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另类幻想 破衡录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一幕——启示录

破衡录 玢豳文鳞 4957 2019.07.30 14:28

  【阿姆西斯皇宫】

  【皇宫外】

  人们的呼喊汇成一股嘈杂的旋风,压倒了建筑工地上隆隆的轰鸣声、街头艺人的音乐、鼓点和赛车的嗡嗡声。大家挥舞着手臂,声嘶力竭也要吼出的言词互相点燃起怒火,急急忙忙从四面八方汇集拢来。一直积压在胸中的愤怒,这时觉醒了,要寻找出路,越来越宽地展开黑色的翅膀,得意洋洋地凌空飞翔,并且更紧地攫住人们,把人们拖在后面,使他们彼此冲撞,然后变成狂怒的火焰。声浪和尘土在人群上空团团翻滚,那些淌着汗水的面孔涨得通红,面颊上挂着的晶莹泪珠。一张张样貌迥异的脸上,眼睛冒着火,牙齿闪着光。

  【皇宫内】

  卡恩满眼激动地看完电视上妈妈的演讲,心中也是滚烫一片,但同时又有些摸不着头脑。

  “原来他们早就知道世界好假了,那为什么我说天像窗户纸的时候他们不理我?还有,妈妈指的‘他们’是谁?怎么一大堆我都听不懂啊!”卡恩快把自己的头发拽掉了。

  窗外,天空被地面上的火光烧的泛白,人们愤怒的吼叫声,打砸声,零零散散的透过窗子传入卡恩耳中。卡恩此时才猛然发现,此刻本应是一片寂静的王国,却喧嚣的宛如闹市,夜色,亮如白昼。

  “发生了什么?为什么会这么吵?!”觉得事情有些不对劲的卡恩决定出门一探究竟。

  可推开门,却看见克莱儿正低着头,站在门口,身旁还站着两名护卫。

  “克莱儿?!你来得正好,你看电视了吗?我妈妈上电视了,讲的可好了,嘿嘿,厉害吧。”卡恩一愣,随即就有些孩子气的向克莱儿炫耀自己刚刚在电视上看到的一幕。

  “……”

  “怎么,被我比下去觉得难受了吧,没事儿,大不了我可以以后可以把我妈介绍给你认识一下。”丝毫不知自己的母亲已经在全世界“出了名”的卡恩,依旧在自己的孩子圈内畅游。

  “……”

  “怎么了?你今天怪怪的,不说话,不会生气了吧,哎呀,对不起啦,我不是故意的,我以后不跟你比了好不好?话说回来,你知道电视塔该怎么走吗?我妈妈既然在电视上,肯定就在电视塔那里,听大人们聊好像是这样的。那个,克莱儿,你带我去好不好?”卡恩捏着下巴,做沉思状说着。

  就在卡恩话音刚落之时,克莱儿猛然抬起头,眼睛睁大,浑身微微筛糠,一字一顿的问卡恩:

  “你刚才说,你要去哪?”

  卡恩被克莱儿的这副表情吓了一跳,后退了两步,没好气的说:

  “你干嘛?!吓我一跳,我说我想去电视塔,有什么问题吗,我妈妈现在一定就在电视塔那里,你不告诉我就算了,大不了我自己去。”说着便抬脚打算绕过克莱儿。

  “很抱歉,卡恩,你不能离开。”克莱儿偏过头,有些不敢直面卡恩。

  “你们两个,带着卡恩回房间,没有命令,不准放他出去。”

  刚刚走了几步的卡恩,就看到两名护卫朝着他走了过来,扭头看向一旁的克莱儿。

  “克莱儿?这是干什么?你在开玩笑对不对,哈哈哈,我现在笑了,让他们走开,我还要去找我妈呢。别耽误我时间啊。”卡恩带着试探的语气,笑着对克莱儿说。

  “你们慢吞吞地干什么,还不快点!”没有理会卡恩的询问,克莱儿银牙紧咬,对着护卫催促一声。

  两名护卫得到催促,一下子就将卡恩抓住,架了起来,

  被架在空中的卡恩幡然醒悟,克莱儿没在开玩笑,顿时,少年的直线思维一下子认为眼前的女孩是想阻止自己去看爸妈,死命挣扎起来。

  “干什么!我去看我妈你都要阻拦,你抽什么风啊?!放开我,放开我!”卡恩本就许久没见母亲,这一下有了母亲的消息,刚想去看,本以为这次会顺利,却没想到竟然克莱儿出来阻拦他。一瞬间,他有了种被欺骗,被背叛的感觉。心中的执念带着愤怒,一股脑的吐露了出来。

