笑我!打一架吧!”

  见到希赛罗还在笑,尼奥觉得快尴尬死了。忽然,希赛罗停止了大笑,他认真的看着尼奥,伸出手来。

  尼奥顿时也严肃起来,与西塞罗的手紧紧相握。

  微风掠过湖面,带起阵阵涟漪。原本帐篷遍地的湖岸,此时却只能看到一杆杆旗帜矗立。

  红色旗帜上,一柄黑色的锤子十分醒目,而整面旗帜自锤头开始就布满了黑色的裂纹,仿佛被黑色的锤子砸裂的一般。在锤子下方,几个黑色的字母,十分醒目。

  “BALANCE BREAKER ”

  旗帜下,

  一个个整整齐齐的方阵严阵以待,

  此时,

  山雨欲来风满楼!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