  听到卡恩责骂的克莱儿,浑身一颤,只感觉鼻子发酸,眼睛泛红,嘴唇不自觉地抿紧,双拳捏紧,死命克制着自己筛糠的身体。

  一股脑的将心中的郁闷吐出来的卡恩,在滔滔不绝之时,忽然看到了克莱儿眼角的泪花,声音戛然而止。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出现在他的意识中。

  【你发誓,无论以后做什么,别离开我,好不好?】

  同样的,那时,她的眼角,也有那么一朵泪花。忽然,卡恩似乎又想起了什么。

  “我记得它的定义好像是…好像是绝对预知吧。难道?!”

  “碰——”大门被关上。

  卡恩被护卫“放”在了地上,直挺挺的还保持着被架起来的姿势。

  缓缓地放下手臂,卡恩出奇的没有吵闹,他拉出椅子,对着大门坐了下来,他知道,如果一切真是他想的那样,那么克莱儿必定会跟自己解释,他在等,等着克莱儿进来。

  “吧嗒——”门锁打开,卡恩顿时紧张起来。

  “是她吗?”卡恩不敢确定。

  忽然一角淡紫色从门缝中露了出来,卡恩顿时松了一口气。只见克莱儿缓缓地走进来,她低着头,走路小心翼翼,一副犯了错样子。

  卡恩本想露出一副生气的脸色,可是看到克莱儿这样,他顿时觉得也不好发作。便坐在椅子上默默等待。

  克莱儿深吸了一口气,抬起头来,但却是紧闭着双眼,似乎是害怕看见少年生气的样子,可闭上眼睛等了许久,却始终没有听到想象中的话语,心中疑惑,缓缓的睁开眼,却看见眼前的少年坐在椅子上,一本正经的看着自己。

  “你…你不生气了?”克莱儿的声音带着惊讶。

  “哎呀,我也不知道,我只觉得你可能有什么原因吧。”卡恩挠头,有些不知道怎么解释,毕竟刚才还那么说人家来着。

  “那个,刚才有点激动,对不起啊。”卡恩有些不好意思的道歉。

  “好了,你肯定知道了什么,快告诉我吧。”卡恩催促克莱儿。

  听到卡恩的话,克莱儿用些愣神。

  “卡恩什么时候这么有头脑了?”心中疑惑下,还是点了点头。

  “之前,招呼没跟你打就把你关回去是我不对,但你刚才那么说我也就扯平了。你想的没错,确实有事,而且很重要。与你有关,你要仔细听好。”克莱儿走到床边坐了下来,对卡恩说。

  克莱儿指了指亮如白昼的窗外,说:

  “想必你看到外面的景象了,你有镜心,肯定认为只有一部分人在参与吧。但我可以负责任的告诉你,现在,全世界都是这个样子。而造成这样的现状的就是你的妈妈。”

  “怎么可能,我妈妈那是特意跟我说的,想传达给我,怎么可能跟全世界说呢?”卡恩不相信。

  “那你妈妈开头的问候语是什么?”克莱儿问。

  “晚上好,世界。”卡恩脱口而出。

  “……”克莱儿没说话,他看着卡恩的表情渐渐由理所当然的轻松到变成惊恐。

  “好了,既然你已经相信,那么我再跟你讲更进一步的,这些事在刚刚我已经跟爸爸他们商谈好了。首先,现在的世界已经陷入了绝对混乱,全世界大多数国家的国家职能基本已经瘫痪了,因为你的妈妈向全世界宣布了一件颠覆世界观的论点,尽管没有明面上点出来,”

  “这个世界是假的。”卡恩喃喃说着。

  “你看出来啦?!”克莱儿的语气带着想不到的意味。

  “我好早就看出来了,我之前跟我爸妈说过这天像窗户纸,他们还一脸不信,现在看来,他们早就知道了。”卡恩点了点头。

  “窗户纸!你也这么觉得?!”震惊的声音传来。

  “啊,什么叫你也,等等!难道你也这么觉得?!”

  两人就这么愣愣的,直勾勾的看着对方,随即又同时点了点头,这种同步让两人都觉得一阵怪异。

  克莱儿摇了摇头,甩去那种怪异的感觉,但是,她可能自己都没觉得,自此以后,她看卡恩的眼神渐渐变了……

  “然后现在的局势对我们国家来说非常危险,一个处理不当,后果不堪设想…”克莱儿忽然低下头,似乎想到什么匪夷所思的事。

  “但是,不止于此吧……?”卡恩看到克莱儿的样子,于是对她说,似有所指。

  “什么?”克莱儿听到

  “比如说,一个星期前……”卡恩看克莱儿没意识到,就提醒道。

  见克莱儿还是没有反映,卡恩站起来对大声她说:

  “你的定义!你肯定又预知到什么了吧!你爸爸说谎肩会抖,但你知道你自己说谎是什么样子吗?!克莱儿,我们不是朋友吗?你到底隐瞒着什么,有什么不好讲出来的?!”

  卡恩的话如同一条蟒蛇,将克莱儿捆得死死的,几乎要窒息。她没有想到卡恩竟然会观察的这么仔细。

  卡恩没有说错,她确实是在说谎,事实上,她自从一个星期前就不停地做一些奇怪的梦,她不知道这些梦那些事定义,哪些只是普通的梦,这些梦让他时而恐惧时而开心时而悲伤,她试着隐瞒这些,不曾想却被自己认为最不可能的人发现了破绽。

  “我…我不知道。”克莱儿

  “克莱儿,希望你能明白你的定义的重要性,不能因为你自己的原因而不去理会未来可能会发生的事情,你想,这次你的预知如果很重要,可是牵扯到我的家人的,哦不,不止我的家人,还有全世界啊,所以无论如何,我希望你能说出来,好吗?”

  卡恩此时不知道为什么,只觉得十分冷静,以前他面对这种情况本来应该已经乱作一团的,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好像无形之中有什么力量直接抹去了他的这种焦躁,迫使他冷静下来开始分析问题。

  克莱儿原本挣扎的脸色在卡恩的安慰下一点点缓和下来,

  “好吧,只是这些梦我自己也不懂是什么意思,只出现了两个画面,和一堆我不懂得的文字。我先把画面描述一下吧,文字的话我写下来给你。第一个是阴暗逼仄的地方,好像是桥洞,里面有人在烧火;然后第二个是一个黄色的场地,有很多人在那里训练,好像是军队。”形容完画面,克莱儿就去书桌那把梦中的文字写了下来。

  卡恩还在琢磨那两个画面是什么意思,就见一张纸递到了他的眼前,接过纸看了一眼,长长短短不知道什么意思:

  “ 1.神要是公然去跟人作对,那是任何人都难以对付的。

   2.对有信仰的人,死是永生之门。

  3.周围都有好朋友的人,比四面楚歌的人不知幸福多少

   4.暴风雨将要在那一天,甚至把一些槲树吹倒,一些教堂的高塔要倒塌,一些宫殿也将要动摇!

  5.同上帝保持联系是一码事,他们都赞同这一点,但让上帝一天二十四小时都待在身边就是另一码事了。

  6.是所有人的朋友,对谁也不是朋友。

  7.人生有两出悲剧:一是万念俱灰,另一是踌躇满志。”

  “这是再讲什么,看上去也不像是预言呐。”卡恩看完后满脸疑惑,看来克莱儿讲的的确没错,这确实是一堆语义毫不相关的句子。

  “就这些跟你拦我去找我妈有什么关系。”卡恩绞尽脑汁也想不出这些东西跟她拦自己有什么关系。

  “可能…是…直觉吧。”克莱儿的声音很细,掩盖在漫天的吼叫声中。

  【暗室】

  看着电视上的女人做完演讲,中年人默默地关掉了电视机。

  平静,没有任何的杂音发出。

  “西蒙,情况怎么样了?”中年人忽然唤出一人。正是一直以来长时间护卫在身边的,隐藏在阴影中的人。

  “回禀我神,情况很糟糕,反动情绪已经蔓延到全世界了。我们要不要出手呢?”

  西蒙阴沉着脸回答。

  “出手?想什么呢,这种事情是最简单的,倒不用动脑筋了,只需要“洗个澡”就可以了。对了,吩咐你的事办好了吗?诺亚和萨拜因来了吗?”

  “谨遵我神指令,算上我God’s Sword全体人员都已经到齐。现在,其他两位成员正在外厅候着。”西蒙恭敬地禀报。

  “嗯,叫他们进来。”中年人摆了摆手。

  不一会儿,三名衣着打扮一模一样的黑衣人走进暗室,中间领头的正是西蒙,西蒙脸色微黄,但一双灰色的眼睛闪烁着精光,眼角略带皱纹的他显示着他丰富的阅历;而在西蒙左边的人却是一个皮肤白皙的不像话的青年,但一双眼睛却是妖魅的红色,让人看上去会感觉目眩神迷,尤其是嘴角边那似笑非笑的弧度让人看上去觉得狡诈不已却又令人痴迷;再看西蒙右边,是一个高大的男人,虽是有一件黑色长袍披着,但身上涂满花花绿绿涂料想不看到都难,看他脸上似乎很不适应穿着衣服。

  但是来到中年人面前,三人都是恭恭敬敬的拜了下来,

  “God’s Sword全体人员,参见我神。”整齐划一,嘹亮而充斥着激动的声音响彻整个暗室。

  “嗯,起来吧。”中年人微微颔首。

  “这次呢,找你们来,想必你们已经心里有数了吧,是时候向我展示你们的虔诚了,现在的世界,遭受到了某种病毒的荼毒,全世界的人们都遭到蛊惑,我实在不忍看到人们如此痛苦,所以,我宣布,启动‘Return to Zero’,该怎么做,我不会管,我只需看到成效即可。”中年人不徐不疾的说着。

  “谨遵我神法旨!”三人齐声说道。

  “嗯,下去吧!”中年人,不再理会,闭目养神。

  “是”三人退出暗室,来到外厅,顿时三人便吵闹起来。

  “哇!这还是第一次见到我神啊,不知道为什么,刚才一进暗室我就觉得一股压迫感,西蒙,诺亚,你们呢?”那一脸涂料的人哇哇嚷嚷着,嗓门儿大的不行。

  一旁的西蒙连忙捂住他的嘴,

  “嘘!萨拜因你给我小声点!这里不是你那乡下,不是你想叫就叫的,不过,神的威严就是神的威严,岂是你能揣度的;别说你了,就算是我,我在我神身旁呆的越久就越觉得我神实在太过伟大,几乎见一次就想要拜一次。“西蒙露出虔诚的目光。

  “对啊,萨拜因,我神的伟力岂是你这莽夫能懂得的,我看我们还是好好做事吧,好让神看到我们的虔诚。”一旁的诺亚眼中放光,虔诚的光比西蒙只多不少。

  “是啊,话说我都有点兴奋呢。”萨拜因舔了舔嘴唇。

  “谁不是呢,我有个主意,不如,我们先陪他们玩一会儿……”西蒙对二人说。

举报

作者感言

玢豳文鳞

玢豳文鳞

1.神要是公然去跟人作对,那是任何人都难以对付的——《荷马史诗》   2.对有信仰的人,死是永生之门——《失乐园》   3.周围都有好朋友的人,比四面楚歌的人不知幸福多少。——卡内基夫人   4.暴风雨将要在那一天,甚至把一些槲树吹倒,一些教堂的高塔要倒塌,一些宫殿也将要动摇!——《海涅诗选》   同上帝保持联系是一码事,他们都赞同这一点,但让上帝一天二十四小时都待在身边就是另一码事了。——《第二十二条军规》   5.是所有人的朋友,对谁也不是朋友。——波兰谚语   6.人生有两个悲剧,一个是万念俱灰,另一个是踌躇满——萧伯纳

2019-07-30 14:28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